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59章 夜里的哭泣声

第1959章 夜里的哭泣声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侍女领着她登上七楼。

  七楼游廊,每隔五步就缀一盏羊角灯,胭脂红的流苏轻轻摇曳,在雕花扶栏上倒映出绝美的丽影。

  底下金碧辉煌的大堂中鬓影衣香,觥筹交错间尽是欢笑声歌。

  与这里的静谧冷然形成鲜明对比。

  侍女把她引到两扇镂花雕门前,对着雕门恭敬福身:“小姐,人已经请来了。”

  里间穿出柔柔一声“嗯”,便有侍女拉开雕门,请沈妙言脱去鞋履后进去。

  沈妙言穿着罗袜踏进门槛,只见这座寝屋布置得相当高雅,墙上挂着的古字画儿皆是前朝大师之作,博古架上搁着的物件儿,更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品。

  紫檀木屏风立在一侧,上头精细雕刻着古人炼香图,古雅大气,很难想象得出这竟是个八九岁小女孩儿的闺房。

  屏风后传出柔而稚嫩的嗓音:

  “请坐。”

  说话间,便有侍女捧来蒲团安置在屏风外,请沈妙言落座。

  沈妙言挑了挑眉尖,不以为意地落座,又有侍女捧来小佛桌,先在小佛桌上置了粉青细颈瓷瓶,又插上一枝将开未开的梅花。

  又有年纪小的姑娘,小心翼翼捧来酥点和酒酿。

  五枚指尖大的梅花酥,盛在雅致的薄胎白瓷碟内,旁边搁置一盏粉青莲花酒盏,温热的梅花酿弥散出醇厚酒香,于这初冬的夜里,格外叫人舒服。

  泠泠琴音自角落响起,《清平调》的曲子,同外间大堂里的纸醉金迷格格不入,令人惊叹于那屏风后小小姑娘惊人的审美力。

  沈妙言含了一枚梅花酥,又尝了口梅花酿,才道:“姑娘邀我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小女孩儿笑音稚嫩,“今儿姐姐在六楼时,曾观赏过我的舞。可我的舞,并没有叫人白白欣赏的道理。”

  “怎么,妹妹莫非还要我付银子不成?”

  “付银子倒是不必,只是我近日难以成眠,浅梦中,总觉有人哭泣嘶叫,着实令我心惊胆颤。不如姐姐陪我说说话,好叫我今夜能有个好梦。”

  不过八九岁的小女孩儿,说起话来却如同她的舞蹈般一板一眼,字正腔圆的清脆发音,令人十分喜欢。

  沈妙言又拈起一枚梅花酥。

  酥点抵着自己的唇瓣,她抬眸盯向紫檀木屏风。

  总觉,这小女孩儿话里有话。

  她吃掉酥点,声音温温:“但不知你每夜里听见的,究竟是怎样的哭泣与嘶叫?天香引夜夜笙歌,想来即便是哭泣,也很难被听见的吧?”

  “满月之夜,葬魂海一望无际的黑色海面上,成群的少女在水中挣扎,她们面目狰狞,眼泪在月光下化作开路的线索,指引着她们身后的大船,前往未知的海域与岛屿……”

  小女孩儿声音清美稚嫩,宛若吟诗般,慢慢说出了这些梦境里才会出现的句子。

  屋中侍立的侍女仍旧低垂着脑袋,脸上半点儿表情也无。

  这样的梦境,谁会在意呢?

  可沈妙言拢在宽袖中的手,却倏然收紧。

  她抬眸,不可置信地盯向屏风,似要把它盯出个窟窿。

  这个小女孩儿话语中的意思,分明是羊皮画卷中的内容!

  她见过那张羊皮画卷吗?

  她为什么要对她提起这些?

  难道她知晓赵无悔的谋划,想要利用她,来阻止赵无悔的疯狂行径?

  似乎,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沈妙言无法窥知这女孩儿的身份与背景,更无法当众询问她是否知晓那羊皮画卷上的传说,在她提出就寝后,只得任她离开。

  可令她意外的是,她正欲回楼下,那女孩儿的侍女却出来,说是她们家小姐邀请她歇在天香引七楼的厢房里。

  沈妙言被侍女引着往隔壁厢房而去,心里知晓,那小姑娘是真的想要借她的手,去查看那每夜里莫名其妙的哭泣与嘶叫。

  沈妙言踏进厢房,就从里面锁上了门栓。

  她在窗畔站定,俯视着窗外的长街,琥珀色眼眸中满是思量。

  小姑娘在天香引的身份很高,可她并不愿意叫天香引的人去调查所谓每夜里的哭泣嘶叫……

  显而易见,那些哭泣声,定然与天香引有关,她无法插手。

  而她定然也知晓一些内幕,只是她所居住的雅座里,或许有旁人的眼线在,令她无法直白地告知她内幕,只得用这种委婉的法子,请她替她查看内情。

  沈妙言伸出手,轻轻握住窗棂。

  她本欲尽快离开清水城,可如今看来,这泥潭深得紧,赵无悔除了与五哥哥有交易,与这天香引似乎也有交易。

  她既来了,就无法抽身。

  少女低垂眼睫,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坐进了拔步床里。

  屋中羊角灯灯火明亮。

  她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自然是睡不着的。

  窗外落了细雪,好在屋内被衾暖和。

  她拥着被衾,从床头寻了画本子翻看,不知不觉里,霜花凝了满窗,羊角灯里的烛火也逐渐燃尽。

  这房中是没有侍女伺候的。

  最后一点烛芯被蜡油淹没,原本明亮的屋子,忽明忽暗了半晌,倏然彻底隐在了黑暗中。

  楼下大堂仍旧歌舞升平,热闹非常。

  沈妙言于黑暗中慢慢合上画本子,凝神细听。

  被剥夺了视觉后,人的所有感官,几乎都集中在了听觉上。

  她努力摒弃掉门外传来的调笑嘈杂声,让自己彻底放空。

  虚无的黑暗里,她听见北风自窗外呼啸而过。

  她听见霜花在窗户上凝结蔓延。

  夜色沉沉,无边风雪中,她终于捕捉到几丝细微的哭泣与嘶吼。

  伴着诡异的拍水声……

  就仿佛是被丝网捕捉到的鲛人,用鱼尾拼命拍打水花。

  似是确定了什么,她慢慢睁开眼。

  她摸索着下了床榻,却见博古架上搁置着一座羊角灯,灯笼里装着的并非是烛火,而是一颗碗口大的夜明珠。

  朦胧光晕从薄薄的灯罩中透出,在四周晕染开暖白光圈。

  沈妙言挑了挑眉头,觉得这盏灯,就像是隔壁那个小姑娘,特意为她备下的。

  她握住灯笼柄,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这座厢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