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54章 越发把她抱得紧了!

第1954章 越发把她抱得紧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陆离,说来你也许不信,但这就是你五皇兄干出来的事儿。他与赵无悔做了交易,他替赵无悔准备大船前往聚窟州,事成之后,赵无悔就把手中的兵权交给他。他想让赵地与北幕联手,共同侵略大周。”

  寝屋中落针可闻。

  烛火摇曳,君陆离眉清目秀的小脸上满是拧巴。

  半晌后,他拽了拽沈妙言的宽袖,声音小小:“虽然我欢喜北寻哥哥,可我并不喜欢他手上沾染太多人命。我是大周皇族,我不希望大周被人侵略。皇嫂嫂,我能帮你什么?你告诉我,我就去做。”

  沈妙言是懵的。

  这人刚刚在说啥,他欢喜北寻哥哥?

  是……

  她理解的那种欢喜吗?

  “皇嫂嫂?”

  君陆离见她不说话,忍不住又拽了拽她的宽袖。

  沈妙言回过神,忙笑道:“好,咱俩分头寻找线索,若得了什么主意,再彼此告知,可好?”

  “嗯!”

  君陆离认真颔首。

  此时的君舒影与凤北寻还聚在书房里商议大事,并不知晓后院早已起火。

  沈妙言离开后,君陆离就脱了衣裳歇下。

  他住的院子就在相府花园里,位置很有些偏僻。

  这是因为他手中并无实权,再加上年纪小,因此不被赵无悔重视的缘故。

  而他素来听觉灵敏。

  随着夜色一点点深沉,相府里的一切都寂静下来,能够清晰听见屋外送来的风声。

  他翻了个身,眉尖微微蹙起。

  不知怎的,他总能隐约听见那风声里夹杂着哭声。

  如怨如诉,如泣如慕,哀绝非常。

  大约是长风穿过树木的声音?

  可这相府里,压根儿就没什么大树……

  少年一个激灵,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寝屋黢黑。

  他摸索着下了床,点燃一盏烛火,小心翼翼摸到窗前。

  推开雕窗,深夜里的长风声更加清晰。

  他静立在窗畔,竖着耳朵聆听半晌,越发肯定那长风中夹杂着哭声。

  有人在哭……

  有很多人在哭……

  少年眉尖蹙得更加厉害。

  他心跳极快,顺着风的源头看去,就瞧见远处是更加荒僻的花园角落。

  角落尽头,屹立着一棵三人合抱的枯树,巨大的树洞黑黢黢的,远远看着,莫名令人瘆得慌。

  君陆离舔了舔唇瓣,狭长漂亮的丹凤眼中隐约露出一点儿光亮。

  也许,他知道那些小孩儿被藏在哪里了……

  第二日夜里,沈妙言被君陆离请到了他的寝卧。

  她听少年说了昨夜夜半时的哭声,琥珀色眼眸中不觉露出浓浓的诧异与惊骇。

  呆坐半晌,她才消化了这条线索。

  她摸了摸下颌,“那些小孩儿里面,有个小姑娘身怀异香,能招来蝴蝶。怪不得这样冷的寒夜里,我还看见过有蝴蝶飞进了那个树洞,可见树洞里的确有蹊跷……既如此,不如咱们过去瞧瞧?”

  “怕附近有人监视呢……”

  沈妙言蹙眉颔首,“倒也是。”

  两人在房中想了会儿,沈妙言忽然拍手:“我有个主意!陆离,你手底下可有什么心腹?”

  君陆离忙颔首:“有的有的!这次跟我前来赵地的人里面,有两个打小儿陪我在灵安寺长大,对我忠心耿耿,是可以信任的!”

  “那就好。”沈妙言笑吟吟提了笔,蘸过墨水后,在圆桌上铺开宣纸,草草画了个图,“咱们要往花园西边儿走,你可以让你的心腹去花园东边儿纵火……如此一来,想必暗中监察那处树洞的人,也会被火光吸引去。”

  “咱们再趁乱钻进树洞里,事情可不就成了?!”君陆离大喜。

  两人说做就做。

  没过多久,东边儿果然火光四起,看着甚是吓人。

  相府内前院后院皆都乱作一团,几乎所有侍女小厮都跑去救火。

  沈妙言与君陆离早换好了夜行衣,趁着府中混乱,飞快往那棵枯树而去。

  枯树树干下,树洞开得很大,乍一眼望进去,里面黑黢黢的。

  沈妙言拿了火把,小心翼翼钻进了树洞。

  树洞下方的确有一条通道,然而极陡,她几乎都没能站稳,直接就坐在通道上滑了下去!

  君陆离紧随其后,好在那下坡并不算长,两人撞在一块儿,堪堪滚落在下方的草堆上。

  “嘶……我屁股好疼……”

  君陆离揉着疼痛的地方,龇牙咧嘴地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沈妙言爬起来,举起火把朝四面八方望去,只见这里只有一条暗道通往幽暗无光的前方。

  幽深的风从前方吹来,于这诡异安静的树洞里,果然能清清楚楚地听见里面夹杂的哭声。

  君陆离看见沈妙言往那通道里走去,心中害怕,忍不住悄悄儿抓住她的宽袖,畏畏缩缩地跟着她往前走。

  火把照亮的地方仅有方寸之间。

  于这陌生未知而又黑暗的环境里,着实是令人害怕的。

  “陆离,你是不是很害怕?”

  “是啊,我好害怕……”

  沈妙言瞪他一眼,“便是害怕,也没有这般抱着我的道理吧?!”

  君陆离此时此刻,正紧紧抱着她的腰身。

  这要传出去,人家得指着她的脊梁骨,说她和小叔子不清不楚了!

  偏这小叔子毫无所觉,越往前走,越发把她抱得紧了!

  火把的光晕温暖而柔和。

  少年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害羞得小脸红透,“皇嫂嫂,你把我当个女孩儿也是可以的啊,人家不抱着你,真的会害怕嘛!”

  沈妙言拿他没主意,只得由着他去了。

  总归这小子看着跟个女孩儿似的,心地又纯善得像个小白兔,半点儿歹念也无,他抱着她,纯粹是弟弟抱着姐姐的感觉,倒也生不出什么旖旎情愫来。

  两人慢吞吞穿过冗长的幽暗通道,拐过几个弯后,那些零碎而幽微的哭声,慢慢就清晰起来。

  很多人在哭。

  稚嫩的声音,昭示着哭泣的人乃是小孩子。

  拐过最后一个弯,沈妙言猛然刹住步子。

  她捂住君陆离的嘴,把他拉住,“嘘!”

  君陆离抬眸看去,只见前方视野开阔,乃是一座十分拥挤的暗牢。

  暗牢里挤挤攘攘关押着数百个小孩儿,脏兮兮的大铁门建造得十分结实,挂着五把青铜大锁,小孩儿们根本出不来。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