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7章 这是男人间的事

第1967章 这是男人间的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2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翌日。

  天际处,晨曦的金芒穿透万丈雪霰,给银白大地镀上一层薄金。

  清水城临海,已有渔船驶离海面,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城中早有小吏带着妇人们洒扫庭街,当贩菜的百姓赶早进城时,清水城里朴实干净,令人心情都莫名好了起来。

  相府。

  春帐温暖。

  沈妙言倚在君天澜怀中,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卷着他垂落在胸前的碎发。

  男人一手熟稔地翻过书页,一手把她揽得更紧些,“昨晚可睡饱了?”

  “有四哥替我暖床,自然是睡饱了的。”沈妙言面颊红润,仰头亲了亲他的下颌,“今儿四哥打算做什么?”

  刚问完这一句,外间便响起了敲门声:

  “主子、娘娘,赵相爷遣人送了请柬过来。”

  君天澜示意她进来,拂衣跨进门槛,不敢多看,只红着脸小心翼翼呈上一张烫金请柬。

  他接过,还不曾翻开,沈妙言先灵巧地夺了去。

  她翻开请柬,诧异地挑了挑眉,“竟是冬猎的请柬……他都七旬年纪了,还能上马狩猎吗?或者说,他是有什么阴谋?”

  君天澜瞟了眼请柬,缓慢捻了捻指间的墨玉扳指,“不管他有什么阴谋,这场西山狩猎,我都要去。”

  “为何?”

  君天澜翻身把她压在褥子里,含住她的小耳垂,“史上有杯酒释兵权一说,若能没有任何伤亡地把赵地的兵权收归镐京,也算得上是件好事。”

  沈妙言偏过头,在男人细细啃噬过她的细颈时,忍不住轻喘了声。

  她的呼吸有些粗重,断断续续道:“可是……可是君舒影来赵地这么久,都不曾拿到兵权,四哥又……又怎么敢,断言唔……断言你就能不费一兵一卒地拿到兵权?”

  绣花缎被下,男人的膝盖,熟稔地顶.开,少女的双腿。

  他亲吻过她的唇瓣、下颌,亲吻过她的细颈、沟壑,修长的睫毛,遮掩住了瞳眸里的志在必得,“这是男人间的事,妙妙不必操心。”

  他,亦是有底牌的。

  重重垂纱春帐被放下。

  拂衣轻手轻脚地退出寝屋,不忘为二人掩上屋门。

  ……

  西山狩猎定于三日后。

  因为君天澜在相府里的缘故,沈妙言觉得十分安心,因此这三日里倒是过得格外惬意舒心。

  眼见着明日便要启程前往西山,她本待拉了君天澜去清水城街上玩儿,然而君天澜这段时日饭局极多,大都是赵地官员相邀。

  赵无悔与君舒影俱都在邀请之列,因此相府内的守卫与规矩反而少了许多。

  沈妙言越发无拘束,在独自用罢晚膳后,穿了件厚实的胭脂红斗篷,带了盏羊角流苏灯,欢快往花园里去。

  此时残阳照雪,正是赏景的好时辰。

  外貌不过十六七岁的姑娘,撒欢似的在雪地里跑,一身红斗篷,比那盛放的梅花还要鲜红夺目。

  她发间簪着柄红珠流苏宝石钗,流苏垂落在耳间,越发衬得她肌肤白皙细腻,鬓发鸦青柔顺。

  最后一点夕阳,眼见着便要滑落进地平线下。

  绒绒细雪簌簌而落,白茫茫的,装点着这座花园。

  沈妙言玩够了,独自站在溪水边的石头上朝对面眺望。

  那座藏书楼立在雾蒙蒙的雪霰里,有侍女用竹竿挑起灯盏挂上书楼檐角,在这寒夜里晕染开一团团朦胧光晕。

  她看了会儿,再度想起那天在书楼里看见过的羊皮画卷。

  大祭司这几日始终不见踪影,赵无悔远渡聚窟州的计划似乎搁浅了,也不知那羊皮画卷还在否……

  她寻思着,忍不住跳下石头,抬步往通往对岸的拱桥而去。

  藏书楼无人看守,她轻车熟路地推门而入,径直闯进了上次去过的密室。

  密室内仍旧置一张空桌,原本摊在桌上的羊皮画卷,果然没了踪影。

  她轻叹一声,正要离开密室,却见密室角落有一座书架,书架上摆放着个木盒,大约许久不曾被人开启,盒面上落了许多灰尘。

  她把木盒抱到桌上,用帕子细细擦拭干净灰尘,才小心翼翼打开。

  盒子里是一沓厚厚的信纸。

  岁月流逝,那信纸已然泛黄发脆,墨字也已变得很浅。

  信纸旁,摆着一本书卷。

  她拾起书卷翻开来,挑了挑眉。

  这书卷,竟书写着赵无悔过往的故事。

  自称“余”,该是他闲暇无事时,亲自提笔写就的。

  沈妙言起了几分兴致,在圆桌旁坐了,一页页地翻读下去。

  原来赵无悔乃是氏族里不受宠的庶子,在他年幼时,与府中一名小舞姬关系极好,后来懂事了,便顺理成章地爱上了那名小舞姬。

  只是他的母亲极为要强,对他要求很严格,不许他与那小舞姬见面,一心想把他培养成位高权重之人。

  他是很孝顺的人,他和他母亲约好了,等他将来权倾朝野之际,就是他迎娶那名舞姬之时。

  然而可惜的是,在他去外地做官期间,他母亲竟然趁着朝廷选秀,把那名舞姬送进了皇宫。

  而那位舞姬也着实容颜倾国,在进宫的第一天,就被前来赵国游玩的大周皇帝看中。

  五十年前的赵国,国力还很弱,也并不如现在这般富庶。

  赵国的皇帝为了讨好那位大周先皇,因此把舞姬送给了他。

  舞姬被封为贵妃,被大周皇帝带回了镐京。

  而送亲的官员,好巧不巧,正是回清水城述职的赵无悔。

  沈妙言盯着泛黄的纸面,烛火下,“阿瓷”两个墨字,笔画格外的缱绻温柔。

  这是赵无悔用来称呼那位舞姬的小名。

  她顿了顿,往后略翻了下,这后面记载的乃是那位舞姬走后,赵无悔的大致生平。

  似乎那位舞姬在镐京城出了什么意外,他回来后心如死灰,在母亲的主持下,迎娶了清水城一位出身高贵的小姐。

  再后来,那位小姐不知怎的突然暴毙,他没再续弦,孤家寡人直到如今。

  她翻到封底,那里夹着一片干枯的树叶。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拾起树叶。

  叶片脉络分明,形状极为特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