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41章 司烟之死

第1941章 司烟之死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5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司烟的脊背窜上一股凉意。

  这个男人的眼睛……

  漆黑的瞳仁已然晕出浅浅的血红色,如魔似妖,骇人非常。

  他会杀她的,他真的会杀她的……

  少女从没有这般害怕过,还要再讨饶,却觉脖颈处一痛。

  她垂眸,只见那枝梅花,恰恰穿透她的脖颈。

  血液顺着细颈蔓延而出,把淡粉的梅花瓣,逐渐染成荼蘼深红。

  她眼神错愕,不可置信地盯紧了那枝梅花。

  再望向君舒影时,他坐过的扶栏处空空如也,惟剩下冷风里的莲香。

  冰雪消融。

  少女身子一软,直接倒在地上。

  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

  “司烟——!”

  台阶下,沈妙言尖叫出声。

  她用最快的速度奔到梅雨渡川凉亭内,只见地面残留着无数融化的水渍,从琼华岛远渡而来的小姑娘,瑟缩在冰冷的水渍里,双手紧紧捂着脖颈。

  无数血液从她指缝间涌出,把那身海老茶色的短打劲装,染成了污浊的深色。

  天空灰蒙蒙的。

  十月底的天,竟已飘起了细雪。

  司烟躺在沈妙言怀里,艰难地睁开眼。

  毫无焦距的目光飘向凉亭外,她看见无数细小的绒雪随着风漫天而落。

  “真,真好看……”

  她努力微笑,一张口,就是一大口浓血。

  她费劲儿地往沈妙言怀中蜷缩得更紧些,“沈姐姐……”

  沈妙言抱紧了她,眼泪不觉淌落,又慌忙抬袖擦去,“我在……”

  “我好冷……”小姑娘发声艰难,“我好冷……中原好冷啊,沈姐姐……”

  热泪溢出她的眼眶,她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沈妙言把她抱得更紧些。

  远处传来嘈杂声响,是莲澈他们和北幕的人打了起来。

  司烟把小脸埋在沈妙言怀里,“沈姐姐……别让他看见我……我死的样子很难看,别让他看见我……”

  沈妙言本不解她是何意,却见她忽然不顾脖颈上的伤口,踉踉跄跄地从她怀中站起来,挣扎着要离开凉亭。

  尚未踏出几步,就骨碌碌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沈妙言紧忙去追她,却见她不顾疼痛,面如金纸,一双眼里只剩下远处的梅花林。

  她背对着莲澈等人,义无反顾地扎进丛林里。

  “司烟!”

  沈妙言追进来,皱着眉头大喊。

  从琼华岛来的女孩儿,静静躺在草丛里,面向苍穹的小脸浮着甜甜的笑容。

  雪花落在她的眼睛里,如同水滴融进了大海。

  无数细小的蛊虫,从她的衣裙底下爬出来,往四面八方而去。

  不过短短半盏茶的时间,那个漂亮机灵的小姑娘,就彻底消失无踪,惟剩下那身海老茶色的短打劲装。

  丛林里空空荡荡。

  就仿佛她的存在只是一场梦境。

  沈妙言手脚冰凉地站在原地。

  有蛊虫钻进她的肌肤里。

  她猜,这是用来解宫中那些蛊毒的蛊虫。

  天空还在落雪。

  她慢慢解下白狐毛的斗篷,仔细包裹住那身海老茶色的衣裳。

  仿佛这样,那个女孩儿的灵魂在去往黄泉时,会稍微觉得暖一点。

  她做完这一切,背后传来碎玉敲冰般的声音:

  “小妙妙同情这世间许多人,如正阳宫的上千宫女,如这琼华岛来的小姑娘,如这世间任何一个陌生人……可我的小妙妙,怎的就不肯同情一下我呢?”

  沈妙言面无表情,慢慢转过身,就看见君舒影披着蓬松的狐尾,妖妖艳艳地站在梅花树下。

  细雪落在鸠羽紫的狐毛上,也落在他披散的青丝与睫毛间。

  素手折梅,旖旎风流。

  隔着几树梅花,沈妙言声音清冷:“司烟,是你所杀?”

  “是。”

  “宫中的蛊毒,也是你一手策划?”

  “是。”

  “君舒影,你可曾把人命放在眼里过?”

  “那你又可曾把我放在眼里过?”

  四周陷入寂静。

  沈妙言笑得嘲讽,眼圈微红,逃避般朝四周看了几眼。

  她知晓,此生她与君舒影的争论,将永远不会有结果。

  只要他不曾放下执念,那么他们之间的纠缠,也将永远不会有结果。

  君舒影抬手,把梅花枝慢悠悠别上鬓角,继而含笑朝沈妙言伸出手,“妙妙,你过来。”

  沈妙言摇头。

  “过来。”

  男人语气越发温柔。

  沈妙言却开始往后退。

  她的举动被男人收入眼中,眼底的笑意淡了几分。

  修长的指尖轻抚过挂在腰间的木偶娃娃,他猛然掐住那娃娃的脖颈。

  沈妙言的瞳眸倏然睁大!

  她捂住自己的颈子,不可置信地盯向君舒影。

  “我待妙妙如珠如宝,可妙妙偏不肯听话……”君舒影慢慢松手,唇角笑容越发艳绝,“妙妙,你过来。”

  沈妙言惊恐的视线落在他腰间的木偶娃娃上,在这一刻,忽然明悟了什么。

  半晌后,她哑声道:“五哥哥,你别这样。”

  君舒影一步步朝她走近,鸠羽紫的长长狐尾拖曳在地,越发衬得他身姿高大,姿容绝世。

  他来到沈妙言跟前,轻轻挑起她的下颌,“这个木偶娃娃是北狄皇族的秘术,可以控制一个人的生死。妙妙,你知晓不听话的下场。”

  沈妙言眼圈越发红透。

  她倔强地盯着他,仿佛想要把这个人彻底看透。

  君舒影轻笑了声,毫不在意她带着恨意的目光,以手作刀敲在她的侧颈上。

  少女猝不及防他会突然下黑手,身子一软,就势倒了下去。

  君舒影把她抱在怀中,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君天澜被我的人缠住了,妙妙,我这就带你走。你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他说罢,把沈妙言打横抱起,朝梅花深处而去。

  ……

  两人走后不久,君天澜和莲澈终于赶了来。

  两人身上皆是鲜血淋漓,可见刚刚经历了一场多么严酷的打斗。

  君天澜望着地上的白狐毛斗篷,狠狠一皱眉。

  他以为妙妙会乖乖呆在寝殿,没想到,她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而莲澈缓步上前,用剑尖挑开那副斗篷,一袭沾满血污的海老茶色短打劲装立即呈现在他眼中。

  细绒绒的落雪里,劲装底下悄悄儿地飞出只海蓝色蝴蝶,在莲澈鼻尖上碰了碰,便扑簌着飞往苍穹。

  像是弥留之际的一个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