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48章 陈嬷嬷的身份

第1948章 陈嬷嬷的身份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0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捂住额头。

  无论如何……

  那个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池塘边,枯树枝桠横斜,卷曲的枯黄叶尖儿探进塘面,点开圈圈涟漪。

  沈妙言凝目而思,忽然想起前些时日在正阳宫时,陈嬷嬷说过的话。

  她说,

  ——赵地有个男人难缠得很,我知晓如今天下太平,再生战火于百姓无益,若那战火因我而起,我更是愧对苍生,有损阴德。

  “赵地有个男人难缠得很……”沈妙言挑了挑眉尖,“莫非,陈嬷嬷说的那个男人,就是赵无悔?陈嬷嬷她——陈嬷嬷?”

  一道灵光从少女眼中闪过。

  她忍不住攥紧拳头,

  她想起来了,

  她想起那根红丝带上的名字了!

  赵无悔,

  和——

  陈瓷!

  陈嬷嬷她原来名唤陈瓷,她就是赵无悔五十年前的恋人!

  虽不知她为何会进周宫教坊司,但赵无悔若是因为她而起兵,那么她想要替四哥解决这次赵地叛乱,只需从陈嬷嬷身上下手就行了!

  这个念头,让沈妙言于这大半个月的阴霾里,终于看见了一丝期望的光。

  她摩拳擦掌,只恨不能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四哥。

  恰在这时,有侍女恭敬前来,屈膝道:“娘娘,皇上唤您回碧落苑。”

  “知道了。”沈妙言挥挥手,往碧落苑方向走了几步,又对那侍女道,“你别称呼我娘娘,我听着怪别扭的。”

  君舒影的奴婢唤她娘娘,心里定然认为她是北幕的皇后。

  她不喜欢这样呢。

  “皇上有过吩咐,说您将来定然会是他的皇后,因此让奴婢等提前称呼您,说您总有一天要习惯的。”

  侍女回答得不卑不亢。

  沈妙言咬了咬唇瓣,没同她们继续争辩,只寒着小脸往碧落苑而去。

  刚踏进大厅,就瞧见君舒影已经换了一袭暗紫底金丝重瓣团花菊大氅,金冠束发,正闲适坐在太师椅上吃茶。

  见她进来,他淡淡道:“去换身男装,我带你出门。”

  沈妙言不想看见他。

  因此,她连个正眼都没给他,“我不出门。”

  君舒影垂眸,慵懒地呷了一口茶,“要么你自己换衣裳,要么我替你换,你挑一个。”

  “赵妩和君无极——”

  “赵妩和君无极,并非是我下令杀的。”君舒影冷眼瞥向她,“是凤北寻自作主张,懂?”

  沈妙言沉默半晌,寒着脸转身回自己寝屋换衣裳。

  如今她被这个男人胁迫,暂时又没有逃走的机会,那么不如稍微顺从些,也免得他干出什么了不得的事。

  至于赵妩和君无极的仇……

  她会向凤北寻讨还的。

  侍女为她备了一身浅紫色劲装。

  搭配紫玉发冠,小脸纤细白皙,看着像是个出来见世面的贵族小公子,着实惹眼得紧。

  她来到正厅,君舒影抬眸看她,似是觉得她这身装扮很不错,唇角流露出一抹笑意,起身执了她的手,“走罢。”

  沈妙言挣了几下,没能挣开。

  两人离开相府,乘坐马车缓缓往长街而去。

  半个时辰后,马车驶入了一条格外宽阔的街道,在一座五层酒楼前停了下来。

  君舒影把沈妙言牵下车,她抬眸望向酒楼。

  酒楼装饰华美,重重屋檐角落垂挂着巨大的红绉纱灯笼,于这黄昏里点燃,映照出鎏金瓦饰,纸醉金迷间宛若不夜天宫。

  这座酒楼大约是清河城最好的酒楼了,即便放在镐京城里,这般富贵锦绣,也算得上顶尖的酒楼之一。

  也不知君舒影到这里来,是要见什么人……

  她想着,随他踏进门槛,早有美貌侍女恭敬地等候在侧,小心翼翼请他们上楼。

  等进了雅座,沈妙言才看见这里面坐着一大圈人。

  看其打扮,俱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只身上少了些官威,想来应当是做生意的大商人。

  他们看见君舒影踏进来,俱都彬彬有礼地起身行礼。

  君舒影在首座上坐了,随手端起侍女沏好的茶,“今儿召各位前来的目的,想来诸位已有所耳闻。”

  一群大商人,俱都吟吟笑着,却并不率先出声。

  沈妙言站在君舒影身后,暗道这群人大约都是老狐狸,君舒影与他们打交道,也不知究竟是要从他们手上得到什么?

  钱财吗?

  还是军饷?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君舒影用茶盖抚了抚茶面的沫子,声音仍旧清冷:“朕要市面上所有沉香,还要你们府库里私藏的所有沉香。”

  沈妙言眨了眨眼睛。

  这厮要沉香作甚?

  行军打仗的,需要用得上沉香吗?

  不等她再细想,下方的大商人们已经陆陆续续开口:

  “听闻北帝远道而来,草民特意备了这一盒沉香,请北帝笑纳。”

  其余商人也皆都起身,客客气气地把自己带来的一盒盒沉香献给君舒影。

  君舒影低垂眼帘,只面无表情地呷了口茶。

  等所有人都说完,他才慢慢抬眸,“朕要的是市面上,府库里,所有的沉香……不是这几盒小玩意儿。”

  底下坐着的商人对视几眼,便都笑出了声儿。

  其中为首一人道:“沉香价贵,北帝说要就要,不知究竟打算出什么价?”

  君舒影当然不准备出什么价。

  北幕虽有百万兵马,可是于钱财方面却并不如中原富庶。

  他自己虽有私库,却并不打算拿来给赵无悔办事。

  他本就是抱着空手套白狼的心思来的。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依旧捏着青花色茶盖,慢条斯理地轻抚过茶面的泡沫。

  他抬眸,丹凤眼含着几许柔意,“朕驾临赵地,本就是为了帮助你们,令你们能够脱离大周的控制。只要你们今日把沉香献上,待朕取下大周后,给予尔等免除五年赋税的好处,如何?”

  沈妙言挑了挑眉尖。

  这些大商人的赋税,基本上都落入了赵无悔的口袋里。

  君舒影用这个诱饵,损失的不过是赵无悔的利益,真真可谓是空手套白狼。

  而显然,这个条件,让在场的商人们心动了。

  君舒影似是觉得他们还不够积极,又道:“这样罢,第一个献出沉香的人,朕愿意减免他十年赋税。第二个,减免九年。余下,按此类推。”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