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1章 四哥,你终于来了……

第1961章 四哥,你终于来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可怕的念头浮现于脑海之中。

  琥珀色的圆瞳,盛着惊骇与不可置信,只定定盯着抱着她的君舒影。

  男人身后的侍从们,高高举起千万盏烛火缠绕而成的巨灯,宛若游龙惊凤,万丈光芒,刺目至极。

  “鲛人们”大约受不了强光的刺激,不停在水中翻滚,抱头尖叫,凄厉的声音几乎要震破人的耳膜。

  这等惨绝人寰的境地里,沈妙言仍旧定定盯着他。

  她看着他光华霁月的容貌,看着他锦绣荣华的装束,也看着他那双狭长丹凤眼中的薄凉。

  他变了。

  他再也不是当初温润如玉的五哥哥了。

  她猛然挣开他的怀抱,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君舒影抬手摸了摸被打红的面颊,只是垂眸轻笑,“妙妙真是任性,好端端的,做什么打我?”

  “你变了!君舒影,我无比厌恨这样的你!”

  君舒影捉住她的细腕,把她往怀中一带,“我是变了,从你葬身焚城那一刻起,从前的我,就与从前的你一道死在了岩浆里。妙妙,如今的我,只为了咱们的将来而活。我无法接受君天澜对你的残酷,你回到他身边,只会受尽苦楚。妙妙,这世上真正爱你的男人,不惜性命爱你的男人,只有我一个!”

  他身上携着天山之巅的雪莲气息,以及无尽的冰雪凉意。

  令沈妙言觉得寒透心扉。

  她使劲儿挣开他的手,没跟他再继续争执下去,只冷着一张小脸,转身就往对面跑。

  借着刺目的光线,她看见水池对面有窗户。

  她奔到窗边,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肩头狠狠撞碎了那扇厚厚的半透明琉璃。

  新鲜的风瞬间涌入这里,令空气中的血腥味儿淡了许多。

  君舒影与她隔着水池与无数似癫若狂的鲛人,垂腰的漆墨青丝在风中摇曳飞扬。

  他挑着一双不染而红的丹凤眼,慢慢朝她伸出手:“妙妙,这里是七楼。你轻功不好,这么跳下去,会死的。”

  “便是死,也比跟着你来得强。君舒影,现在每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她是敢爱敢恨的人,她从不吝于表达对一个人的喜欢,更不会吝于表达对一个人的厌恶。

  她厌恶一个人,是会明明白白叫那个人知晓的。

  君舒影便慢慢放下手。

  无数冰寒气息从他的双脚下蔓延而出。

  逐渐冻结了这座楼阁中的一切。

  翻滚的血腥池水被冻结成冰,连那些在水中疯狂舞动的鲛人,也保持着狰狞的表情被冻结在冰里。

  容貌艳绝如谪仙的男人,抬起靴履,一步一步,踏着凝结成冰的水面,朝沈妙言走去。

  他背后,是强而刺目的光。

  他踏在水面上,宛若从光影里而来,美貌,明媚,清绝……

  他的容貌,比这世间任何一个男人或者女子都要美。

  可那丹凤眼中的凉意,也比这世间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寒冷。

  他的眼里是铺天盖地的霜雪,正如他如今那冰封万里的一颗心。

  沈妙言很害怕他。

  随着他一步一步靠近,她忍不住,慢慢攀上窗户。

  天香引铸造得很高,雕窗距地面约有数十丈,落下去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她蹲在窗台上,双手紧紧攥着窗棂,一双眼警惕地盯着君舒影,“你,你别靠近了……”

  她亦是怕死的。

  却更怕,

  眼前这个丧尽天良的男人。

  君舒影走到她面前,唇角始终噙着浅浅的笑意。

  他把手递给她,“妙妙,别闹了,快下来。”

  沈妙言摇头。

  男人的手仍旧停在半空中,修长白皙的手指,看起来格外清秀漂亮。

  他笑容温温,“妙妙。”

  沈妙言呼吸加重,余光瞟向楼下。

  楼下乃是一条长街,灯火如游龙,熙攘繁华得宛若不夜天城。

  她似是看见了什么人,眸光忽然顿了顿。

  而君舒影已然有些不耐烦,不由分说地伸手去触摸她的细腕。

  就在他指尖即将触碰到她的刹那,沈妙言忽然跳下了窗台!

  男人面色骤然一变,没等他跟着跳出去,就看见一道颀长人影,静静立在花灯的光影中。

  那人身姿高大,穿墨金云纹束腰锦袍,外面罩着件墨色貂毛斗篷,墨玉冠束发,隐在花影中的面容俊美绝伦。

  他负手而立,姿容绝世。

  而妙妙,从半空中义无反顾地坠下,一双圆瞳,只盯紧了那个男人。

  她不怕死,

  因为她知道,那个人会救她。

  君舒影静静站在窗畔。

  他看见君天澜运着轻功拔地而起,于半空抱住沈妙言,动作极轻柔地带着她落地。

  他看着,心口处是撕裂般的疼痛,然而唇角却始终噙着冷笑。

  过了会儿,他垂眸,慢条斯理地掩上窗。

  长街上。

  沈妙言双手紧紧箍着君天澜的脖颈。

  她闭着眼睛,小脸贴紧了他的胸膛,轻颤的睫毛,昭示着女孩儿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

  男人的胸膛宽厚结实,冷甜的龙涎香把她整个儿圈住,格外令她心安。

  “四哥……”

  她嗓音沙哑,不确定般轻唤了声。

  君天澜垂眸吻了吻她白腻的额头,“我在。”

  沈妙言于是把他抱得更紧些,“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对不起。”

  沈妙言从他怀中钻出来,仰头望向豪奢华贵的天香引,“四哥,你手底下可带了兵马来?这楼里有处残酷的地方,我领你去瞧瞧。”

  君天澜的目光却始终只凝在她一个人身上。

  他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声音温柔:“好。”

  而不远处的花灯里,红衣贵公子正抱剑而立。

  正是莲澈了。

  他挑着一双绯丽的桃花眼,笑意吟吟地注视着沈妙言,眼底皆是眷恋。

  继而,他打了个手势,便带着从镐京城里跟来的百名侍卫,不由分说地冲进了天香引。

  如今赵地由赵无悔做主,他虽存了反叛的心思,可明面上到底还没有正式叛离大周。

  因此君天澜出现后,仍旧是名正言顺的皇帝,可主宰赵地的一切事宜。

  随着莲澈带人冲进天香引,楼里所有人皆都吓得不敢动,全部按照莲澈的要求,乖乖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