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6章 把你从深渊里带回来

第1966章 把你从深渊里带回来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2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雪还在落。

  赵媚撑着伞,独自来到了碧落苑。

  碧落苑后园子里,朔雪纷纷,一道修长身影正于雪中舞剑。

  茫茫黑夜中,剑身折射出灯笼的光,冰寒非常。

  一双极致艳绝的丹凤眼倒映在剑身上,泛着血红光晕的瞳孔,看起来同样骇人非常。

  君舒影一身霜白劲装,整个人在朔雪中上下翻飞。

  他本就是冰雪里的帝王。

  赵媚撑着伞,等他舞罢一套剑,才娇媚开口:“北帝陛下好剑法。”

  君舒影在雪地里站定,发间系着的霜白长发带在北风中纷舞。

  他面无表情地转向赵媚,“你来作甚?”

  赵媚含笑,一步一摇曳,娉娉婷婷地走到他跟前。

  她伸出纤纤玉手,缓慢地探入男人胸口。

  君舒影挑眉。

  须臾,他握住赵媚的手腕,“大雪天的,赵姑娘在外面就如此主动,怕是不好吧?若有什么需要‘交流’的,朕倒是愿意去赵姑娘的闺房,与你‘好好交流’。”

  赵媚咯咯轻笑。

  她很快伸出手。

  摊开手,白嫩的掌心中,赫然躺着一枚半月形青铜兵符。

  君舒影的脸色瞬间变了。

  他皱眉,伸手去怀中摸索,果然被他藏起来的兵符没了踪影。

  “赵姑娘好本事……”

  他冷声,便去夺赵媚手上的兵符。

  赵媚仍旧笑得勾人,转过身,随手就把那枚兵符扔进了远处的池塘里。

  君舒影瞬间怒了,“赵媚!”

  “我在。”

  少女娇笑着,纤纤玉手搭在君舒影的脖颈上,于这冰天雪地的寒夜里,对他呵气如兰,“北帝陛下真的以为,那枚兵符是真的?”

  君舒影冷眼转向她。

  “且不说我祖父那老狐狸大方到愿意割舍兵符,换上任何一个人,你北帝不曾帮他真正弄来前往聚窟州的船只、鲛女,他凭什么就要先把半枚兵符给你?那兵符乃是假的,是用来叫你替他卖命的东西,傻子!”

  朔雪渐渐大了。

  寒冷的北风刮在人脸上,便是南方的冬夜,这风也叫人肌肤生疼。

  君舒影攥紧双拳,始终冷眼盯着她,“你同我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君天澜已经来到清水城,我祖父不想让他碍事,定然会想方设法铲除他。他们两方的势力均不可小觑,唯有北帝你,大军远在北幕,可谓是远水救不了近渴。”

  “所以?”

  “所以,你须得与我联手。若我不曾猜错,我祖父会在西山冬猎上,围剿君天澜。届时,等他们两败俱伤之际,咱俩再联手把他们一网打尽,岂不妙哉?”

  少女纤细柔软的手指,轻柔拂拭过君舒影的面庞。

  带着刻意的勾引意味。

  君舒影唇角轻勾,“赵无悔是你祖父,你背叛他,有什么好处?或者说,赵媚,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赵媚身量很高。

  甚至,只比君舒影略矮两寸。

  她无需踮脚就能凑到他耳畔,嗓音温软酥麻:“我啊,要赵无悔死……还要从你的心上人那里,得到一个答案。”

  ……

  主院。

  宽大雅致的寝屋里燃有地龙,使得整座屋子十分暖和。

  一道颀长的身影静立在屏风后。

  他已是七旬年纪,大约是长年习武的缘故,身板看起来仍旧十分挺直高大。

  雪白的长发用一条藏蓝缎带束起,他穿一袭深绯色缎制儒衫,通身气派儒雅翩翩,不像是玩弄权柄的丞相,倒像是高等书院里讲授四书五经的夫子。

  屋子里灯火明亮,因此可清晰看见他眼睛里的湿润。

  他正盯着墙上贴的一张画。

  画卷已经泛黄。

  画上是一位在莲花池上折腰而舞的姑娘,舞姿惊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美得惊心动魄。

  莲花池畔,面容俊美的高大男人,发间结着藏蓝缎带,正含笑抚琴。

  细看之下,这男人的容貌,竟与赵无悔有五分相似。

  分明,是他年轻时的模样。

  带着皱纹的手指,轻轻抚上画卷。

  他轻抚过那姑娘的眉眼,唇畔的笑容十分温柔,“阿瓷,有人不许我把你从深渊里带回来……你说,我要不要杀了他?”

  他活了七十年。

  从一无所有、不受宠爱的家族庶子,一路爬上赵国右相的宝座。

  他经历了几代朝堂更迭,更经历了被大周吞并家国的耻辱。

  于这无尽坎坷岁月里所积累的智慧,并非是君天澜或者君舒影这些小辈们能比拟的。

  而此时此刻,这位完全称得上枭雄的男人,在这垂垂暮年的雪夜里,正独对一副画卷,眼底皆是温柔缠绻。

  他是赵国丞相,他与人斗了大半辈子,凶狠了大半辈子,却唯独把此生的所有温柔,都给了那画上的女子。

  “阿瓷……”

  他语带眷念,有些疲惫地靠在画卷上。

  霜白的眼睫,遮住了瞳眸里的思念。

  恰在这时,几道身影从外面进来。

  他们身着细铠,乃是清水城里军队的头目。

  他们恭敬地朝赵无悔跪下:“丞相!”

  赵无悔敛去脸上多余的表情。

  睁开眼时,漆黑眼底一片冷意。

  他声音清冷:“过几日,本相会请皇上驾临西山参与冬猎。届时,你们在西山安排好一切,可明白?”

  几名将领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

  他们不忠于大周皇族,也不忠于赵国从前的皇室,他们只忠于赵无悔一人。

  于是他们纷纷拱手,郑重地应下。

  他们退下后,赵无悔再度靠在了那副画卷上。

  指尖拂拭过画上那正跳着采莲舞的姑娘,他的眼中满是眷念。

  烛火跳跃,温雅的嗓音,轻轻念诵出几句诗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百里之外。

  风雪犹盛。

  一辆宽敞的华贵马车,正冒雪行驶在官道上。

  车厢里烧了火盆,非常暖和。

  陈嬷嬷妆容精致,端坐在软榻上,膝上铺着考究柔软的绒毯,一手支颐,正闭目假寐。

  脑海中,隐隐浮现出当初年少时,她跳完采莲舞,那人予她的情诗。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她念诵着,嗓音已不再有五十年前的清脆稚嫩。

  五十年了,

  他们,皆已老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