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40章 唯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第1940章 唯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2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5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司烟鲜少有这般心平气和的可爱时候。

  沈妙言笑得眉眼弯弯,朝她伸出小拇指,“咱们拉钩?”

  “嗯!”

  ……

  司烟走后,沈妙言随意在地上盘膝坐了,撸起袖管搅弄粥桶,希望让米粥凉得快些。

  正忙活着呢,君天澜从窗户翻身而入,“这是在做甚?”

  沈妙言头也不抬,“弄米粥啊,总不能叫那些宫人都饿死吧?”

  “宫里有数千人染上蛊毒,你救得过来吗?”男人撩袍在她身侧蹲下,拿了帕子,替她细细擦拭过汗珠,“朕送你出宫。”

  沈妙言一怔,搅弄米粥的动作不觉停了下来。

  她抬头,对上男人狭长暗红的眼,“出宫作甚?”

  君天澜默了片刻,伸出带着薄茧的手,轻轻揉了揉少女的脑袋。

  “妙妙……”他开口,声音有些晦涩,“若太医院仍旧研制不出解药,我只能下令,封锁后宫……甚至,焚毁宫人。我是皇帝,我不能因为数千人,而连累天下千千万万个黎民百姓……而你,我会把你好好保护起来。”

  他的掌心透着暖意,轻抚在女孩儿的面颊上。

  狭长凤眸中,是一个帝王的无奈。

  沈妙言却蹙着眉尖,大力推开他的手。

  她抬眸,琥珀色瞳孔中满是坚定:“司烟刚刚还跟我说,你是个好皇帝。如果现在就放弃,你算什么好皇帝?你早上在朝堂里说的那些话,岂不都是胡言乱语?!四哥,若今日坐在皇位上的人是我,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一定要想办法把所有人都救回来,一个也不能少!”

  君天澜注视着她,看见她的眼睛里有火焰。

  那样炽烈,那样纯净,那样漂亮……

  半晌后,他的大掌轻轻滑落到她的脑后。

  他垂眸,吻了下她的唇瓣。

  就在沈妙言以为他同意了她的观点时,却觉后颈一痛,整个人刹那间就晕厥了过去。

  君天澜把她抱在怀里,又吻了吻她的唇瓣。

  “妙妙,如今的我,已经赌不起了……”

  “一想到你可能会与那些宫人一起被焚身而死,我就无法控制情绪。”

  “至少,至少在事情解决之前,让我把你藏起来……”

  他把她打横抱起,朝寝殿外大步而去。

  ……

  沈妙言再醒来,只觉后颈疼得厉害。

  她坐起身揉了揉颈子,知晓自己是被君天澜打晕带走的。

  她望向窗外,不觉微愣。

  只见窗外竟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大约正是镐京城郊外。

  她赤脚下榻,连鞋袜也顾不得穿,随意披了件斗篷就冲了出去。

  这里乃是一座建在山巅上的行宫,巍峨富丽、磅礴大气,不远处有石阶通往山巅最高处,那里建着一座八角凉亭,匾额上大书着“梅雨渡川”四字。

  沈妙言心下了然。

  定然是君天澜害怕这次蛊毒把她牵扯在内,所以刻意把她藏在了这里。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举目四望,但见四周静悄悄的,半个人影儿都没有。

  若当真要在这里待一辈子,她怕是要被逼疯。

  正想着,一颗什么东西砸到了她的脑袋上。

  她抬头,只见殿外的古梅树上,赫然坐着个红衣公子。

  他手里提着兜樱桃,双指间还夹着一颗,当着她的面,伸出舌尖舔了舔那颗樱桃,桃花眼流转着色媚气息,比教坊司最美的舞姬还要媚人。

  沈妙言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染了蛊毒,自然是来这里做饵,引司烟上门的。”莲澈晃了晃着双腿,从古梅树上一跃而下。

  他笑眯眯把自己刚刚舔过的樱桃递给沈妙言,“姐姐尝尝?”

  沈妙言满脸嫌恶地后退几步,最后干脆跑进寝殿,重重掩上殿门。

  莲澈站在原地挑了挑眉,不以为意地继续吃他的樱桃。

  寝殿中茶水俱全,连酥点等物也是有的。

  沈妙言吃完一碟子玫瑰牛乳酥,瞧见窗外已是日暮西斜。

  今儿不知怎的,比平日里都要冷上几分。

  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从衣橱里搜了套暖和的白狐毛斗篷穿了,正寻思着要不要生个炉子温茶,却透过窗棂,看见暮色之中,一草一木皆都安静非常。

  草丛中,连半只鸟儿都没有。

  她走到窗畔,忽然想起莲澈下午说过的话。

  他说,要把司烟引过来。

  可司烟若是来了,君舒影为了阻止她交出解药,势必也会过来……

  君舒影他……

  会杀了司烟吗?

  琥珀色瞳眸中掠过暗芒,她猛然皱眉,飞快奔出寝殿。

  偌大的山巅行宫,寂静得近乎诡异。

  她拼命在里面奔跑,想把司烟找出来,可那个鬼灵精的女孩儿半点儿踪影也无!

  “司烟!”

  她的呼喊声回荡在宫苑里,山谷中的回声孤寂绵长,却终是无人应答。

  她跑了半刻钟,陡然听见远处隐隐传来厮杀声。

  她拔腿就往那边跑,很快就看见树林里,夜凛等人正和北幕的高手们厮杀在一处。

  里面并没有司烟。

  她皱眉,又往回跑。

  就在她忙着找人时,八角凉亭内。

  “梅雨渡川”的匾额,古朴苍凉。

  司烟站在地上,双脚被冰霜冻结,根本就跑不掉。

  她手里紧紧攥着一颗丸子,那是蛊虫的解药。

  镐京城里都在说穆王殿下感染了瘟疫,被关进了梅雨渡川行宫,所以她是特地来给岛主哥哥送解药的。

  小姑娘黑曜石般的漆黑眼眸,此刻充满仇恨,正恶狠狠盯着坐在凉亭扶手上的男人。

  她也是倒霉,没能找到岛主哥哥,却被这个恶魔抓住!

  君舒影今儿穿着暗紫大氅,鸠羽紫的蓬松狐尾闲闲垂落在膝间。

  漆墨青丝用早开的一枝梅花半挽起来,丹凤眼尾不染而红,薄唇的弧度宛若墨笔描画而成,美得像是山中谪仙。

  他回眸,唇角弧度更深了些,“你知道否,这世上,我最厌恶的人就是君天澜。”

  司烟瞪着他不说话。

  “君天澜抢了我的女人,抢了我的天下,他该死……”男人抬手,修长白皙的指尖,慢悠悠轻抚过发间的梅花枝,“所以,我想毁了他的一切。”

  “这是你们之间的恩怨,你把我牵扯进来做什么?!”

  司烟急得眼圈通红。

  君舒影慢悠悠摘下鬓间的梅花枝,“你不是来送解药的吗?可我并不希望解药出现在世上,你明白吗?”

  “那你放开我,我把解药交给岛主哥哥后就离开中原,好不好?这解药是给他一个人的,我保证不救其他人!”

  “事到如今,我已不会再信任何人。于我而言,唯有死人,才不会背叛。”男人捻了捻梅花瓣,抬起艳绝的凤眸,笑吟吟望向司烟,“世间有千千万万种死法,你喜欢哪一种?”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