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45章 爱上你的我,要如何回头?

第1945章 爱上你的我,要如何回头?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0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跪在她面前,虔诚而卑微。

  雕梁画栋的大船上,所有侍奉的婢女俱都以袖掩面,为着避嫌而紧忙退进楼阁内。

  偌大的甲板上,便只剩下他们两人。

  面对君舒影这一跪,沈妙言狠狠皱眉。

  她使劲儿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手,酝酿了半晌,才尽量委婉道:“五哥哥,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若你当真爱我,放我离去,才是对我最好的爱。”

  江风有些大。

  君舒影半垂着头,长长的漆墨青丝在江风中凌乱纷舞。

  他听着沈妙言这番话,忽而低笑两声。

  他抬起眼帘,丹凤眼中那抹如妖似魔的血红逐渐晕染开,“妙妙,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人,他们的爱情,皆是不同的。

  “于君天澜而言,最伟大的爱,或者如那江水,磅礴巍峨,是可以选择放手而成全你的。可于我而言,我的爱,是烈火,是寒冰,是不顾一切的粉身碎骨。

  “妙妙,或许只有等到我死的那一刻,你才能明白,我的爱,究竟是何等炽烈……

  “妙妙,你终有一天会知道,这世上并不是成全和放手才是真爱。你终有一天会知道,我对你的执念有多深……”

  赵地特有的琵琶声,被江风袅袅送来。

  两岸皆是江南风景,秀致婉约。

  沈妙言站在船头,忍不住闭了闭眼。

  半晌后,她轻声道:“那你这份偏执的爱,我不要,可不可以?”

  君舒影慢慢站起身,盯紧了她的眉眼,一字一顿:“我的爱,你必须接受。”

  他说完,忽然把少女打横抱起,疾步朝楼阁寝屋而去。

  他把沈妙言抱进他的床榻上,面目狰狞地掐着她的脖颈,一手就去拿床头屉子里藏着的丹药。

  那是元辰留下的朱红丹药,长期服食可令人上瘾,叫一个人彻底丧失神智而为人控制。

  沈妙言一眼就认出这是曾经折磨了她很长时间的东西,眼底现出一抹惊恐,不觉使劲儿推拒这个男人。

  可他就像是发疯般,不顾一切地把那丹药尽数灌进她嘴里!

  无数朱红丹药在沈妙言挣扎间,从嘴边滚落,满床零落的丹药红艳艳格外惹眼,光滑的丹面,折射出君舒影疯狂的脸。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那一大罐丹药全部倒了出来,他才丢掉罐子后退几步,一双丹凤眼血红可怖,只紧紧盯着床榻上的小姑娘。

  她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生得单薄纤细,一手捂着脖颈,一手撑在床榻上,把嘴里的丹药全部吐了出来。

  凌乱的青丝从她额角垂落,衬得她小脸苍白可怜。

  琥珀色的眼睛里,不曾有当年在楚国京城时的纯净与快乐,只剩下对他的畏惧与惶恐。

  他眼中现出一抹悲哀。

  正如君天澜所言,他们皆已非昔日少年。

  时移世易,从前的羁绊,或许终究是消弭无踪了。

  他沉默着坐到床榻边,只低头不语。

  沈妙言同样沉默着,抬袖擦了擦唇瓣,弯腰把那些朱红丹药一粒一粒全部拾起装进罐子里。

  她晃了晃罐子,继而打开雕窗,把罐子扔进了江水之中。

  恰在这时,有美貌侍女进来禀报:

  “主子,船程比料想得快,大约再过一个时辰,大船就能靠岸。”

  她说完,就退了出去。

  寝屋中依旧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沈妙言伸出手,轻轻搭在君舒影的肩膀上。

  她垂着眼帘,声音有些沙哑:“五哥哥,如今回头,兴许还来得及。”

  君舒影的面容隐在昏惑的光影中,令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只那碎玉敲冰般的嗓音,染上了些许凉意,“妙妙,如今,我已无法回头……爱上你的我,要如何回头?”

  ……

  雕梁画栋的大船,于江水中缓缓靠岸。

  这里是曾经的赵国都城,名为清河城。

  赵地富庶,清河城地处三江两河交汇处,更是繁荣非常。

  它制作的丝绸与瓷器远销海内,更以女子轻柔旖旎的舞技而闻名天下。

  气候湿润,宛若楚地江南。

  临下船时,君舒影取了垂纱幂篱给沈妙言戴上,才带着她上岸。

  沈妙言透过半透明的垂纱,看见有侍卫在岸上摆开架势,居中是一位容貌昳丽的少女,她虽一身男式劲装骑在马上,可那呼之欲出的胸脯,与耳垂上挂着的明珠铛,却昭示着她分明是个姑娘。

  沈妙言觉得她有些面善。

  仔细回想了下,很快想起她似乎唤作赵媚,当初四哥广选秀女时,她也曾去过周宫。

  后来选秀失败,似乎还在周宫里呆了一段时间才离开。

  她想着,就瞧见赵媚策马上前,很快在君舒影跟前翻身下马,恭敬拱了拱手,“北帝远道而来,我祖父身体抱恙因此不能远迎,还望北帝陛下恕罪。”

  君舒影微微一笑,“领路吧。”

  “北帝请!”

  君舒影跨上一匹白马,随赵媚往码头外而去。

  北幕的侍卫从大船中抬出一顶华贵软轿,又恭敬地请沈妙言上轿。

  沈妙言瞥了眼四周密不透风的守卫,知晓自己跑不掉,于是安之若素地进了轿辇,由着他们把自己抬向码头外。

  她向来是耐不住无聊的性子,坐了约莫一刻钟,就取下幂篱,悄悄儿地挑开软轿窗帘,朝外面张望。

  软轿已经出了码头,正穿过一条长街。

  街面铺着干净的青石方砖,宽阔得足以容纳六驾马车并驾齐驱。

  街道两侧高楼酒馆林立,街巷之间全是轻柔柔的琵琶曲儿,令这古城多了无数脂粉气息。

  亦有无数零散的小摊小贩摆在街侧,叫卖各式水果花样,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她一路观望,不知什么时候,软轿终于停了下来。

  有侍女撩开帘子,她紧忙重又戴上幂篱,在那侍女的恭请声中,小心翼翼踏出软轿。

  君舒影正在和赵媚说话。

  余光似是扫了她一眼,边说着话,边朝她伸出手来。

  她上前,并没碰那只手。

  君舒影又慢慢收回手,边继续说话,边同赵媚踏上进府的台阶。

  赵媚含笑,似是不经意地瞥了眼沈妙言,跨进门槛前抬手道:

  “……相爷已经等在里面了,北帝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