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5章 她的唇瓣,正好贴在……

第1965章 她的唇瓣,正好贴在……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2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雕窗上嵌着透明琉璃。

  沈妙言晕乎乎趴在窗弦上,朝外面张望。

  初冬的夜,外间风雪极大,连廊下的红绉纱灯笼上,都积着一层薄雪。

  她打了个酒嗝,对着琉璃呼出一口热气。

  君天澜正与她隔着花几吃酒呢,见她跪坐在软榻上,整个身子都贴在了窗户上,摇摇欲坠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会栽倒在地。

  于是他放下酒盏上前,轻搂住她的腰身,“妙妙这是要做什么?”

  沈妙言对着琉璃呵出许多气体,那面琉璃窗已是白蒙蒙一片。

  她又打了个酒嗝,娇娇气气地伸出一根纤细如玉的食指,“嘿嘿”两声,就开始在铺着一层薄雾的琉璃窗上写字。

  君天澜望着她的食指上下翻动,不过片刻功夫,她就写了她与他的名字,中间,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小把戏,还画了两个手牵手的小人儿。

  “呼……”

  沈妙言大力搭上君天澜的肩膀,好兄弟似的凑到他脸前,“君天澜,等这边的事儿了了,咱们就回镐京,一辈子不分开,好不好?”

  君天澜见她额前的碎发都耷拉下来,于是伸手给她把碎发理整齐,笑意温温地应了声好。

  沈妙言把他搂得更紧些,仰头望向琉璃窗外的落雪,“四哥,从前在楚国时,你就总说等楚国的朝堂安定下来,再与我好好在一起。后来楚国的朝堂安定了,你又说要回镐京,等镐京的事情都安定了,再与我在一起……”

  烛火静谧。

  雕窗外,铺天盖地的落雪格外宁静祥和。

  沈妙言小脸酡红,一双琥珀色眼眸亮晶晶的,却又透出几分茫然,仿佛盛着蜜色的酒酿。

  她的唇瓣很红,氤氲着湿润的雾气,像是晨起被水雾打湿的花瓣。

  她砸吧砸吧小嘴,声音极轻:“后来你终于成为大周的皇太子了,却又说要等到天下平定,才能与我好好在一起。”

  君天澜垂眸看她,暗红色的狭长凤眸透着深邃的复杂。

  沈妙言歪靠在他肩膀上,“可是,四哥啊,这天下,又有哪一日能够真正安稳呢?你总想寻个好时机与我在一起,但我更想每时每刻都与你在一起。既已是夫妻,无论祸福,都该一起承担的,是不是?十二岁那年,我的命是你救的。只要与你在一起,生或者死,我又怎会害怕呢?”

  君天澜始终沉默。

  片刻后,他望向窗外的落雪,眼底忽然浮现出一抹笑意。

  他偏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再也不会了。”

  沈妙言反勾住他的脖颈,柔软的唇瓣,直接贴上了他的唇。

  辗转反侧片刻,在君天澜想要进一步时,她忽然离开他的唇,鬼灵精似的含笑跃出软榻,轻盈落在不远处的圆形地毯上。

  然而,她脚上的绣花鞋却在跃出的瞬间飞了出去。

  沈妙言轻呼一声!

  君天澜以为她要摔倒在地,紧张地站起身就要去扶她。

  然而少女盈盈一折腰,优雅轻盈地在地毯上摆了个飞天舞姿。

  灯火下,绣花的裙摆与宽袖飞扬,好看得不得了。

  君天澜默默停住步伐。

  沈妙言喝醉了,翘起兰花指,小脸上眉眼弯弯,“四哥,我与那陈嬷嬷学了很久的赵舞,我跳与你瞧?”

  说罢,竟果真在寝屋中跳起了舞。

  君天澜慢慢退到窗边软榻上坐了。

  他把酒坛里剩下的酒酿倾倒进七只酒盏内,随手拿了根象牙箸,慢条斯理地敲击起酒盏边缘。

  因着酒盏里的酒液深.浅不一,所以敲击起来时发出的清脆音调也是不同的。

  泠泠乐音,在这个温暖的雪夜里听起来格外明媚缠绵。

  这是赵地特有的采莲曲。

  沈妙言从圆形地毯上一跃而起,足尖轻盈点着圆桌,猛然朝后仰倒,笑吟吟瞥向君天澜。

  男人坐在灯火之中,身着墨金色宽袍大袖,漆墨青丝垂落在腰际,俊美的面容含着如许深情,一如多年前那般姿容绝世。

  她看着,忽而一个旋转,整个人都朝他飞了过去!

  宽大的重纱袖摆,在风中摇曳出绝美的弧度。

  君天澜不闪不躲,仍旧慢条斯理地敲击着酒盏。

  下一瞬,沈妙言忽然落在小佛桌上。

  玉白的足尖点着小佛桌边缘,另一只脚朝背后高高翘起,整个人往下倾斜,宛如落在花蕊里的蝶。

  而她的唇瓣,正好贴在君天澜的额头上。

  男人手里奏着的采莲曲,恰至最后一个音调。

  余音袅袅弥散。

  他放下象牙箸,捧住少女饱满圆润的面庞,亲吻着她的唇瓣,把她抱进了怀里。

  重重叠叠的纱裙扫过小佛桌,把上面的酒坛与酒盏尽皆扫落在地。

  醇厚香甜的梅花酿倾倒在地板上,整座寝屋都弥漫着浓而醉人的甜腻。

  灯火幽微。

  君天澜把沈妙言压在软榻上,就势把她整个儿占有。

  她是他的。

  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就连下辈子,

  也会是他的。

  绣满梅花的重纱长裙,被温柔解开。

  丝绸亵衣被褪下,少女雪白娇腻的肌肤露在空气之中,触手温润绵软。

  沈妙言从他怀中钻出,狡黠的眉眼透着醉意,不染而红的眼尾宛若桃花,一颦一笑,勾魂至极。

  ……片刻后,那勾人的娇.吟声从红唇白齿间细碎溢出,于这落雪的寒夜里,经久不绝。

  庭院外。

  一道格外高挑窈窕的身影,正迎雪而立。

  她手里撑一把素色纸伞,高耸的云鬓间斜簪两朵红玉莲花,身着牡丹红掐腰缎制宫裙,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腰肢却纤细得仿佛一折就断。

  娇/臀挺翘hun圆,便是随意站立的姿态,也妩媚得令人心惊。

  正是赵媚了。

  她仰起头,静静注视着那扇雕窗里的动静。

  刚刚沈妙言的一支采莲舞,自然也被她尽收眼底。

  她倏然笑了笑。

  涂着牡丹红口脂的饱满唇瓣,在这盈盈一笑间,尽显无限芳华妩媚,几乎能让世间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而那斜挑入鬓的凤眼里,却含着幽暗深邃的情绪。

  灯火的忽明忽暗中,漆黑而不见底,莫名令人心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