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28章 我已有心爱之人!

第1928章 我已有心爱之人!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1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4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容貌秀丽的少年郎,骑一匹枣红骏马疾驰到西市,原本围闹在西市菜市口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散了。

  他举目四望,只见菜市口到处都是百姓扔的蔬菜叶子,有鲜血浸润了地面,一丝丝在泥土里蔓延开,呈现着瑰丽而诡异的色调。

  他怔了怔,呆呆跨下骏马,随手拉住一个路过的百姓,“凤国公呢?”

  “死啦!”那百姓大约狠狠看了一场热闹,兴奋得手舞足蹈,“那么大的大刀,一落下来,脑袋就跟脖子分了家!你没看见,那血喷的,啧啧!”

  他自顾说着,浑然没注意到君陆离惨白的小脸。

  君陆离拉过另一个百姓,“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这么高,这么瘦?长得很好看,他是凤家的公子!”

  “没有、没有!你少妨碍我做生意!”

  那人嫌弃地把君陆离推开,继续吆喝着叫卖冰糖葫芦。

  君陆离脚步踉跄,连续问了十几个人,才终于从一位小孩儿嘴里听见他想听见的东西:

  “你说那个来劫法场的大哥哥吗?他被禁卫军赶着去了城东,也不知道他逃掉没有。你现在赶紧往城东跑,兴许还来得及看见他呢。”

  君陆离递给小家伙一把银子,旋即踩上马背,飞快朝城东疾驰而去。

  他是大周的八王爷,看似金尊玉贵,实际上却是这世间最多余的一个。

  母妃不喜欢他,先帝不待见他,他是被五皇兄利用的刀刃,是被四皇兄嫌恶的存在。

  可这样不堪的他,也有在乎的人……

  那个人于困境中拉了他一把,终他此生,他皆会感恩,皆会欢喜。

  少年骑快马,疾驰于长街之上。

  等他穿过东城门来到城郊,触目所及皆是青山绿水,哪里有凤北寻的影子。

  少年茫然四顾,在嗅到野风送来的淡淡血腥气息时,小脸惨白,立即策马循着血腥气而去。

  找到凤北寻,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草丛间皆是鲜血,那个人靠坐在大树下,面前横七竖八躺满了镐京城禁卫军的尸体。

  他竟一个人,杀了上百名禁卫军!

  可他自己……

  只见一道极深极长的伤疤,自他额角纵横至眉心,越过鼻梁,狠狠划拉过大半张脸!

  原本俊美的面庞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看上去生死未知甚是可怖。

  他吓得浑身发抖,无力地滚下马背,小心翼翼摸到凤北寻身边,轻轻试探他的鼻息。

  幸得,还有一息尚存。

  君陆离当机立断,简陋地替凤北寻做了包扎。

  凤北寻意识模糊,隐约嗅到浅浅的樱花香。

  一如幼时,他曾在寺庙里遇见过的小女孩儿……

  深秋的天空,雾蒙蒙的。

  茫茫细雨簌簌洒落林间,远处的一切都模糊起来。

  冰凉雨丝落在榕树上,顺着翠绿泛黄的枝叶脉络缓慢滚落。

  雨珠慢慢把叶片压下,叶尖儿挑着点剔透珠水,慢慢的,慢慢的从半空中滚落。

  水珠砸落在凤北寻的唇瓣上。

  他舔了舔干裂的唇瓣,脑海中隐约浮现出幼年时,他晕倒在灵安寺后山,那个带有樱花香味儿的小女孩儿,拿着荷叶卷起的水,认真地喂进他嘴里。

  又有一颗水珠砸落。

  男人于疼痛中醒来,睁开朦胧双眼,视线逐渐集中在君陆离脸上。

  “是你啊……”

  他声音虚弱。

  君陆离扶着他,关切道:“北寻哥哥,你如今身体虚弱,我带你去医馆治伤可好?”

  “不必。”凤北寻冰冷推开他的手,“把你的马给我。”

  “你要去哪儿?”

  “赵都。”

  “那么远吗?”君陆离纠结地牵来自己的马,“那……北寻哥哥,我跟你一块儿走好不好?”

  “不好。”

  凤北寻拒绝得干脆,不顾身体上的伤口被撕扯开,勉强跨上马背,垂眸盯向那个容貌偏于秀丽的少年,“我终究不曾救下我的父亲。君天澜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此去赵都,我必然要搬来援兵,与北帝合作,共谋夺取大周,以君天澜的头颅祭祀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他说完,面无表情地朝树林深处策马而去。

  君陆离转向他离开的方向,下意识跟着跑了起来:“北寻哥哥、北寻哥哥!”

  他声声焦急。

  凤北寻回头,只见少年被绊了下,狼狈地趴倒在地。

  少年不顾脸上沾着的泥土与叶片,红着脸大喊道:“北寻哥哥!赵女善舞,你去赵都,可不能……可不能耽于美色!”

  “我已有心爱之人!”

  凤北寻说完,淡漠地收回视线。

  君陆离趴在地上,呆呆望着他策马跑远,懊恼地重重捶了下地面。

  ……

  此时,正阳宫内。

  沈妙言午睡刚醒。

  她伸了个懒腰,掀开缎被走到雕窗旁,推开窗槅,漫天秋雨零落而下,扑面而来皆是沁骨凉意。

  远处几丛雪白芍药近于凋零,泛着焦黄的花瓣微微卷起,碗口大的花朵无力地垂落向一侧。

  她看了会儿,余光注意到窗台上的白瓷细颈瓶瓶座下,正压着一张字条。

  抽出来,字条上的字迹,一如她从前收到过的两张。

  “宫中有蛊。”

  简简单单四个字。

  沈妙言挑了挑眉,宫中有蛊?

  这提示也真够简单寒酸的。

  不过她知晓这人的提示素来有根有据,他说宫中有蛊,那必然是真的有。

  只是查起来,却要很费一番功夫了。

  她想着,唤来拂衣,把纸条交给她,让她拿去给君天澜看。

  拂衣走后,她换了身竹青色襦裙和乌青色木屐,撑一把素白纸伞,朝寝宫后庭院而去。

  总归她如今当了他的皇后,余生可是打算在这周宫里享福的,她做个甩手掌柜就好,蛊虫什么的,还是交给君天澜去弄好了。

  少女撑着纸伞来到宫苑里,乌青色木屐缓缓停在那丛临近枯萎的白芍药前。

  她垂眸,纸伞下意识向白芍药倾斜。

  冰凉的秋雨,顺着木质伞沿滑落。

  恰在天地寂静时,一道苍老的嗓音,慢悠悠自少女背后响起:

  “曾经率领百万铁骑横渡狭海侵袭中原,险些一统天下的大魏女帝,竟也有这般怜花惜花的小女儿情节吗?”

  “时光凋零,花如人,亦有痛感。我惜花,不过是感叹岁月易老,期望在我老去之时,也有人这般惜我。”

  沈妙言慢慢转过身,注视着陈嬷嬷,唇角笑容甜兮,“陈嬷嬷今儿倒是好兴致,怎的离开了教坊司,来我正阳宫?莫不是想通了,想把那百媚生献给本宫?”

  ,

  最近不知怎么,好像有的评论在QQ阅读不显示,但后台显示有,菜也是翻了后台才发现那些评论,系统问题,不是菜菜删了评论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