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52章 一个帝王所不该有的……深情

第1952章 一个帝王所不该有的……深情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把手里提着的灯盏放到案几上,又在房中多点了几盏琉璃灯,笑吟吟在他对面落座,“北帝这是怎么了?”

  君舒影仍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从牙缝中缓缓吐出一个字:

  “滚。”

  赵媚轻笑,纤纤玉指搭在下颌上,柔声道:“沈姑娘最是聪慧不过,想来定是她发现北帝陛下暗地里做的事儿了。这样一来,她大约更恨陛下。陛下该怎么办才好呢?”

  她的声音婉转轻柔。

  夜风送来远处的琵琶曲儿,混着莫名的脂粉香,令君舒影心烦意乱。

  他是在乎妙妙的,也想要得到妙妙。

  可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分明是把她推得更远。

  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他又怎能反悔?

  ……

  沈妙言独自一人跑到花园,不知从哪儿搜罗出几坛美酒,对着倒映出瑟瑟明月的池塘,兀自饮酒解恨。

  世人常说人定胜天,可世间事何其无奈,并非是努力就可以改变的,人又怎能胜过天意呢?

  她无法从君舒影手底下救出那些无辜的人命,更无法让那个男人变回从前的温润君子。

  她什么都改变不了……

  赵地的酒酿入口醇厚绵长,起先喝着只觉好喝,然而酒劲却是一点一点上头,直到令一个人彻底醉掉。

  沈妙言迷迷糊糊地站起身,把酒坛子全部踢进池塘里。

  她踉踉跄跄地转身,对着远处楼阁里的灯火比划了下,醉眼朦胧地嘟囔:“碧落苑……”

  这么嘟囔着,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朝反方向而去。

  她沿着花径里的青砖小路,醉醺醺跑到了一处幽癖的楼阁前。

  抬起头,只见楼阁破旧,门口无人把守。

  檐下两盏风灯,隐约照出匾额上的字迹:

  “藏书楼”。

  “原来是藏书楼……嗝!

  “藏书楼好啊,书籍……嗝,书籍,令人进步……”

  少女打了个酒嗝,醉醺醺就上楼了。

  楼里灰尘扑面,大约很久都不曾有人来过。

  月光如水,莹莹照亮了藏书楼。

  沈妙言扶着落满灰尘的扶手,独自跑到二楼。

  她醉得厉害,竟在无人的楼阁里,边唱边跳起来。

  她跳到一座稍低矮的书架上,学着陈嬷嬷教过的舞姿旋转,谁知绣花鞋却被甩飞出去。

  “鞋……”

  沈妙言忙飞身去捉鞋,谁知一个打滚儿,整个人都撞到了墙壁上!

  “嘶……”

  她疼得龇牙咧嘴,连酒也醒了大半。

  揉着小腰站起来,刚弯腰拾起绣花鞋,就听得背后传来奇怪的声响。

  她转身看去,只见刚刚被她撞到的木质墙壁,正缓慢地朝一旁逶迤打开。

  墙壁打开后,里面的空间嵌着几颗夜明珠,隐约能看出是个密室。

  沈妙言一手拎着绣花鞋,望了密室半晌,因着好奇心作祟,于是套上绣鞋小心翼翼踏了进去。

  里间一尘不染,夜明珠光晕里,清晰可见桌案上摆着张摊开的羊皮卷。

  她凑过去,只见羊皮卷陈旧灰暗,上面隐约画着一片海,月夜里,有巨大的船只乘风破浪而来。

  大船前方,数以百计的鲛女张牙舞爪地开道,个个儿面目狰狞。

  而张开的船帆上,挂满了人的累累白骨和骷髅,看上去极为恐怖。

  甲板上站立着无数童男童女,簇拥着最中间一位白衣小女孩儿,他们望向远方的目光充满了虔诚。

  巨船背后,还跟着三艘大船。

  船上载满了燃烧的沉香火山,吸引着无数海蝶遮天蔽日而来。

  而他们前往的方向,赫然浓雾弥漫,只隐约能看见一座巨大岛屿屹立在云层之中。

  这羊皮画卷,分明诡异至极。

  沈妙言呆了几瞬,猜测赵无悔让君舒影帮他弄那些尸油和童女,皆是为了准备船只前往那座岛屿。

  她知晓自己撞破了人家的机密,生怕被发现,于是连忙准备离开这里。

  谁知刚转身,就碰上穿着黑色祭司服饰的男人。

  他的兜帽很大,遮住了眼睛与鼻子,只露出一张削薄嫣红的唇瓣。

  他的声音听起来沉闷而苍老,“皇后娘娘夜里不睡觉,跑到这里来作甚?”

  “我……我喝醉了……不小心闯进来的……”

  沈妙言从他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下意识往后退。

  那大祭司阴冷地笑了几声,走到书案旁,随手合上羊皮卷轴,“这东西,想必皇后娘娘已经看到了吧?”

  “未,未曾……我前脚刚进来,你后脚就来了……”

  沈妙言睁着一双无辜的琥珀色圆瞳,右手却已然探进宽袖,悄无声息地握住一柄匕首。

  大祭司浑然不在意她的小动作,只在书案前端坐下来,“娘娘不走,莫非是打算留在这里过夜?”

  沈妙言怔了怔,连忙踏出密室。

  踏出门槛后,她回头,只见那名大祭司正在翻看一本古籍。

  他手边点了一盏琉璃灯,暖白光晕的映照下,依稀可见他那双手骨节分明,玉白修长,几乎比她的手还要嫩。

  似是……

  少年的手。

  她看了会儿,回想着刚刚这大祭司沉闷而苍老的嗓音,猜测那嗓子大约是他的伪装。

  他的年龄,应当不超过十五岁。

  她忍不住又多看了那大祭司几眼,才怀揣着满腹疑虑,纠结地离开这座藏书楼。

  已是初冬。

  深夜里,有细雪绒绒而落,给庭院里的枯树洒上一层寒白。

  千里之外,镐京城护城河。

  雕梁画栋的一队巨船,正停泊在河川里,随着落雪而染上荼蘼雪白。

  君天澜身着墨金常服,站在最前方的船头上,负着手面无表情地眺望细雪簌簌的东方。

  雪霰很浓,遮住天与星月,也遮蔽了他远眺的视线。

  不远处,莲澈倚坐在船舷上,边无聊地晃悠着双腿,边饮着一壶温酒。

  一个月前,司烟死在了梅雨渡川。

  她化作无数蛊虫,它们爬进镐京城解除了那场瘟疫,因此镐京城里平平安安,并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这一个月里,君天澜交代完国事,就带着亲信打算亲自前往赵地,寻回姐姐。

  他,自然是要一同前往的。

  他又饮了一口酒,借着船上的灯火望向君天澜。

  男人仍旧肃然而立,衣袂猎猎,风华绝代。

  他是这天下的帝王,

  可此时此刻那双狭长丹凤眼中,

  却饱含着一个帝王,

  所不该有的……

  深情。

  ,

  大祭司出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