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3章 你爱慕他?

第1963章 你爱慕他?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下手极狠。

  皮鞭触及到君陆离身上,厚实的中衣也挡不住那鞭子,细嫩白皙的肌肤绽开一道长长的血红口子,瞬间涌出的血液,把中衣也染成了深红。

  君陆离的眼泪立刻掉了下来。

  他伸手想要捂住伤口,可手触上去,那伤口却越发疼痛。

  他哭得厉害,望向君舒影的目光充满了畏惧,连嗓音也是沙哑的,“皇兄……我好疼……好疼啊!”

  君舒影提着鞭子立在阴影中,始终面无表情。

  在他眼里,这个少年已不再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君陆离,他不过是个阻挠他计划的仇人!

  一念起,心魔生。

  姿容绝世的男人,提起皮鞭,发狠般抽向君陆离。

  一鞭又一鞭,他把所有怨恨全都发泄在这个少年身上,力道之大,使得少年身上很快就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君陆离惨叫得厉害。

  他不停往角落退缩,爬行之间,把整座房间都染成了血红。

  烛火燃尽,惨白的月光洒落进来,让这房间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

  君舒影瞳孔中晕染开血红之色,他抽了君陆离整整五十鞭,直到最后“啪”一声响,竟生生把皮鞭抽断了!

  他面无表情,把断了的鞭子扔到地上。

  少年整个人宛如从血水中捞出来般,奄奄一息地蜷在角落,仿佛被折磨到快要断气的小狗崽。

  寝屋寂静,只剩下他痛苦难耐的轻哼声。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吱呀”一声响。

  凤北寻推门而入。

  他瞥了眼角落的君陆离,又望向君舒影。

  身着暗紫大氅的男人,正寒着脸在大椅上落座。

  即便是盛怒的姿态,可从花案上端起茶盏的姿态,也仍旧优雅尊贵。

  他上前行了一礼,“北帝。”

  君舒影轻呷了口热茶,并不搭理他。

  凤北寻于是转向君陆离,声音清冷:“八皇子,我总劝你以大局为重,可你却屡次三番背叛北帝。今夜这顿鞭笞,算是对你的惩罚,你服是不服?”

  君陆离浑身都是冷汗与血水。

  他意识模糊,在听见凤北寻的声音后,勉强睁开一条眼缝。

  入目所及,果真是他朝思暮想的北寻哥哥。

  他还记得多年前,他尚还幼小,在灵安寺后山玩耍时,碰见受了重伤晕倒在树下的北寻哥哥。

  他不会给人治伤,见他似乎很口渴的样子,于是拿荷叶卷了些水,小心翼翼喂给他喝。

  他从小在灵安寺长大,从没有见过僧人以外的男人。

  那个时候,他看着北寻哥哥,觉得他长得真好看。

  月光如水。

  君陆离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他努力对凤北寻露出一点点笑容,声音沙哑低沉,“北寻哥哥,我好疼呀……”

  凤北寻皱眉。

  “北寻哥哥,你给我喂点水,好不好?”

  少年的声音卑微得近乎乞求。

  想要靠近他。

  想要靠近年幼时就爱慕上的北寻哥哥……

  他是欢喜他的啊!

  欢喜到,就连他喂的水,也比旁人的更甜些。

  凤北寻静静俯视着他,目光里半点儿情绪都无,仿佛是在看一个白痴。

  君陆离终于没能等到凤北寻给自己喂水喝,鼻尖莫名发酸,最后慢慢阖上眼,彻底晕厥了过去。

  而君舒影仍旧怀着满腹怨气,看也不看君陆离,起身大步离开。

  却在踏出门槛时,看见了赶回来的沈妙言与君天澜。

  那两人就站在梅花树下,十指相扣。

  妙妙的身上,甚至还搭着君天澜的大氅。

  他们看起来,那么登对……

  他静静看着,狭长丹凤眼中,有嫉妒的冷芒一闪而过。

  沈妙言挣开君天澜的手,抬步匆匆踏进寝屋。

  她和四哥是才从天香引赶回来的。

  她知晓君舒影脾气不好,今夜事败,说不准就会拿君陆离开刀撒气。

  因此,她和四哥一来相府,就直接奔到了这座庭院。

  只是……

  她撩开珠帘,望着那个蜷缩在角落的小少年,眼圈忽然红了。

  只是却没有料到,君舒影连对他血脉相连的亲弟弟,竟也能下得去这样的狠手……

  她蹙着眉尖,满脸心疼地上前,示意拂衣几个把君陆离好生抬到床榻上,又让人去请府医来看诊。

  她拿了干净剪刀,正要替少年剪开身上血肉模糊的衣衫,少年却挣扎着抬起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腕子。

  沈妙言不解,“陆离?”

  “不要……”君陆离皱紧了眉头,“不要剪我的衣裳……”

  “不剪开你的衣裳,如何给你包扎伤口?你乖,莫要再动,再挣扎下去,伤口还得出血。”

  沈妙言边说着,边不由分说地拂开他的手,要替他把衣裳剪开。

  少年的眼角,忽然滑下一滴泪。

  他意识有些涣散,声音格外细弱绵软,“那,那皇嫂嫂叫其他侍女都退下去,好不好?”

  沈妙言只觉大约每个人都有些怪癖,因此倒也没往其他方向想,抬手示意拂衣她们都退下。

  她站在床畔,拿剪刀小心翼翼替君陆离剪开那些与模糊血肉绞到一块儿的布条。

  布条撕扯着皮肉,自然是很疼的。

  君陆离趴在床榻上,疼得直吸气,连原本涣散的意识,也被重新拉了回来。

  沈妙言剪开他的中衣后,就瞧见他胸口缠着许多道白绫布。

  绫布早已染成深红,透出浓浓的血腥气。

  她蹙眉,在看着少年格外纤细窈窕的脊背与腰肢时,心中忽然起了一丝猜测。

  她抿了抿唇瓣,小心翼翼剪开那些白绫布。

  一圈一圈的绫布散落在床榻上,君陆离面色绯红,只把小脸深深埋进褥子里,并不敢再去看沈妙言。

  事到如今,沈妙言又有哪里看不出。

  她见府医还没到,于是端了水盆过来,给君陆离清洗身体。

  烛火摇曳,

  她声音很轻:“原来,你是个女孩儿。”

  君陆离害羞不已,仍旧闷着头不说话。

  沈妙言忽而笑了下,想起什么,又道:“那你这段时日以来总缠着凤北寻,并非是因为什么兄弟情,而是因为……你爱慕他?”

  “皇嫂嫂!”

  君陆离害羞得什么似的,连身上的疼痛都忘了,只含羞带愤地轻嗔一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