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39章 姐姐的眼光,真的很好

第1939章 姐姐的眼光,真的很好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5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君天澜眉眼静默,等所有大臣都启奏完毕,狭长凤眸才慢悠悠转向张祁云。

  张祁云手持象牙笏出列,堆起一脸笑容,恭敬道:“臣以为,焚毁宫人之事不妥。皇上如今一统四海,功绩足以载入史册。若因小小瘟疫罔顾人命,不知将来史书又将如何书写皇上?”

  金銮殿中沉默片刻,众多大臣皆都交头接耳轻声议论起来。

  君天澜淡淡道:“朕登基以来,修粮仓,开运河,建书院,除天下积弊,扬明德之治。天下百姓皆是朕的子民,若因区区瘟疫,就弃他们于不顾,朕这皇帝,当得又有什么意思?”

  满殿都寂静下来。

  刚刚还吵吵着要焚烧感染瘟疫之人的大臣们,纷纷低头不语。

  “诸位爱卿不想着如何解决此次瘟疫,反而想着焚烧人命……莫非那上千条人命在爱卿们眼中,便如枯草般不值钱吗?”

  君天澜捻着指间的墨玉扳指,冷冰冰的目光从刚刚叫得最凶的几个人身上扫过,“陈容、王述、司徒明,朕且问你们一句,若今日染了瘟疫的人是你们的孩子,你们可还会如刚刚那般,叫嚣着要把他们付之一炬?”

  三人皆都低头,不敢回答他的问题。

  君天澜从他们身上收回目光,“世间事便是如此,发生在别人身上的痛苦,于旁人而言,大约再如何痛苦都与他们无关。但尔等皆是朝臣,是一个国家正常运作必须仰仗的存在。家事国事天下事,于百姓再小的事,也是同你们息息相关的。不枉杀一条人命,不错判一件冤案,给予这世间应有的公正、合理,才能创造出一个真正的盛世。”

  他平静说完,一干朝臣皆都钦佩得五体投地。

  文武百官,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口呼“皇上圣明”。

  君天澜始终表情淡淡,抬手示意免礼,又唤了太医院的御医们过来,开始细细询问解药的研制情况。

  满殿热闹里,莲澈独自站在角落。

  他盯着那个端坐在龙椅上的男人,他身着龙袍,面庞俊美,眉目冷峻。

  他知晓,这个男人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坐上这个位置的。

  事实证明,这世上,也再没有其他男人,比他更适合这个位置。

  一个男人,能担得起对百姓、对苍生的责任,才是真正顶天立地的男人,才能真正担得起对自己女人的责任。

  姐姐的眼光,真的很好。

  他若离开中原,姐姐一定会被他保护得很好……

  他双手环胸,桃花眼不觉掠过几许笑意。

  ……

  正阳宫。

  已是深秋的天。

  因着这几日无人打理的缘故,宫苑里枯草丛生,看起来十分荒凉。

  沈妙言蓬头垢面、满身大汗,两只宽袖高高卷起到肩膀,正拖着盛满稀粥的饭桶,往宫女们住的厢房而去。

  她这几日忙得跟条狗似的,每日里天还没亮就爬起来熬粥,把小米粥熬得稀烂,再一勺一勺,投喂进每个宫人的嘴里。

  因为那些宫人一直未曾苏醒,虽说蛊虫并不致命,可若是这么躺下去,定然会死于饥渴。

  “当皇后当成我这样,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这是图啥!”

  小姑娘抱怨着,费劲儿地抱着饭桶踏进厢房。

  好容易投喂完这一桶粥,她捶着腰背出来,正巧看见司烟站在对面抄手游廊里。

  这样冷的天,她仍旧穿海老茶色的短打劲装,趿拉着一双草鞋,连件外裳都没有。

  她把稀粥桶放到脚边,骂道:“你还敢来?你瞧瞧你干的好事!”

  司烟冲她扮了个鬼脸,“人家好容易来探望沈姐姐,沈姐姐不说备上好酒好菜相迎,起码也得给个笑脸吧。”

  沈妙言眉头一挑,从木桶里对她高高抄起勺子,“呸,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略略略!”

  司烟吐着口水,一眨眼就消失在游廊里。

  再出现时,她拍了下沈妙言的后背。

  沈妙言回头就要揍她。

  小姑娘紧忙躲到朱廊后,探出半张小脸儿,笑嘻嘻道:“我听说,今儿大臣们都要求烧死感染上‘瘟疫’的宫人,只不过皇帝哥哥强烈反对,因此那群老头子才罢休的。你就好了,能嫁给皇帝哥哥那样好的男人,而我和岛主,连八字都没一撇……”

  “岛主?”

  司烟知晓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捂住小嘴。

  沈妙言拎起木桶,朝小厨房而去,边走边道:“这所谓的‘瘟疫’,不都是你干出来的好事儿吗?司烟,人命关天,你若不拿出解药,你瞧瞧,这些人迟早都得死。”

  司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间间厢房门皆都大开,里面躺着很多昏迷不醒的宫女。

  若无解药,饥渴而死不过是时间问题。

  她紧了紧双手,装作一脸无辜地跟在沈妙言身后,“沈姐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呢。”

  “这场灾难,与其说是天灾,不如说是你与君舒影合谋弄出来的人祸。司烟,若他们果真都死了,你的良心果然能安吗?做人不能只顾自己的。”

  司烟脚下步伐依旧是蹦蹦跳跳,只眼底却有一抹黯然掠过。

  她亦知晓这事情闹大了的后果,可是她能怎么办,君舒影用她的命威胁她,若她现在把解药拿出来,那个疯疯癫癫的男人,上天入地,定然都会要她的命!

  她不想死啊!

  沈妙言见并不能从她手上套出解药,只得轻轻一蹙眉尖,终于无言,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司烟帮着沈妙言熬了半晚上的米粥,等忙完已是子夜时分。

  把米粥摊凉的功夫,两个女孩子无聊地站在窗畔观望星辰。

  正是霜降时节,深蓝夜空仿佛封冻也似,嵌着几粒星子,雾蒙蒙的令人看不清楚。

  司烟双手托腮,眨了眨眼睛,轻声道:“沈姐姐,你知道否,我自幼在琼华岛长大,从没有见过秋冬。听闻中原下雪时很美,不知那雪花究竟是什么模样,真的很好看吗?”

  “唔,我觉着挺美。”

  沈妙言朝窗外伸出手,“镐京这边,十一月就能下雪,你若能待到那个时候,定然能看见的。”

  “要待到十一月啊,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回琼华岛了。沈姐姐,我真想念那座岛,若有机会,将来我领你去岛上玩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