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60章 鲛人泪

第1960章 鲛人泪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4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七楼的游廊格外静谧。

  沈妙言提灯行走其间,察觉不到任何窥视的目光。

  就仿佛所有的暗卫,都被那小姑娘给调走了。

  她在为她创造一条路。

  沈妙言紧了紧披风,围着七楼绕了一圈,终于发现一条通往上层的木制楼梯。

  从外面看,天香引共有七层,然而第七层的楼阁很高,所以事实上,暗中存在着第八层也未可知。

  她盯着那处窄小的楼梯,默了片刻,终是选择踏了上去。

  楼梯蜿蜒着通向上方的一扇小门。

  小门乃是厚重的青铜铸造而成,关得严严实实,就连门缝里也塞满了布条,根本无法窥视里面的动静和声音。

  沈妙言皱眉,若她还是从前的身体,凭借大魏皇族的体质,说不准能打开这扇青铜门。

  可她如今力气极小,门上挂着的青铜锁都扭不开,又怎么能把这门撞开呢?

  她犹豫地捻了捻披风。

  那小姑娘看着神神秘秘的,定然不会就这样叫她白跑一趟。

  她低头,望向手中的羊角灯。

  灯盏格外精致,灯托是莲花型,正含着一枚碗口大的夜明珠。

  灯笼底座里……

  有个小小的黑影。

  她挑了挑眉尖,悄悄儿打开灯盏,把手伸到那黑影处一摸,果然是把雕琢精致的钥匙。

  她取出钥匙,轻手轻脚地插进锁孔,果然顺利地打开了那把青铜锁。

  她把青铜锁与灯盏放在地上,又去拉那扇门。

  青铜小门不过半人高,却铸造得严丝合缝、沉重无比。

  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终于把小门拉开一条门缝。

  她歪过头,小心翼翼凑到门缝边,只见里面黢黑一片,安静得近乎诡异。

  随着门缝打开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腥气。

  她皱了皱眉,把门拉开些,弯腰抱起灯盏跨进门槛。

  因为害怕被人发现她闯进这里,所以她又转身,把青铜门好好掩上。

  做完这一切,她正要仔细观察这里,却听得背后传来些微水声。

  空气中那股腥气越发浓郁。

  她眉尖皱得更深,小心翼翼转过身,慢慢举起手中的羊角灯。

  小小的灯盏,在浓得化墨的黑暗里,晕染开一小团暖白光晕。

  借着这光,沈妙言看见三丈之外,是一大片开阔的池水。

  池面格外平静,隐隐有水波纹路与涟漪出现,然而很快又消弭无踪。

  水里面,应藏着什么东西……

  沈妙言满脸不解,于是在水池边蹲下。

  她提灯望向水中。

  水池颇深,朦胧映照出她的面容。

  而在她的面庞边,慢慢又浮现出一张人脸。

  苍白的,

  双眼中淌出血泪的,

  女人的脸……

  沈妙言瞳眸骤缩!

  她尚未来得及后退,一只苍白纤细的手陡然从水中探出,猛然箍住她的腕子!

  “哗啦”水声四起!

  那个女人从水中一跃而起,面庞狰狞,不顾一切地扑向沈妙言,张开尖利的牙齿,凶狠地要咬住她的脖颈!

  她的腰部以下,赫然是一条长长的鱼尾,如同鲛人般左右摆动!

  而与此同时,水池里猛然钻出无数鲛人!

  她们嘶吼着,哭泣着,两行血泪从她们的面庞淌落,张牙舞爪地朝沈妙言围拢!

  沈妙言稳了稳心神,抬脚把箍住她手腕的那个鲛人踹下水,拾起掉落在地的灯盏,转身就往青铜门跑!

  然而她的手尚未触及到门柄,背后就有无数鲛人涌了过来!

  她们疯狂地抓住沈妙言,凄厉尖叫着把她拖向水池。

  沈妙言手中的羊角灯掉落在地,因为力气太小的缘故,根本挣不开那数十双手!

  她挣扎着,却终于无能为力地被那群鲛人拖进水中……

  水池很深。

  她趁着落入水中的刹那,迅速摆脱掉那群鲛人,朝更深更偏僻的角落游去。

  她游得很快。

  那群鲛人一时失去了目标,纷纷在水中尖叫嘶吼,发出各种震耳欲聋的恐怖声响,将整座水池搅得翻天覆地。

  沈妙言心急如焚地想要离开这里,然而她也知晓若此时上岸,定然会被马上发现。

  因为思考逃生的方式,她整个儿潜入水底。

  水底的液体十分浓稠腥臭,像是积攒了一层厚厚的血液。

  她正划动双手,却觉摸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她皱了皱眉,摸索着去试探。

  那东西软软烂烂,像是逐渐腐烂的肉块。

  纤细修长,再往下摸,似乎是……

  一只脚。

  沈妙言惊骇不已。

  因为惊恐,她的手脚不停在水底乱刨,谁知却刨出了更多临近腐烂的肢体!

  她整个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天香引拿活人喂养鲛人?

  赵无悔的羊皮地图上,那艘诡异大船前往神秘岛屿时,需要数百名鲛人开道,难道天香引果真与赵无悔有交易,所以才替他弄了这么多鲛人过来?

  这个发现令她胆战心惊。

  她知晓自己不能再沉在水底,否则不是被鲛人发现活活撕碎的下场,就是被活活憋死在水底的下场。

  她从水底抽出一根大腿骨,费了老大劲儿浮出水面,猛然把那根大腿骨投掷向水池另一边。

  巨大的落水声,立即引起鲛人们的注意。

  她们纷纷寻声而去。

  沈妙言趁着这个功夫,飞快从水里爬上岸,不顾浑身湿透,连滚带爬地往青铜门奔去。

  掉落在地面的羊角灯,清晰照亮了紧闭的青铜门。

  琥珀色的眼眸中,满满都是那扇门。

  就在她快要奔到门边时,那道门,忽然被人推开。

  沈妙言怔住。

  柔和的光线自门外亮起。

  身着暗紫大氅的男人,静静站在青铜门外。

  他身姿颀长,颈间挂着一条鸠羽紫的蓬松狐尾。

  发束金冠,容颜艳绝。

  斜飞入鬓的丹凤眼不染而红,透着不可一世的明媚与入骨绯丽,盈盈而笑的样子,比女人还要娇媚动人。

  “君舒影……”

  沈妙言呆呆站在原地,狼狈而又惊悚。

  君舒影静静看着她。

  女孩儿长发湿透,从苍白的两颊处垂落,还正滴着水珠。

  交领襦裙紧贴着肌肤,几乎呈现出透明的颜色。

  她背后,无数鲛人从漆黑的水池中涌出,正张牙舞爪地扑向她。

  他温柔笑了笑,上前把她拥进怀里。

  与此同时,巨大而刺目的灯盏,陡然亮起!

  所有的鲛人,似是见不得这种强光,纷纷狰狞尖叫,不顾一切地钻入水底。

  沈妙言松了口气。

  继而,她抬起头,眼中满是诧异,“天香引果然是你的地盘吗?这些鲛人,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她活了半辈子,从没有见过鲛人的。

  君舒影唇畔噙起浅笑,温柔地替她擦拭过湿漉漉的长发,“谁告诉你,她们是鲛人的?”

  沈妙言怔住。

  她突然想起刚刚在水底摸到的大腿骨。

  她的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