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30章 君天澜他……在吃醋呢

第1930章 君天澜他……在吃醋呢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8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4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跨下骏马,把缰绳交给小厮,眉目温和,“这是怎么了?”

  一位四十余岁的男人抬袖抹了把眼泪,“娃子们都生了怪病,俺没银子给他们看病,不敢进医馆……”

  白清觉笑得格外温柔,“这有什么,进来吧,我给孩子们瞧瞧。”

  男人大喜过望,连忙领着几个小孩儿跟进了医馆。

  白清觉仔细做了诊断,很快开出一方药,“病倒不是什么怪病,喝个三四天的药,差不多就能痊愈。”

  说着,示意手底下的小学徒按照他的方子去抓药。

  那名男人恭恭敬敬地捧过几个大药包,得知白清觉并不收自己银子,立即千恩万谢地领着小孩儿们走了。

  白清觉并未把这个小小的插曲放在心上,净过手就去内室寻安似雪。

  谁知半夜时分,倚梅馆外忽然传来呼天抢地的哭嚎。

  “外面在闹什么?”安似雪披着衣裳从榻上坐起身,点了几座灯盏,“怎的哭成那样?”

  医者父母心,她说话之间,白清觉已经匆匆套了外裳,趿拉着一双布鞋道:“我出去瞧瞧,你去安抚圆圆,莫要让她被吓着。”

  他来到倚梅馆外,只见大门口围着一大群看热闹的百姓,大约都是听见动静后从家里赶来的。

  他垂眸,只见台阶下摆着五张小小的凉席。

  凉席上盖着白布,里面躺着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傍晚时分来过店里的那个男人,此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道:“就是他!就是这个黑了心肝的大夫,害死了我的儿女!”

  四周的百姓闻言,纷纷对着白清觉指指点点。

  深秋的夜里颇有些寒凉。

  白清觉双手拢在袖管里,唇角笑容嘲讽。

  他医术精湛,却并非医痴。

  一双手诊得起脉、用得了针,却也能使得了毒、杀得了人。

  一双眼看得出病因、瞧得出药理,却也能看出这混沌世间的丑恶与凶险。

  这个男人哭起来几近干嚎,挂在脸上的汗水比泪水还多,眼睛里半点儿悲伤都无。

  显然,他是在用这些孩子的死来诈他们倚梅馆。

  白清觉挑了挑眉,尚未说话,韩棠之已经带着刑部的人过来了。

  他朝白清觉抱了抱拳,“听说这里发生了命案?”

  不等白清觉说话,那个男人立即朝韩棠之磕了个响头,悲怆万分道:“大人,这个大夫治死了我的儿女,求大人为我主持公道!”

  白清觉自然是不认的。

  一番闹腾后,他干脆亲自挑开白布,捉住其中一名死掉孩童的手,替他查探起死因。

  他从来自诩医术精湛,然而今日这几名孩童的死,不知怎的,他竟然查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半晌后,眼见着那男人哭天抢地,一副要撞死在倚梅馆门前的架势,白清觉暂时按捺下心中杀意,同意先跟韩棠之去刑部接受审讯。

  正是漆黑长夜。

  围在倚梅馆门前的百姓渐渐散去,只剩下檐下两盏风灯摇曳生姿,将门前两株病梅的树影投落在地。

  深秋时节,病梅尚未开花,地面的投影枝桠横斜,光秃秃的。

  数十朵指尖大小的素白曼佗罗茶花,随月光而来,轻盈盈从屋顶飘落在地,点缀在了地面横斜的病梅疏影上。

  仿佛大地生花。

  随着曼佗罗落地,戴着鸠羽紫大狐毛的男人,如狐妖般从高翘的屋檐上幽然而至。

  修长白皙的指尖轻抚过银线绣花袍面,他侧目,丹凤眼尾不染而红,“琼华岛的蛊毒果然厉害,便是白清觉,一时半会儿竟也查不出来。”

  司烟从长街的阴影中走来。

  无数诡异虫子汇聚在她脚下,在她走出阴影的刹那,瞬间消失在她的裙摆底下。

  “白清觉被人抓进刑部大牢,一时半会儿怕是出不来。如此,太医院内就再无人能解开宫里那玩意儿。等它们生长蔓延开,可就有好戏看了!”

  小姑娘语带活泼,弯腰拾起一朵曼佗罗茶花,“你近日怎的又欢喜上这种花了?这是什么花?”

  “茶花的一种,梵语名为曼佗罗,乃是佛家祥瑞之花。”男人不以为意地说着,抬步朝长街尽头而去,“走罢,咱们也该准备准备,去见朕那位好四哥了。”

  碎玉敲冰般的嗓音,在深秋的夜里听起来薄凉沁骨。

  那流转的眉眼,已非昔日潋滟尽天地绝色的模样。

  似妖非妖,似人非人。

  长而蓬松的狐尾从他的颈间迤逦坠地,与宽袖和袍裾一道,随夜风摇曳。

  腰间挂着的精致红妆木偶娃娃笑容妩媚。

  男人的漆墨长丝宛如墨笔细细勾勒而成,在风中翻卷飞扬,越发衬得那张脸得天独厚,仿佛上苍眷顾而生。

  只丹凤眼里的薄凉与疯狂,却令人心惊胆颤。

  ……

  皇宫。

  这几日,沈妙言一直在教坊司和陈嬷嬷练习舞姿。

  她本就有些基础,再加上悟性颇高,陈嬷嬷稍作点拨,便是进步飞快。

  短短三日时间,便已差不多领悟赵地舞蹈的大概。

  陈嬷嬷大约发了善心,这三日时间里,竟然允许她使用百媚生泡澡。

  小姑娘心满意足地泡在薄金色浴汤里,虽然一开始泡身体会很疼痛,但她知晓这痛楚会随着一次次泡澡而逐渐减轻,到最后就像是泡寻常花瓣澡一般舒服。

  而舞蹈与百媚生,皆非她这三日内最大的收获。

  她最大的收获,是陈嬷嬷所教授的功夫。

  她也不知道这陈嬷嬷究竟是什么来历,一套功夫看着漂亮极了,却并非花拳绣腿,一招一式皆都致命。

  即便是没甚力气与内劲的女孩子,只要彻底掌握住这套复杂的功夫,也能迎战杀敌,其力量甚至丝毫不逊于男子。

  对目前的沈妙言而言,她的大魏血统消弭无踪,若能习得这套功夫,等同多了自保之力。

  所以这三日时间,她过得十分充实,甚至忘了回正阳宫。

  等她终于想起来回去时,刚撩开正阳宫寝殿的珠帘,就瞧见她的好四哥正带着念念和鳐鳐用膳。

  “四哥。”她大大方方地走过去,顺口对拂衣道,“帮我备一份碗筷。”

  拂衣福身,正要去办,君天澜冷冷的嗓音忽然响起:

  “不许。既要留宿在教坊司,何必还回来用膳?”

  沈妙言一怔。

  她盯着男人,只见他侧脸冷漠,眉尖轻蹙,即便食着膳食,也仍旧是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琥珀色瞳眸微微一转,少女心中已有了大概。

  这厮,大约是埋怨自己离开这三日,不曾同他打过招呼……

  君天澜他,在吃醋呢!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