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17章 他情深,难道我就不情深吗?!

第1917章 他情深,难道我就不情深吗?!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3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爹,你清醒点儿好不好,这是沈妙言的阴谋,这些都是她的阴谋!”

  凤国公才不愿意听她说这些。

  他现在就剩下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肺痨病人,一个嫁给了皇上,纵便他过去如何偏宠凤琼枝,可利益当前,自然还是凤妃夕炙手可热些。

  他抚了抚长须,冷声道:“大小姐疯了,来人,把她给我关进栖凤园好好反省!”

  两名侍卫立即踏进书房,不顾凤琼枝反抗尖叫,直接把她拖了出去。

  凤琼枝被扔进未出阁时所居住的闺房,狼狈地扑倒在地。

  槅扇被侍卫合拢,她听见了上锁的声音。

  她狼狈地趴在地上,泪珠子一颗一颗掉落在地。

  这才短短几个月,当初在焚城地底,对不起沈妙言的人皆都死的死、伤的伤,如今,便只剩下她和她爹了。

  沈妙言的手段,果然厉害……

  她艰难地坐起身,双手捂脸,忍不住嚎啕大哭。

  用哭泣发泄完心中的畏惧与怨恨后,她抬起红肿的眼皮,眼底充斥着浓浓的算计与阴毒。

  “我美貌不及谢昭,智慧不及薛宝璋,从前她们在镐京城大出风头时,我就只能仰视她们……

  “可那又如何,她们败在了你的手下,但你却败在了我的手下……我既能弄死你一次,就必定也能弄死你第二次……

  “沈妙言,我亦有我的办法,把你从皇后之位上拉下来……我所受的委屈,必定千百倍还给你!”

  昏惑的光影里,凤琼枝声音嘶哑,连语调都怨毒无比。

  她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书案前坐了,认认真真地修书一封,继而唤来侍女,命她把这封信带去给朱阿四。

  侍女不疑有他,连忙去办。

  此时,另一边。

  君舒影带着司烟假扮的沈妙言,终于在北方一座小城里歇下。

  他让侍卫包下这座城里最豪华的客栈,亲自把沈妙言从马背上抱下来,不许旁人多看一眼,大步上了客栈的雅座。

  雅座是用木雕月门分隔成的两间,里面是卧榻,外间是用膳的地方。

  君舒影让手底下的侍女进来侍奉沈妙言梳洗,自个儿也去隔壁好好沐了个身。

  他随意穿了条崭新的真丝亵裤,一边擦拭上身的水珠,一边偏头望向窗外。

  正是日暮西斜,天际处残阳如血,分外壮丽。

  他扔掉帕子,抬步去了卧榻。

  司烟已经被侍女清洗干净,穿一袭水蓝底绣莲花纹对襟中衣,正一动不动地躺在软榻上。

  君舒影走到拔步床前坐了,伸手替她捋开额前的碎发,丹凤眼里满溢着温柔,“妙妙,过去我都不曾对你如何,可现在,我改主意了。咱们得尽快有个孩子,如此,你才能死心塌留在我身边……”

  他说着,慢慢覆身在她上方,薄唇轻轻叼住她的耳垂,“妙妙,今晚,我就要你做我的女人……”

  他的声音温柔深情至极。

  司烟没忍住,笑出了声儿。

  男人只觉自己的感情遭到了嘲讽,皱眉道:“你笑什么?”

  “那什么,你给我解开穴道成不成?你把我解开,咱们有话好好说。”

  君舒影啄了下她的唇瓣,“踏出大周边疆之前,我都不会给你解开穴道。妙妙,你便死了逃走的心思吧。”

  司烟翻了个白眼。

  君舒影重新吻住她的唇瓣,伸手挑开她的衣襟,大掌探进那真丝中衣里。

  他素来是情/场高手。

  从前做皇子时,什么花楼没去过,对付女人自然很有一套。

  司烟在他的动作下,身躯渐渐软了下来,春泥似的。

  艳红唇瓣不时发出嘤咛,她盯着身上这个陌生但俊美的男人,暗道把自己的初次交给他似乎也不错。

  反正他长得好看。

  君舒影正啃噬她的脖颈时,抬眸的刹那,却瞧见一只小虫儿从床缝间爬进来,不声不响地就钻进了身下姑娘的袖管里。

  他沉默半晌,猛然从拔步床上弹起来,飞快倒退到房门处。

  他抬袖擦拭过唇瓣,才怒吼出声:“司烟!”

  司烟转动眼珠望向他,仍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嘿嘿,你认出我了啊,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啊,我明明连皮肤都用药水漂成了沈妙言的颜色……”

  君舒影压根儿就不想回答她的问题,一想到自己刚刚用手摸了她身上哪些地方,顿时一阵恶寒。

  “来人!倒水!”

  他冷声说着,在侍女们急匆匆端进来的洗手盆里净过手,用香胰子细细涂抹过,连续净了五六次,才勉强抬眸,压抑着怒火奔到床前。

  他一把攥住司烟的衣裳,怒声道:“你干的好事!沈妙言呢,她人呢?!”

  说完,见司烟顶着一张与沈妙言一模一样的脸,又恶心得什么似的,把她从床上丢到地上,唤了随行御医过来,用药水把她从上到下仔细清洗干净。

  没过一会儿,恢复容貌与肤色的少女,被侍女们带了进来。

  司烟被放在大椅上,一双乌黑如黑曜石的眸子,滴溜溜盯着君舒影打量,半晌后,她忍不住又笑出了声儿。

  君舒影坐在床幔的阴影中,一双拳头紧紧攥起,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出声儿:“沈妙言呢?!”

  “沈姐姐现在,大约已经嫁给皇帝哥哥了吧。我瞧着北帝容貌着实不错,又这般深情,实在欢喜得紧。不如你把人家当成沈姐姐,带回北幕封个皇后当当,好不好?”

  “你也配?!”

  君舒影面无表情。

  无边冰霜从他脚下蔓延而出,逐渐冻结了这房间里的一切。

  温度下降得厉害,司烟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不愿意就不愿意呗,这样凶作甚?没得把人家吓到了……还有这冷气,您能收回去吗?怪冻人的!”

  君舒影缓缓抬眸,“你投靠了君天澜?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叫你这般帮他?”

  碎玉敲冰般的声音,染上了浓浓的愠怒。

  他觉得自己的抢亲,就像是个徒劳无功的笑话。

  君天澜,他定然躲在皇宫里,嘲笑着他的无能,嘲笑着他的愚蠢!

  司烟冻得打了个喷嚏,“我这人虽然很坏,却也是讲良心的。皇帝哥哥情深似海,我不帮他,我良心痛啊!”

  “他情深?!”

  君舒影仿佛听见笑话半笑出了声。

  须臾,他敛去笑意,嗓音低沉,一字一顿:

  “他情深,难道我就不情深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