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4章 与心爱之人一起吃酒

第1964章 与心爱之人一起吃酒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2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沈妙言把他的伤口一点一点处理干净,君陆离倒也愿意同她交心。

  “我也是听奶嬷嬷说的,我刚出生时,母妃要与萧贵妃争宠,因此刻意把我伪装成男孩子。只是母妃后来还是败在了萧贵妃手上,方家被牵连,我也被送进了灵安寺。”

  这是她伪装成男孩子的原因。

  沈妙言替她擦拭伤口的功夫,小姑娘又一五一十,把幼年的事儿跟她说了一遍,“……皇嫂嫂,我这个人很重情的,我认准了北寻哥哥,这辈子便都不会再嫁其他人。”

  “可凤北寻若是不喜欢你,难道你要一辈子不成亲吗?更何况……”

  沈妙言把沾满血渍的毛巾放进水盆搓洗。

  她眼睫低垂,没有说出的话是,凤北寻他喜不喜欢君陆离其实还是其次,关键凤北寻如今背叛大周,四哥他,未必会放过他。

  君陆离双手撑在床榻上,抬起头认真地望向沈妙言,“皇嫂嫂,我会努力的,等这边的事儿都结束之后,我会告诉北寻哥哥我是女孩子,我要告诉他,我欢喜他!”

  漆黑漂亮的丹凤眼,映照出两簇淡金烛火,漂亮得熠熠生辉。

  沈妙言笑了笑,没再多言。

  廊外传来敲门声,拂衣隔着门道:“娘娘、八王爷,府医到了。”

  君陆离忙拉住沈妙言的手,要她再三保证不许把她的秘密说出去。

  而与此同时,花园里。

  初冬的夜,寒凉沁骨。

  廊外绒雪还在飘落,细泠泠的,铺天盖地。

  君天澜与君舒影并肩站在雕花游廊里,两人脸上俱都半点儿表情也无。

  半晌后,君舒影先开了口:“四皇兄倒是好兴致,撇下国事与江山,跑到赵地来玩儿……说起来,天香引的姑娘真是不错,不如改日我带你去逛逛?”

  他笑吟吟的,仿佛与君天澜关系极要好似的。

  君天澜瞥向他,目光格外凉薄。

  “皇兄这般看着我作甚?莫非数月不见,弟弟我的容貌又更胜从前几分?”

  君舒影调笑。

  身着墨金锦袍的男人,仍旧面无表情。

  却在下一刻,倏然掐住君舒影的脖颈。

  他的力道,大得惊人。

  君舒影被迫倒退数步,直到后背重重撞上朱红廊柱。

  君天澜抵着他,一字一顿:“不要挑战朕的耐心。”

  “耐心?皇兄自诩深爱妙妙,却在妙妙被我掳到清水城后,足足一个月才出现在这里……这就是皇兄所谓的深爱吗?既不爱,又谈何耐心?”

  君舒影含笑挣开他的手,慢条斯理地理了理锦袍,“皇兄,你把妙妙给我,我马上带她回北幕,再不踏足中原一步,更不会主动挑起战火。甚至,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北幕交给你,如何?”

  君天澜唇角噙起一抹冷笑,从唇齿间吐出两个字:“做梦。”

  他说罢,转身拂袖而去。

  君舒影独自立在游廊中,目送他的背影消失于蜿蜒回廊里,眼底皆是戏谑的凉意。

  很快,他转身离开了游廊。

  铺天盖地的绒雪渐渐大了起来。

  他行走在花径上。

  鸠羽紫的蓬松狐尾上,逐渐落满晶莹雪花。

  花径两侧的梅花次第开放,胭脂红的重瓣梅吐.露着金黄花蕊,逐渐被雪花覆满,一树树枝桠横斜,妖娆非常。

  长长的狐尾被拖曳在花径上。

  花径尽头雪霰弥漫,令人看不清楚路的尽头究竟是什么。

  君舒影独自行走其间,在快要走到路尽头时,忽然顿住了步子。

  他慢慢闭上眼,跪倒在地。

  风雪在他耳畔呼啸。

  脑海中,一幅幅画面闪过。

  被他亲手关在暗牢中的孩子……

  被夺走双腿的女子……

  北疆的烽烟战场……

  他也并不是,

  没有负罪感的。

  他往后仰倒。

  最后躺在了冰凉的花径上。

  四周是簌簌而落的雪。

  他睁开眼,灰蒙蒙的夜穹看不见一点光。

  如同,

  他的后半生。

  ……

  雪夜茫茫。

  君天澜自然是住在相府内最好的院落里,沈妙言得了机会,也从碧落苑搬出来,跟他住同一间寝屋。

  他从花园里回来时,沈妙言已经沐过身,正穿着中衣,裹着件暖和的厚貂毛斗篷,坐在窗畔翻看书卷。

  寝屋里灯火明亮,他取下落满细雪的大氅挂到木施上,才走到窗畔,把那个坐在软榻上的姑娘抱进怀里。

  他用下颌蹭了蹭沈妙言的发心,指尖轻柔地拂拭过她柔软的长发,深深嗅了口她的味道,“这段时日以来,可有想我?”

  沈妙言合上书卷,环住男人的脖颈,用唇瓣碰了碰他的面颊,声音小小:“自然是想的……我原以为四哥大约用几日时间就能追来,没想到,你竟然花了一个月才来见我。”

  带着幽怨的口吻,

  娇气,却并不怨恨。

  “对不起……”君天澜唇角噙起笑容,温柔亲了亲她的面颊。

  “四哥这么久才来,定然是把镐京城里的一切都布置好了,是不是?”

  “自然。”

  沈妙言从他怀中探出脑袋,笑容透着灵气,“我是说,四哥把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是不是?你既来了赵地,定然是打着彻底解决掉赵地麻烦和隐患的算盘。你甚至考虑过,如果你死在赵地内斗之中的结果,你安排好了辅政大臣,是不是?”

  君天澜带着薄茧的大掌,怜惜地轻抚过少女柔软的面庞。

  他看见她那双琥珀色圆瞳里,满满都是狡黠。

  她是懂他的。

  他把她按进自己怀中,带着爱意,亲吻过她的发心。

  沈妙言依赖地抱了他一会儿,忽然从他怀里钻出来,从博古架上取了一坛美酒,“四哥,这是赵地才有的梅花酿,同咱们那里的酒酿是不一样的,我开了酒咱们一起吃?”

  寒冷的雪夜里,再没有比与心爱之人一起吃酒来得快活的事儿了。

  君天澜轻笑颔首。

  赵地的梅花酿,入口醇厚绵长,初喝时只觉像是寻常花酒,可三盏下肚,那酒劲儿才会上头来。

  沈妙言酒量虽好,却也架不住她喝得多。

  半坛酒进了她的肚子,她双颊酡红,已然晕乎乎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