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32章 他是盛装打扮过的

第1932章 他是盛装打扮过的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0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4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原来是泼皮无赖故意闹事……”

  沈妙言颔首,琥珀色瞳眸里多了几许深思。

  她虽是个愚钝的,却天然有一种抽丝剥茧的能力。

  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大夫被人诬陷,一直关在刑部出不来。

  偏偏这个时候,宫里又爆发瘟疫……

  两件事情,她瞧着怎么就那么巧合呢?

  白清觉的医术她清楚得很,不存在治死人的情况,更不可能查不出那些孩子的真正死因。

  查不出来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些孩子,是被高人用特殊法子害死的。

  特殊到,就连白清觉也无法在短短时间内摸清楚。

  可若单论医术和毒术,天下之大,又有几人是白清觉的对手?

  那么有没有可能,对方用的是……

  蛊?

  这个字眼从脑海中冒出来,沈妙言忽然灵光一闪。

  她记得前些日子,有人特意写了字条告诉她,说是宫中有蛊……

  那么有没有可能,这场所谓的瘟疫,其实不过是特殊的蛊毒?

  那个下蛊之人不希望白清觉发现并搅和了他的好事,因此才设计让白清觉被刑部看守起来。

  而据她所知,中原擅长用蛊的,似乎只有司烟一个。

  少女摩挲着茶盏,司烟顶替她被君舒影带走,所以,这场混乱应当是君舒影拿什么威胁利诱司烟,让她干出来的……

  所有的谜团都有了眉目。

  少女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对安似雪道:“安姐姐放心,这场祸事我已经有了眉目。至于姐夫,你更不必担忧。且不说韩棠之和姐夫是过命的兄弟,便是君天澜,也不可能让姐夫有个好歹。”

  安似雪颔首。

  “已是夜半,安姐姐就歇在我宫里吧,正好,咱们也许久不曾好好说过话了呢。”

  ……

  翌日。

  安似雪离开正阳宫后,沈妙言立即遣了添香,去把君天澜寻来。

  君天澜这些时日以来,被北疆的战事与宫里的瘟疫弄得焦头烂额,偏偏又有密报称凤北寻去了赵地,似乎要联合赵地从前的老丞相赵无悔造反。

  重重琐事加起来,足够令他心烦了。

  他来到正阳宫,沈妙言亲自给他煮了一盏松山云雾。

  他品着茶的功夫,少女又绕到他背后,替他细细揉.捏肩膀。

  茶雾缭绕里,她把所有的猜测,尽数告知了他。

  君天澜脸色不大好看。

  世上最糟心的事儿,不是有个混账弟弟。

  而是那个混账弟弟,总惦记自己的妻儿,总绞尽脑汁地给他的江山添乱。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依妙妙看,此事该当如何?”

  “自然是把五哥哥引出来。司烟在他手上,宫里这场莫名其妙的瘟疫,恐怕还得司烟亲自交出解药,才能彻底缓解危机。”女孩儿秀丽的眉目在灯火下格外娇媚,“四哥,我觉着我真算得上是贤后了呢!”

  君天澜把她抱到怀里,温柔吻了下她的额头,“那么,该如何把君舒影引出来?”

  “四哥心里门儿清,何必问我?”

  “我舍不得拿你做诱饵。”

  沈妙言轻笑出声,“怕甚?须知,再这般拖下去,那些染了蛊虫的宫女,都得魂归西天。四哥,这是五哥哥造的孽,早些解决,他身上背负的人命,也会少些。”

  这厢两人商议着,还未完全敲定计划,第二日就传来了君舒影的消息。

  北幕的使者进宫呈递国书,说是北幕皇帝意欲拜访。

  下朝之后,君天澜拿着那封国书,只觉可笑。

  别的使国来访,皆都是派遣使臣提前数月约好,来访的正主儿再耗费数月,穿越千里徐徐而来。

  他这位好弟弟来访,不过是从镐京城某座青楼妓馆入宫。

  所谓的来访国书,不过是随便打个招呼。

  然而他的确需要见君舒影一面,因此倒没有阻拦,十分大度地同意了北幕使臣的要求。

  约定的时间乃是寒露。

  寒露节气,鸿雁来宾,雀入大水,菊有黄华。

  深秋的天,已是一日凉似一日。

  国宴这日,君舒影乘坐北幕龙辇,特意像模似样地从郊外进京,扮作一副远道而来的样子。

  他是盛装打扮过的。

  沈妙言同君天澜坐在承庆殿上,远远望向殿外,只见那个男人的龙辇正穿过汉白玉广场逶迤而来。

  珠帘卷起,他身着暗紫色银线绣莲纹大氅,颈间缀一条鸠羽紫的蓬松修长狐尾,丹凤眼尾不染而红,眉目流转间皆是媚色凉意。

  漆墨青丝披散在腰后,只几缕用一枝碗口大的瑶台仙凤在发顶挽起,额间垂落几缕长发,越发衬得那张容颜勾魂摄魄,艳绝至极。

  艳丽得仿佛能灼伤人的双目。

  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支颐,他歪坐在铺着紫团的龙辇上,一双眼极目远眺,所凝视的地方正是她这里。

  沈妙言慢慢收回视线,心中五味杂陈。

  龙辇在承庆殿外停下。

  君舒影优雅地下了辇,沿着汉白玉台阶,一步一步走向承庆殿。

  他走得很慢。

  终于踏进承庆殿殿槛时,殿中所有人俱都倒吸一口凉气。

  原以为随着时光流逝,上苍会逐渐收回曾经赐予苍生的一切,可岁月荏苒,当初那位风华绝代的五皇子,容貌分明更胜从前。

  此般美貌,天下绝无仅有。

  君舒影唇角轻勾,目光始终凝在沈妙言的面庞上。

  他踏进殿中,狐尾飞扬,“多日不见,皇嫂嫂看起来气色极好,显然,朕那位好皇兄,定然待你极好吧?夜夜滋润,春帐深深,真是羡煞旁人。想当初皇嫂嫂与朕在北幕成亲时,身段容貌,俱还都是未长开的模样呢。”

  碎玉敲冰般的嗓音,充满了凉薄之意。

  沈妙言拢在宽袖中的双手忍不住攥紧。

  她注视着这个带着挑衅意味前来的男人,还未说话,身侧端坐的男人先开了口:

  “若所嫁非人,自然总是未长开的模样。朕与妙妙沆瀣情深,她在朕身边总是过得踏实如意,因此才能有这般好气色。”

  冷冰冰的声音,满含揶揄与嘲讽。

  沈妙言望着这两兄弟,突然想起当年她刚从楚国来到镐京时,这两人也总是这般斗法。

  不知再过几十年,这对兄弟再见面时,是否也会如同从前和现在这般兵戎相见?

  寒露国宴,笙歌四起。

  繁华的热闹里,

  沈妙言尚不能料到,

  将来,

  这对兄弟已不会再有拌嘴的机会。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