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26章 鳐鳐其实……可喜欢爹爹了!

第1926章 鳐鳐其实……可喜欢爹爹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4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当初,他可是亲眼看见这个女人跌下岩浆化作灰烬的!

  她竟然卷土重来,竟然重生了!

  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

  没等他再说话,花容战已然命人把他带走。

  ……

  沈妙言乘坐凤辇,逶迤进了皇宫。

  踏进乾和宫的书房,只见薄金色秋阳正从雕窗外洒落进来。

  秋阳的光辉里,君天澜坐在书案后,念念站在他身侧,仔细跟着他学习如何批阅奏章。

  而鳐鳐小包子脸鼓起,顶着一本书站在书案前面,显然是因为功课没做好被罚了。

  浑身灰毛的巨狼小灰懒懒趴在阳光里,不时眯起眼睛望一望自己的小主子,继而仍旧懒洋洋睡觉。

  她一手扶着门框,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君天澜抬眸瞥见她。

  男人合上奏章,“杵在那儿作甚?”

  沈妙言背着手踏进门槛,笑吟吟道:“生怕打搅了你们学习,因此没敢进来。”

  她话音落地,鳐鳐奶声奶气地张口:“娘,他欺负鳐鳐,罚鳐鳐顶着书站在这里,还不给鳐鳐吃点心,他好坏!”

  面对女儿在自己皇后面前的控诉,君天澜罕见地难为情。

  他以手作拳咳嗽了声,“你若乖乖把功课做完,朕又怎会罚你?”

  “可是你给我的时间不够多嘛!那么多功课,人家怎么做得完!”

  小姑娘仰着一张粉嫩小脸,很努力地同他辩驳。

  君天澜又道:“你哥哥同你这般大时,那些功课半日时间就能做完。你呢,你花了整整三日还没做完!”

  鳐鳐悄悄红了脸。

  很快,小姑娘似是想到什么,剔透的琥珀色眼眸里飞快转过光彩,旋即扑到沈妙言怀里,“娘亲,他就是故意欺负我!鳐鳐不欢喜他,咱们去北幕找皇叔叔吧,皇叔叔比他好!”

  边说着,边回过头,挑衅般瞟向君天澜。

  君天澜正欲凶她,沈妙言摸着鳐鳐的小脑袋,对他冷笑,“当着我的面都敢凶鳐鳐,君天澜,你是不是觉得,把我们母女都吃的死死的了?正好我魏北的禅位书还没写,索性我也不写了,带着鳐鳐回魏北就是,省得受你的气!”

  说着,牵了鳐鳐的小手,作势就要往外走。

  君天澜忙起身,疾步过去拉住她的手,“好了好了,我不凶她,成不成?”

  “哼!”

  母女俩同时哼了声,把脸扭过去不看他。

  念念十分懂事地过来打圆场,“娘,孩儿中午想吃你做的酥点,咱们一块儿去小厨房做酥点好不好?”

  沈妙言对这个长子自然是和颜悦色,摸了把他的脑袋,又凶巴巴瞪了眼君天澜,才带着念念离开书房。

  鳐鳐屁颠颠儿地正要跟上,却被君天澜一把攥住后衣领子,把她给拉了回来。

  他单手把她提在半空中,似笑非笑。

  鳐鳐害怕得紧,瞪着一双同沈妙言如出一辙的圆眼睛,凶狠道:“你想干啥?”

  “你再敢怂恿你娘去找君舒影,朕就拿戒尺打你,听见没有?”

  “哼,你再敢这般威胁我,我就去告诉娘亲,说你毒打我,还要把我卖给人伢子!”小姑娘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着,“以后每天夜里,我都要我娘陪着我一块儿睡,让你再也牵不到我娘的手!”

  御书房中一片寂静。

  半晌后,这位一统四海英明神武的帝王,终于败下阵来。

  他把鳐鳐放到地上,单膝在她面前跪了,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眉目极其温和,“你年纪尚幼,因此不知道世间险恶。你那位北幕的皇叔叔,对你娘居心叵测不怀好意,你怎么能把你娘往他那儿带呢?”

  他顿了顿,又接着哄道:“你仔细想想,若你那位皇叔叔与你娘有了小孩儿,他定然会偏疼他的孩子,哪里还会疼你?”

  鳐鳐歪了歪小脑袋,仔细地考虑了会儿。

  半晌后,她龇着一口小白牙笑道:“你又哄我!你就是想拖着我,不放娘亲离开!我告诉你哦,你对我的威胁是没有用的,你得贿赂我,我才会答应你!”

  君天澜被她逗笑。

  “那你告诉朕,究竟要怎么个贿赂法,你才能答应朕?”

  “我要骑马!”

  “朕让夜凉带你去御马场骑马,可好?”

  小姑娘满脸激动,搓了搓手,轻声道:“我要骑的,不是真的马!”

  沈妙言与念念在小厨房做酥点。

  她原想过来御书房,问问君天澜是要吃咸的还是要吃甜的,结果却看见书房里,那父女俩正折腾着玩闹。

  被奉为神明的年轻帝王,正趴在地上。

  鳐鳐骑在他背上,兴奋地大叫着“驾驾驾”,玩得十分开心。

  她在雕窗外看了会儿,忍不住笑出了声儿,继而悄无声息地离开,没打搅他们父女俩。

  过了会儿,鳐鳐玩得有些累了。

  她跳下君天澜的背,在他跟前跪坐着,小小的双臂搂上他的脖颈。

  因为玩得兴奋,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只睫毛却有些莫名湿润。

  君天澜在地毯上盘膝坐了,把她抱到怀里,替她抚开额前的刘海儿,“这是怎么了?”

  小小的姑娘,粉嫩嫩一团。

  她缩在男人怀里,低垂着湿润的眼睫,声音细细的:“从前在魏北时,那些世家大族的女孩子总是背地里嘲笑我没有父亲……鳐鳐去她们府上做客,看见她们骑在爹爹的背上笑闹,可羡慕了……”

  泪珠子啪嗒啪嗒掉落下来。

  小姑娘抬手擦了擦眼泪,仰起苹果似的小脸,“但是,鳐鳐现在也有爹爹了。他会监督鳐鳐做功课,会让鳐鳐骑马……”

  书房静谧,檀香袅袅。

  小姑娘搂着君天澜的脖颈,小脸依偎在他怀中,

  “鳐鳐其实……

  “可喜欢爹爹了……”

  细细弱弱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满足与依恋。

  君天澜垂眸,吻了吻她透着奶香的小脸蛋,冷硬的心柔软到了极致。

  ……

  另一边,城西。

  乞丐群居的破烂院落外,来了个身姿娇小的姑娘。

  她穿海老茶色的短打劲装,满头长发高高扎成利落马尾,正是司烟。

  她手里拿着根狗尾巴草,蹦蹦跳跳地进了这座院落。

  此时乞丐们都忙着出去寻找食物,破烂的房舍里面,只有一个女人蜷缩在墙角。

  ,

  发现前两天的标题取错了,明儿凤琼枝才会真正挂掉,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