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34章 你与我皆已非昔日少年

第1934章 你与我皆已非昔日少年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4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沈妙言伸手捂着颈间被掐疼的地方,后怕地目送那个疯魔般的男人远去。

  她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忍不住悄悄转身,拭去眼角溢出的泪水。

  ……

  一场国宴不欢而散。

  君天澜要去御书房处理君舒影入京的事儿,沈妙言便独自回到正阳宫,沐过身就躺在了榻上。

  她抱着绣花软枕,眼圈绯红。

  总是委屈的。

  若爱而不得就开始伤害对方,这种爱,未免太过可怕。

  她感恩从前的五哥哥,却畏惧现在的他……

  秋夜沁凉,她趴在榻上,淡粉色绣梨花的中衣袖管不知不觉晕染开大片深色,那是女孩子的眼泪。

  添香推门进来,替她熄了几盏灯,又细细为她把被褥掖好,“娘娘莫哭,这天下间就没有遗忘不了的事儿,等明儿北帝陛下碰到旁的姑娘,定然能慢慢忘掉娘娘,再不来打搅娘娘。”

  沈妙言正是半睡半醒之际,漆黑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泪珠。

  迷糊中,她睁开一条眼缝,声音细弱:“拂衣?”

  添香怔了怔,唇角的笑容无奈了几分,“娘娘,拂衣的病还没好呢。”

  “是了,她的病还没好……”

  沈妙言又慢慢闭上眼,不知怎的,鼻尖越发酸得厉害。

  添香犹豫了会儿,轻声道:“娘娘这般伤心,不如奴婢遣人去请皇上过来瞧瞧?”

  “不用,他亦是很忙的……作为皇后,我不能打搅他,没得又给那些老臣留话柄……”

  她是立志要做贤后的人呢。

  添香在心底叹息一声,替她仔细把重重垂纱帐幔从金钩上取下。

  她做事认真,抬手勾起帐幔时,一截宽袖顺着玉白藕臂滑落也浑然不觉。

  那手臂深处,赫然可见几枚细小的红疹子。

  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她的肌肤上悄然蔓延开。

  霸道至极。

  ……

  翌日。

  晶莹剔透的露珠折射出晨曦的金阳。

  那点子露水,顺着草茎缓慢坠落,逐渐消融于泥土之中。

  正阳宫内,安静得近乎诡异。

  正殿前,两名宫女倒地不起,阵风吹来,隐约可见她们身上遍布的红疹子。

  偌大的一座宫殿,上千名侍奉的宫女、内侍、禁卫军,竟都在一夜之间染上那蛊毒。

  明明该是繁华热闹的宫闺,在今日竟如同一汪死水,就连迎面吹来的风都是冷的。

  沈妙言睡到晌午才醒。

  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望了眼窗外。

  “都这么晚了?添香怎的也不叫我起来……”

  她自语着,自个儿下床更衣梳洗。

  梳洗完,她坐在镜子前抿了点儿口脂,忽然有些生气。

  她当皇后才几个月,怎的宫里连个伺候的宫女都没有了?

  莫不是她们瞧着拂衣病倒了,没人约束她们,因此开始躲懒?

  她偏头望向紧闭的殿门,“添香!麦若!”

  没人应答她。

  她咬了咬唇瓣,气鼓鼓走到殿门后,皱着眉尖拉开殿门。

  一夜之间,满宫萧条。

  那些宫女横七竖八倒在路上,肌肤上隐约可见蔓延开的红疹子,显然俱都感染了那蛊毒!

  她愣了许久,拔腿便往添香她们住的屋子跑。

  果不其然,就连添香和麦若,也俱都在榻上一病不起,浑然失去了意识。

  她皱起眉头,见她们两人只穿着简单的中衣,于是拉过被褥替她们盖好,又飞快奔向正阳宫宫门。

  红漆宫门巍峨磅礴,比三个沈妙言加起来都要高。

  她拼命敲打宫门,“有人吗?有人吗?!”

  然而回答她的只是静默。

  少女敲了很久的宫门,直把手都捶得通红,也仍然不见人来给她开门。

  她颓然地从门上滑落,无力地跪坐在地。

  心中,隐约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

  此时,乾和宫御书房。

  十几块老臣站在房中,眉眼之间俱是浓浓的担忧。

  君天澜背对着他们负手站在窗畔,一张俊脸完全拢在阴影里,令人看不清楚他是何表情。

  太子太傅李斯年出列,郑重地拱手道:“皇上,宫中瘟疫一事事关重大,必须封锁正阳宫,不许一个人出入。就算皇后娘娘还在里面,可是……”

  可是皇后一个人的性命,又哪里记得上苍生重要?

  “是啊,那瘟疫传染得忒快了,不过一夜之间,整座正阳宫的人全被感染,再这么下去……”

  另一位老臣皱眉摇头,眼睛里俱是担忧。

  其他大臣也纷纷附和。

  这一次,他们并非是针对沈妙言。

  而是针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

  须知,大周历史上有过记载的瘟疫,共爆发过五次,每一次,无不使得数十万百姓遭殃,牛羊成群死亡,甚至有的城镇会在一夕之间变成死城。

  君天澜捻着指间的墨玉扳指,并不说话。

  他知晓这次引起慌乱的,并非是什么瘟疫,而是蛊毒。

  若要解药,还得问君舒影。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淡淡道:“便依照诸位爱卿所言,暂时封锁正阳宫。李卿,朕命你监督太医院的人尽快想出对应之策。”

  “是!”

  大臣们都散了后,君天澜换了身常服,亲自前去御花园寻君舒影。

  那厮不肯住在行宫里,偏要住在御花园的宫苑之中。

  为的,不过是接近他的妙妙。

  他径直踏进那座宫苑。

  宫苑里菊花锦簇,丝竹管弦声不绝于耳,七八名北幕美人正在献舞。

  君舒影一袭烫金鹤氅,闲适地坐在花丛中饮酒作乐。

  君天澜负手看了良久,知晓这个不着调的弟弟就是这副浪荡.性子,于是寒着俊脸踏了过来。

  君舒影似是早就料到他会来,石桌上已然布置好另一副酒盏。

  君天澜落座后,他笑吟吟开口:“在皇兄心里,天下与妙妙,孰重孰轻?我知晓你是来寻解药的,可天下与妙妙,我只救一方。皇兄希望,我救谁呢?”

  “还是先救你自己吧。”

  君天澜呷了口酒,眉目流转间皆是凉意,“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知昔年看了,又是何感想?”

  君舒影盯着他,忍不住咬住淡红薄唇,丹凤眼中流露出一抹恨意。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朝他举杯,“你与我皆已非昔日少年。你是北幕的帝王,生平行事,须以苍生社稷为重。你也不想将来交到昔年手上的,是个千疮百孔的北幕吧?”

  ,

  真的特别谢谢宝宝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菜菜要抱住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