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70章 定要误以为她是在勾.引君天澜

第1970章 定要误以为她是在勾.引君天澜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2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第二天才是正式狩猎的日子。

  入夜之后,居中的大帐里开始举办宴会,整座帐篷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沈妙言端坐在君天澜身侧,边饮酒食肉大快朵颐,边欣赏着帐下歌舞,倒是觉得这赵地的狩猎场,竟也有魏北的豪放风采。

  君天澜递给她烤好的鹿肉片,见她唇角沾着酱汁,于是拿帕子细细替她擦拭干净。

  他的动作很自然,就像是做过千百遍。

  令旁边的君舒影与莲澈,表情各异。

  酒至半酣时,赵媚换了身箭袖舞裙,笑吟吟上前拜倒,“赵媚愿献剑舞,为皇上与北帝助兴。”

  君舒影一手托腮,不等君天澜说话,含笑先应了下来,“赵姑娘请。”

  古琴声起。

  沈妙言瞥向一侧,只见原本的青铜编钟都被撤下,身着漆黑大氅的少年,戴着宽大兜帽,正端坐角落抚琴。

  淡红削薄的唇瓣从兜帽下方隐隐露出,颊边儿还有个米粒大小的酒窝儿。

  而他的手修长白嫩,应是少年的手。

  古琴曲中,沈妙言挑了挑眉。

  这抚琴的少年,分明是赵无悔身边那位大祭司……

  她的目光再度落在赵媚身上。

  身段妩媚勾人的女子,正踩着琴曲节拍舞剑。

  一颦一笑皆都恰到好处,斜飞入鬓的眼尾描红,花娇柳媚,艳丽不可方物。

  她似乎天生便是这般妩媚的女子,沈妙言觉得纵便是前世浸泡过百媚生的她,也不曾有赵媚这般勾人。

  琴曲渐至尾声,赵媚丢了长剑,折腰而至君天澜御案前,纤纤玉手随意拎起酒壶,倾倒了一杯美酒于他的酒盏之中。

  涂着丹蔻的白嫩手指,小心翼翼捧起酒盏。

  她笑吟吟叩拜在地,把酒盏高高举过头顶:

  “赵地贫瘠,唯有此梅花酒可勉强待客,请皇上享用!”

  抛金洒玉般的声音,酥麻醉人至极。

  若非沈妙言一早就识得她,定要误以为她是在勾引君天澜。

  她望向身侧的男人。

  赵媚于大庭广众之下献酒,显然是存着逼四哥喝那盏酒的心思。

  毕竟,她代表的可是赵地贵族的脸面。

  可那酒水里或许加了什么东西,若四哥喝了,谁知道又会是怎样的下场?

  她寻思着,不等君天澜有所反应,先一步从赵媚手中接过那盏酒。

  “赵地的梅花酒滋味儿极好,美人献酒,本宫更应该先尝一尝。”

  这话,旁人听着只道是她这位皇后善妒,不肯叫君天澜接旁的姑娘敬的酒。

  然而在座的明眼人,却都能看出来,她这是在为君天澜解围。

  沈妙言盈盈而笑,抬起宽袖,作势饮酒。

  却于暗中,把那盏酒尽数倾倒在宽袖下。

  赵媚神色微变,却什么都没说,只含笑退下。

  那盏酒里,的确被她下了药。

  乃是君舒影特别交给她的,听说无色无味,可令人瞬间毙命。

  虽然遗憾不能事成,不过刺杀君天澜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她早就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赵媚退下后,君天澜正襟危坐,示意歌舞皆都退下。

  他抬起冷峻的眉眼,面无表情地盯向赵无悔,“赵卿如今,已有七旬年纪了吧?”

  赵无悔并未起身,只坐在大椅上,淡然地朝他欠了欠身,“不瞒皇上,过了年底,老臣便是七十二岁了。”

  “赵卿操劳赵地事宜数十年,着实辛苦。这一杯酒,朕敬你。”

  君天澜举杯。

  “不敢,不敢!”

  赵无悔应着,也举起酒盏来。

  尽管帐中坐了上百人,可此时仍旧安静得落针可闻。

  谁都知道,君天澜这是准备拿赵无悔的年纪挑事儿了。

  沈妙言垂眸,夹了片涂着酱汁的鹿肉片送到唇边,就听得君天澜的声音响起:“七旬年纪,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赵卿每日仍旧操劳国事,朕实在不忍。”

  沈妙言悄悄儿地转动眼珠去瞅君天澜,这厮说着场面上的官话,眼底却半丝暖意也无。

  显然,他并非是在与赵无悔好好商量,而是在逼着对方交出赵地的军政大权。

  赵无悔抚须而笑,端得是儒雅翩翩的姿态,“老夫操持赵地事宜,无论大小,皆都呕心沥血去办。百姓官商,亦是十分崇敬老夫的。非是老夫自夸,五十年前的赵国贫瘠清苦,是老夫鞠躬尽瘁五十年,才换来今日的繁华富庶。皇上说要夺权就要夺权,是欺我年迈病弱,还是欺赵地无能人堪挑大任?!”

  最后一句话,他陡然拔高音量,重重把手中的金盏掷到桌案。

  天下之大,能够与君天澜叫板的人,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而赵无悔,恰恰便是其中一个。

  手握赵国通天财富,还掌着五十万兵马大权,他自然有能力也有资格与君天澜叫板。

  沈妙言望向君天澜。

  男人仍旧面无表情,暗红色狭长丹凤眼幽暗深邃,令人捉摸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帐中寂静良久后,他才缓慢抬眸,“怎么,赵卿莫不是以为,朕是在与你商议那五十万兵马的归属权问题?”

  话音落地,他直接捏碎了手中的玉酒盏。

  随着酒盏爆裂的清脆声响,无数手持刀斧的禁卫军从屏风后涌出。

  他们把整座大帐团团包围,刀刃上折射出雪亮寒光,浓厚杀意把刚刚大帐中的欢乐气氛一扫而空。

  他不是在商议,他是要直接夺权。

  赵无悔正襟危坐,冷眼瞥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侍卫,“大周小儿莫不是以为来这么一出刀光斧影,就能吓得老夫马上交出兵权?”

  君天澜缓慢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凤眸中毫无感情,“赵卿尽可试试。”

  “土匪行径!”

  赵无悔骂了一句。

  君天澜唇角反而噙起微笑,“半路上位者,谁又不是土匪了?只不过一个是在草莽江湖,一个是在高庙朝堂罢了。”

  赵无悔往椅背上一靠,随手砸掉案上的金盏。

  随着“哐当”清脆声响,帐篷外响起无数赵地禁卫军整齐有序的军靴声。

  他们把整座帐篷包围,明亮的火光映照下,沈妙言能够清晰看见帐外那些攒动的人影与刀剑。

  显然,赵无悔真的是有备而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