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9章 余生里,又有几次相见的机会

第1969章 余生里,又有几次相见的机会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2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君舒影睨向她。

  女子妩媚得过分,寒冷的冬日里,又穿着极少,便是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干,也勾人得宛如尤物,叫附近侍卫们的眼睛几乎都黏在了她身上。

  他冷笑一声:“事到如今,除了与你合作,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赵媚从宽袖中探出纤纤玉手,温柔搭在他的肩膀上,妆容妖娆的面庞上噙着盈盈浅笑,“自是没有的……”

  君舒影从她身上收回视线,再度盯向那座紧闭的暖帐。

  垂在腿侧的双手忍不住地收紧。

  他,一定会从君天澜身边,夺回他的妙妙!

  ……

  用罢午膳后,风雪停了,沈妙言便与君天澜一道上山。

  有石阶从山脚一路通往山腰,因为厚雪尚未融化的缘故,石阶上并未凝结成冰,因此道路并不算滑。

  可沈妙言在君天澜身边素来是娇气的性子,爬了一半就不肯再往上爬,非得要他背着。

  君天澜能说什么,自然是宠着她、惯着她,把她背上山了。

  来到山腰,山林尽头是两座新垒的坟冢,正临着一处断崖。

  沈妙言从断崖处举目四望,但见这里风景极好,可以俯瞰四周群山河川。

  更远的地方,则是镐京的方向。

  她知晓君天澜是打算暂时把君无极与赵妩葬在这里,等到来年开春,再想办法把他们的尸首运回镐京安葬的。

  她跟着君天澜拈香,认真祭拜过君无极与赵妩。

  站在坟冢前,却无端又想起他们的过去。

  君无极花天酒地了半生,最后却栽在了赵妩身上,为她遣散嫔妃侍妾,因她而背井离乡前来赵地。

  至于赵妩,不只是君天澜的手下,更是她沈妙言的朋友。

  她想着,心中不觉唏嘘伤感。

  片刻后,她实在受不了这种酸楚心情,于是先行去了山林里,只留君天澜一人祭奠。

  山林积雪颇深,行走其间,不经意就会有大团雪花簌簌落下,砸了人满身。

  沈妙言走着走着,便也不小心挨了一大团绒雪。

  她蹙起眉尖,正仔细把落雪从发髻上拂拭下去,一道缱绻妩媚的声音突然响起:

  “皇后娘娘,您玩儿雪呢?”

  沈妙言寻声看去,只见赵媚云鬓高松,挽着貂毛披帛,穿朱红绣牡丹束腰长裙,腰肢细细,曳地的裙摆从一侧开了叉,修长玉腿隐约可见,令人浮想联翩。

  琥珀色眼眸不觉流露出几分无奈,这女人,竟也不知道冷的。

  她把雪花拂拭干净,“你怎么在这里?我瞧着,你这几日一直都与北帝在一块儿的。”

  “北帝是个不知怜香惜玉的人,与他在一起,实在无聊得紧……”赵媚涂着朱红口脂的饱满唇瓣微微弯起,一双妙目只盯紧了沈妙言,“说起来,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皇后娘娘,不知娘娘可否赐教?”

  “你且说。”

  “三日前的夜里,我曾目睹娘娘在寝屋中跳采莲舞。采莲舞是赵地特有的舞蹈,娘娘却是楚国人士,从未踏足过赵地,所以,不知娘娘从何处习得?”

  沈妙言捻了捻斗篷,抬起眼帘望向她。

  她亦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稀奇古怪的人物没见过?

  眼前这姑娘,明明问的不过是寻常问题,可说话之间,声调却与平常不同,甚至,还染上了不经意的紧张。

  她在紧张什么呢?

  这支采莲舞乃是陈嬷嬷教她的,赵媚这般在意,难道,她认识陈嬷嬷?

  可年纪却是对不上的,毕竟陈嬷嬷五十年前就离开了赵地,那时候赵媚都还没出生呢。

  沈妙言紧了紧斗篷,笑得不动声色,“乃是我看旁人跳这支舞,因此无意中学会的。”

  “原来如此……”

  赵媚微笑颔首,可描红的双眼里,却闪烁着凉意。

  显然,她是不信这话的。

  她没多做停留,同沈妙言告别后,就离开了山林。

  此时,后山。

  这里地势空旷,大片梅花林次第盛开,红梅染雪的景致极美。

  居中一棵三人合抱的梅花树下,设着石桌石凳,有棋盘镂刻其上,黑白棋子纵横交错,局势格外紧张。

  一盏温茶置在棋盘边,天然雪水泡出的茶,自有一番别样清香。

  莲澈身着红衣端坐在石凳上,正自己与自己对弈。

  素手拈棋,他垂眸,眼底隐约可见浓浓的思虑。

  恰这时,君舒影缓步而来。

  他撑一把素白纸伞,隔着老远就笑出了声儿:“数月不见,莲澈弟弟倒是学会了修身养性。怎么,决定放弃你姐姐了?”

  莲澈仍旧盯着棋盘,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谁是你莲澈弟弟?”

  君舒影含笑,收了纸伞在他对面落座。

  随手从棋篓里拈起一颗棋,他慢条斯理地放在了一处空格上,“我今日前来,乃是为了与你商量件事儿。我听闻如今君天澜那厮,把禁卫军都交到了你手上,不如咱们二人联手,将他埋葬在西山,你意下如何?”

  莲澈拂开他落的子,并不搭理他。

  君舒影挑了挑眉,折下一枝梅花细细把玩,“莲澈弟弟,我可是好心好意来寻你做盟友的。”

  “谁是你莲澈弟弟?”莲澈语气不善,“姐姐只有一个,这天下,也只有一个男人能拥有她。而那个男人,并非你我。”

  “呵……莲澈弟弟,君天澜如果活着,咱俩都没有机会得到沈妙言。若他死了,你我的机会将各占一半。莲澈弟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

  莲澈听他说话便觉刺耳,因此懒得再接他的话,只专心研究棋局。

  “莲澈弟弟,人活一世,若不能得到所爱的女人,这一世岂不是白活了?我知晓你不日将返回琼华岛,届时隔山隔水,余生里,又有几次相见的机会?不如把她抢到手里带回去,才是真正的圆满。”

  君舒影语带蛊惑。

  然而莲澈始终不语。

  君舒影盯着他看了半晌,最后冷笑一声,拂袖离去。

  他走后,莲澈面无表情,仍旧盯着棋局。

  放在手边的温茶早已凉了。

  一瓣梅花盈盈飘落,依稀可见他捻着棋子的手,正缓慢收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