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37章 他究竟是有多欢喜沈姐姐?

第1937章 他究竟是有多欢喜沈姐姐?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5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面对司烟的担忧,君舒影垂眸,唇角勾起的弧度分外邪气。

  他笑声诡异,声音更是冰冷至极:“打算做什么?当然是给我那位好皇兄添点儿乱,也叫他尝尝我所体味的痛苦。”

  “北帝……我知晓你对沈姐姐的感情,可这样乱来,恐怕不好吧?会,会有损阴德的……”

  “阴德?我吃斋念佛半生,积累了多少阴德,上苍又是如何待我的?!旁人信天道轮回,如今的我,却是不信的。”

  他说完,凶恶地转向司烟,“把蛊虫拿来!”

  司烟才不肯给。

  她转过身就要跑。

  尚不等她化作蛊虫跑掉,君舒影周身已然蔓延出无数寒意,从他脚下朝四周涌出,刹那之间就冻结了司烟的双脚。

  司烟被迫站在原地,呆呆望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男人,黑曜石般的瞳孔中终于现出一抹恐惧。

  这个男人疯了,他想抢她的蛊虫,用来对付宫里那无数无辜之人!

  可那数千人若是死了,这笔账,却是要算在她头上的!

  “北帝,你冷静点儿好不好,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让你得到沈姐姐的……就算,就算你要杀人,能不能别用蛊啊,害多了人命,我是要被蛊虫反噬的……我不想死啊!”

  她咽了口口水,眼睛睁得溜圆。

  君舒影才不管她的死活。

  他直接在她身上搜罗起来。

  司烟快哭了。

  “你们中原人不是讲究男女有别吗?北帝啊,你能不能别搜我身啊,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跟你讲哦,我名誉受损的话,你是要娶我的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君舒影面无表情,发觉从她身上搜不出东西后,干脆握住她一只腕子,“司烟,听闻养蛊人皆是用身体养蛊,你若不肯把蛊虫交出来,我就剁了你这只手,看看可能从里面搜罗出蛊虫来!”

  他咬牙切齿,烛火映衬之下,依稀可见面目狰狞。

  与那十殿阎罗里被镇压的恶鬼,又有什么分别。

  司烟眼睛里含着两包泪,担忧地瞅着自己那纤细可怜的腕子。

  “把蛊虫交出来!”

  君舒影冷声怒斥。

  司烟闭了闭眼睛。

  很快,她皱眉睁眼,“你既要蛊虫,我给你就是!不过给了你之后,你不许再为难我!”

  君舒影并不说话,只松开了攥着她腕子的手。

  司烟鼻尖微酸,整理了下衣衫,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只小虫,顺手从身侧案几上拿了瓷盒盛好,不甘不愿地递给君舒影。

  君舒影如获至宝,拿着瓷盒就大步离开了寝殿。

  又过了良久,殿中的冰层才逐渐消融。

  司烟不顾地面的水渍,崩溃地瘫坐在地。

  小姑娘今夜受了惊吓,瘫坐了半刻钟,才踉踉跄跄爬起来奔到窗边。

  那个男人拿着她的蛊虫,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她后怕地抚着心口,仰头望向天穹的星辰。

  中原的星辰并没有琼华岛上的明亮,看起来又小又暗,半点儿都不好看。

  琼华岛只有夏天,可中原却有四季轮回。

  然而她并不喜欢这里的四季,她不喜欢寒冷的秋冬,她只喜欢炎热的夏天。

  中原并没有琼华岛上好,这里的人都心黑手辣,她一点儿也不喜欢。

  岛主他为了沈姐姐,甘愿在这种污浊地方待上这么多年,他究竟是有多欢喜沈姐姐?

  少女黑曜石般的眼眸,渐渐黯淡下来。

  ……

  正阳宫。

  沈妙言把偌大的宫闺打扫得妥妥当当,还亲自做饭给自己吃。

  她坐在高高的殿顶上,一边小口小口吃着玫瑰牛乳酥,一边眺望远方那重重叠叠的宫殿。

  晨起的曦色中,她看见一大群老臣们从宫门进来,兔子似的急急往乾和宫走,大约是赶着上朝。

  她张望了很久,直到这群老臣上完朝,又三三两两从金銮殿出来。

  手中酥点早已吃完,她无聊地仰倒在琉璃瓦上,盯着天空发呆。

  深秋的天空,总是比其他季节要显得高远些。

  不知哪家的孩童无聊,竟在这样的秋天里放纸鸢玩。

  她盯着那飘忽不定的纸鸢,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一骨碌从屋顶上坐起来。

  正阳宫里所有人皆都感染了那种奇异蛊毒,却唯有她不曾感染上!

  她也同那些宫女们接触过,可她却仍旧好端端坐在这里,能吃能睡的,半点儿毛病都没有!

  难道是……

  她的身体里,曾经种过金蚕印的缘故?

  琥珀色的双眸亮若星辰,她想着从话本子里看见过的东西,不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

  听闻这世上有人的血液能解百毒,她服食过金蚕印,对司烟这古怪蛊虫有了抗体,说不准把她的血液给人喝了,也能解开这古怪的蛊毒。

  她向来是说干就干的人。

  飞身而下殿顶后,她径直奔到寝殿,寻了个玉碗过来,果真要开始放血。

  没等她把匕首划上去,珠帘外忽然传来一声嗤笑。

  她偏头,只见连澈一身胭脂红锦袍,正环手抱胸,歪靠在月门上。

  “澈弟?这里危险,你来这里作甚?”

  连澈缓步踏进来,从她手里夺过匕首和玉碗,“姐姐天真又傻气,我若不时时看着,你怕是又要做出自残的事。”

  “我这分明是救人,怎么就是自残?”

  连澈仍旧抿着嘴轻笑。

  他变魔术般,从袖袋里取出一兜红艳艳的樱桃,“特意给姐姐带来的,已经洗净了,姐姐尝尝罢。”

  深秋的季节,这种嫣红发乌的樱桃着实少见。

  沈妙言没跟他客气,在圆桌旁坐了,拈起樱桃开始吃。

  连澈撩起袍摆在她对面落座,淡淡道:“我知晓姐姐心里在想什么。是,你的身体里是种过金蚕印不错,正因如此,你才不曾受这蛊毒影响。可姐姐想过没有,那些蛊毒,其实已经蔓延生长在了你的身体里。”

  “我听不懂。”

  “就是说,姐姐如今看似不曾感染,但实际上,你的身上仍旧携带有能够传染的蛊毒。把你的血液给别人喝了,或许能够抑制对方身体里的蛊毒,但这并非治本之策。”

  “那治本之策,究竟是什么?”

  ,

  后面一章好像开车被屏蔽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