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51章 这样的罪孽,我沈妙言背负不起

第1951章 这样的罪孽,我沈妙言背负不起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1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这是什么呀?”

  她塞紧瓶盖,又问了一句。

  君舒影接过琉璃瓶,含笑不语的模样,显然是不想回答她。

  正在这时,相府中那位老管家又来了,说是相爷邀请北帝前往书房说话。

  君舒影把琉璃瓶放进袖袋,笑意温温地随他离开了碧落苑。

  沈妙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忍不住悄悄儿地跟了出去。

  赵无悔的书房在前院,门外有三重侍卫把守,沈妙言进不去,也偷听不到他们讲话。

  她躲在院外,望了眼那些侍卫,咬咬牙,干脆利用陈嬷嬷教她的赵地舞步,一跃而上屋檐。

  赵地的舞以纤巧灵活而闻名于世,学会轻功的人不一定会赵舞,可学会赵舞的人,却一定懂得轻功。

  沈妙言落在屋檐上,小心翼翼寻到赵无悔书房的位置,动作极轻地掀开一片瓦。

  书房内摆设雅致,墙上挂着好些古字画,看得出来赵无悔品味极好。

  只最中间那副画,被屏风遮挡,因此沈妙言并不能看清楚。

  赵无悔端坐在大椅上,正摆弄着那只琉璃瓶。

  过了会儿,他把琉璃瓶递给侍立在他身后的一名男子。

  那男子身着祭司服饰,宽大的兜帽遮住了面容,只隐约露出一张削薄嫣红的唇。

  他接过琉璃瓶,检查片刻后,笑道:“倒还算纯正。”

  赵无悔脸上便多了几分笑意,柔声道:“不知这油,北帝能给老朽弄来多少?”

  君舒影在书房中踱着步,伸手去把玩博古架上的青铜小鼎,“相爷需要多少?”

  赵无悔伸出五个手指头,“这个数。”

  君舒影侧目瞥了眼,唇角笑容冷了几分,“五百斤处子尸油,相爷好大的手笔……”

  “五百斤尸油,才足够涂满我的船。”

  屋檐上,沈妙言面容呆滞。

  她怎么觉得,她有些听不懂这几人说的话?

  什么处子尸油,

  什么船?!

  她的视线,一点一点,慢慢挪到琉璃瓶上。

  里面橘黄色的液体,随着赵无悔的动作,正缓慢地流淌着。

  原来这是……

  尸油。

  她刚刚,还嗅闻来着。

  沈妙言胸腔中猛然涌出一股恶心感。

  她面如金纸,手脚并用,几乎是踉跄着跃下屋檐,飞快往碧落苑而去。

  只可惜还未奔进碧落苑,胸口处的恶心感就越来越浓,最后直接一头钻进花园里的溷轩,对着恭桶吐了出来。

  她几乎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最后扶着雕花墙壁走出来,刚踏出溷轩,就无法自抑地瘫软在地。

  她面色惨白,呆呆望着花园里的景致,根本就不知道君舒影和赵无悔在谋划些什么。

  究竟是要救什么人,既需要沉香火山,又需要用大量尸油涂满船只?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花园里,有侍女成群结队而来,把挂在园中的灯盏一一点燃。

  深秋的夜风带着寒意,让沈妙言的头脑稍稍清醒。

  她慢慢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回了碧落苑。

  碧落苑灯火通明。

  她无力地推开自己的房门,就看见君舒影正坐在自己床榻上,无聊地翻着本书。

  她收回视线,并不想与这个男人说话。

  君舒影合上书卷,见她脸色苍白,不觉笑了笑,“妙妙不该去书房的,听到那些话,怕是吓到了吧?”

  沈妙言背对着他站在窗前,心跳很快。

  她仍旧不想跟他说话。

  男人起身走到她身后,缓慢环住她的腰肢。

  他依恋地把脑袋埋在她柔软的发间,声音温温:“妙妙缘何不搭理我?你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你闭嘴!”

  沈妙言猛然转身,琥珀色眼眸中隐隐可见怒色,“你究竟还有没有良心?!那些处子尸油,你就不觉得恶心吗?!君舒影,你到底变成了谁?!”

  君舒影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敛去。

  他盯着她。

  半晌后,他伸出手,轻柔穿过少女的发丝,声音是耐心的温柔:

  “妙妙,侵略大周,只有北幕是不够的……我需要赵地的兵权。

  “而赵地的兵权,却在赵无悔手上。我与他达成过交易,只要我为他弄来沉香火山、处子尸油、五百名童男童女,以及五百名海中鲛人,他就愿意把兵权全部给我。”

  沈妙言蹙着眉尖,“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要这些做什么?!”

  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忽然瞪圆了眼睛,“五百童男童女,君舒影,阿苍的妹妹汝汝,是不是也在其中?那清水城中,定然还丢了很多小孩儿吧?都是你干的好事,对不对?!”

  君舒影捻着少女的一缕发丝,于鼻尖下轻嗅,“我都是为了你好——”

  “好”字尚未说完,沈妙言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男人那张俊美艳极的面庞,被扇得偏到一边。

  他抬手覆上被扇红的面颊,慢慢望向沈妙言。

  少女小脸清寒,一字一顿:“你若是真心为我好,就放我离开。君舒影,你知道五百斤尸油,需要烧死多少人吗?这样的罪孽,我沈妙言背负不起!”

  “谁要你来背负了?!”君舒影捉住她的手,把她死死抵在窗畔,“为了与你在一起,无论怎样的罪孽,我都会一力承担!沈妙言,我才不管死后什么样,只要生前与你在一起,于我,就已经足够了!”

  “你放开我!”

  沈妙言却压根儿听不进他这些表白,只拼命挣扎着要逃走。

  “妙妙!”

  君舒影不管不顾地按住她,竟俯首想要亲吻她的唇。

  沈妙言怒火中烧,压根儿就不允他亲近,“你放开我!放开我!君舒影你听见没有!你这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我杀人都是为了你!”

  “我才不要你为我杀人!君舒影,现在的你,碰我一下我都觉得恶心!”

  “啪!”

  清脆的巴掌声骤然响起!

  君舒影的手顿在半空中,狭长丹凤眼中满是错愕和不可置信。

  他刚刚,打了妙妙……

  而沈妙言面颊微微红肿,琥珀色眼眸中隐有水光。

  半晌后,她一言不发地推开君舒影,朝寝屋外而去。

  灯火阑珊。

  君舒影颓然地在大椅上坐了,抬手搭住额头,眼底皆是懊悔。

  恰在这时,赵媚推门而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