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13章 帝后大婚(3)

第1913章 帝后大婚(3)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2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四周的空气仿佛凝滞了一瞬。

  下一刻,后院里陡然爆发出女子们激动的尖叫声!

  沈妙言还没反应过来,君怀瑾已经屁颠屁颠儿地去给她皇兄开门了。

  “……”

  小姑娘默然无语。

  说好的捉弄君天澜呢?

  院门被君怀瑾打开。

  君天澜站在红毯一端,一眼就看见被莲澈牵着的姑娘。

  她一身正红嫁衣,喜帕遮面,纤纤细细地站在那儿,仿佛风一吹就会上天。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

  那时她还很小,是尚未记事的年纪,正费劲儿地顺着木梯爬上墙头,却倒霉催地从墙头掉下。

  他恰巧路过,就那么接住了她。

  他问她打算去哪里,小姑娘掌心汗津津地攥着半角银子,奶声奶气地说要去买玫瑰牛乳酥吃。

  多年后再见时,小姑娘已然十二岁,正跪在法场上。

  衣衫褴褛,黛青的玄月眉紧紧蹙着,琥珀色圆眼睛里包着两行泪,却生生没让泪水落下。

  第三次相见,她站在国师府门前的台阶上,一张小脸俏生生的,死皮赖脸地缠上他,要住进他的府邸里,还说要嫁给他。

  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想到他们之间会发生后来这么多事,甚至他真的陷入她编织的情网,不顾一切地爱上了她。

  和煦的秋风吹来,把女孩儿的喜帕微微吹起一角。

  君天澜看见她下颌白润,饱满的绛唇从眼前一闪而过,很快又被喜帕遮掩好。

  她早已从当年豆芽菜般的小姑娘,长成了如今貌美的少女。

  君天澜定了定心神,沿着红毯,慢慢朝沈妙言走去。

  莲澈始终牵紧了沈妙言的手。

  他垂眸,目光在少女的嫁衣与自己的胭脂红锦袍上逡巡。

  从来都爱穿红衣。

  今儿连她出嫁,他也忍不住穿了红衣。

  只因为,这或许是他唯一与她共穿红衣的机会。

  在君天澜还没有牵到她时,站在她的身边,假装是她的新婚夫君。

  牵紧了她的手,假装能这样牵一辈子。

  容貌艳丽的红衣贵公子,抬眸望向高远的天空,桃花眼中难掩落寞。

  一生之中,他从未如今日这般渴盼天空落雪。

  只要落了雪,那么他与姐姐,也算是共过嫁衣,也算是共过白头……

  余生,可以甘心矣。

  桃花眼染上几分湿润,君天澜已经走到了姐姐面前。

  他慢慢地松开沈妙言的手,唇角努力噙起漂亮的弧度,看着君天澜把姐姐打横抱起。

  他看着君天澜抱着姐姐转身,朝院外走去。

  他闭了闭眼,强忍住夺眶泪意,抬步跟了上去。

  沈妙言在君天澜怀中,心跳极快。

  男人的胸膛宽厚而温暖,强壮有力的手臂把她稳稳地抱着,一步一步,坚定地朝穆王府外而去。

  她捧着苹果,在鞭炮声与人群欢呼声中,声音小小:“四哥……”

  “嗯?”

  小姑娘喜帕下的唇角噙起甜甜的弧度,满腔的感情想要倾诉,还未张口,肚子忽然发出一阵叽叽咕咕的叫饿声。

  她的脸儿“唰”一下红得厉害。

  君天澜唇角亦忍不住弯起,“妙妙可是饿了?册封大典后,朕慢慢喂饱你。”

  “君天澜,你——”

  女孩儿羞恼极了。

  “若是饿极了,把那只苹果吃了罢,待会儿册封典礼还有的忙,须得晚上才能用上膳。”

  “拂衣说这只苹果不能食,寓意吉祥平安的。”

  “无妨,让她等会儿再拿个过来就是。”

  雉鸟尾羽装饰得厌翟车停在穆王府前。

  车顶设紫色圆形华盖,华盖下有四根红漆铸云凤花朵的细柱,悬挂刺绣横额和珍珠帘子。

  沈妙言被扶上厌翟车,悄悄透过喜帕下方望去,只见拉车的共有十六匹枣红骏马,皆都饰以文彩,膘肥体悍,训练有素。

  君天澜把她送上厌翟车后,就骑上了骏马。

  礼炮声中,接亲的车队,缓缓朝皇宫驶去。

  七七四十九名禁卫军手持镀金镶银的水桶,在仪仗将要经过的道路上清扫洒水。

  他们后面,跟着手执青色华盖的三十六名宫女。

  再接着则是九九八十一名黑甲骑兵,他们俱都是跟随君天澜时间最长的亲信,乃是当初从楚国一路追随而来的。

  骑兵后便是骑着骏马的君天澜。

  男人素来冷峻的面庞,在正红龙袍的映衬下和缓许多,宛若山巅的冰霜融化于晨曦的微光里,丹凤眼透着光彩,俊美得仿佛太阳。

  照礼制和规矩,他身为皇帝,是不该亲自出宫迎接的。

  可他偏偏就亲自出来迎亲了。

  夹道围观的百姓们拥挤着看热闹,有粗嗓门的老婆婆夸赞道:“别说,咱们皇上就是长得俊!也不知皇后娘娘是副怎样的花容月貌,竟然让咱们皇上亲自出来迎亲!”

  沈妙言正好听见这一句,悄悄儿抿嘴笑,暗道君天澜定然红了脸。

  很快,又有人答道:

  “皇后娘娘是大魏女帝你们不知道吗?”

  随着他说完,其他人便都排山倒海般议论起来。

  沈妙言握着苹果的手忍不住收紧。

  她最怕在今日的大典上,被人编排指戳。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成千上万的百姓并没有指摘她挑起战火什么的,更没有骂她是妖女。

  相反,所有人都津津乐道于她半生的传奇。

  也不知他们是如何知晓的,总之你一言我一语,把她从前做过的那些事儿,添油加醋地传进了街头巷尾。

  “听说咱们皇后娘娘当初在魏北,亲人被逆贼所杀,她虽是小小弱女子,却不曾退缩,反而北上寻求援兵,最终为血亲报了大仇!”

  “是啊,咱们皇后娘娘宅心仁厚,还废除了魏北大陆延续数千年的奴隶制度,这般魄力,便是男人也及不上,不知赢得了多少魏人的爱戴!”

  “听说咱们皇上与幼时的师父反目成仇,那师父走入邪道,用数十万人的性命来炼丹,也是皇后娘娘不顾一切,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才把那个罄竹难书的坏人推入岩浆!”

  市井之间,有关沈妙言的事迹,皆被争相传送。

  少女坐到厌翟车中,听着那些话儿,不由悄悄红了脸颊。

  她怎不知,她竟这样伟大的?

  不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