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12章 帝后大婚(2)

第1912章 帝后大婚(2)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2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2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谢陶连忙笑着躲开,“好了好了不闹了,时辰不早,让我给妙妙梳洗打扮。”

  没过半刻钟,安似雪与温倾慕也过来了。

  两人似是在外面吵了一架,彼此都冷着脸,看见沈妙言时才换上一张笑颜,各自送了添妆的礼物,便坐到了闺房外间,仍旧压低了声音争吵。

  “她们这是怎么了?”

  沈妙言坐在梳妆台前,满脸的八卦和好奇。

  谢陶站在她背后,替她仔细把发髻梳理整齐,“听说思慕和圆圆打了很惨烈的一架,也说不清谁挑衅在先,花大人和白大人是不放在心上的,可当娘的大约总是心疼自家小孩儿。”

  说着,拿了几柄纯金小发钗,给沈妙言固定住云髻。

  沈妙言失笑,“思慕和圆圆倒真像是一对小冤家。”

  两人正说着话,江梅枝和方绯锦急匆匆地踏了进来。

  “我来迟了!给沈姐姐陪个不是!”江梅枝小脸红透,额间还沁出细汗,可见大约是从府门口一路跑过来的。

  方绯锦笑道:“今儿镐京城格外热闹,我们坐软轿过来的时候,长街上堵了好久。”

  沈妙言含笑招招手,示意拂衣她们赶紧帮忙端茶倒水。

  谢陶按住她的双肩,凑到她小脸旁边,“梳好了呢。”

  沈妙言抬眸望向菱花铜镜,但见镜中的姑娘肌肤白腻如雪,蛾眉轻扫,绛唇饱满,清丽精致得像个娃娃。

  尤其那一双眼,琥珀色的圆眼瞳清澈剔透,像是含着两汪春水,格外的温柔甜糯。

  “妙妙可真好看……”谢陶低语,“想来今夜洞房花烛,定然有得热闹。”

  沈妙言听着“洞房花烛”四个字,脸蛋绯红更盛。

  惹得谢陶笑着打趣,“瞧妙妙的脸蛋,竟比胭脂还要红……都是嫁过好几回的姑娘了,听见洞房花烛,怎的还臊成这样?你跟我说说,你刚刚脑子里,可是在想什么?”

  “谢陶,我竟不知你也是个小疯子!”沈妙言又羞又气,起身就和她打闹在一块儿。

  恰在这时,又有不少贵女和贵妇上门添妆,两人这才落座。

  眼见着吉时快至,拂衣取来只红艳艳的苹果给沈妙言捧上,“小姐,这果子可要拿好了,寓意平安吉祥呢!”

  沈妙言忙接过捧在手里。

  四周是热热闹闹的说笑声,她一身凤冠霞帔坐在大椅上,不知怎的,一颗心跳得格外快。

  那个人,很快就会来接她了……

  这一次,并非是月下仅有他们两人的誓言。

  这一次,他会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地把她接进皇宫……

  过去的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

  那个男人,眉眼冷峻,双肩宽厚,把她从法场上救下,从此就放在了身边娇养。

  他是世间最正直的男人,最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扛得起天下,扛得起家国,亦扛得起一个她。

  她嫁的,是世间最好的儿郎……

  沈妙言眼角湿润,突然觉得她受的所有委屈,在这样盛大的婚礼面前,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添香猛然推门而入,喘着粗气高声道:“到了到了!皇上迎亲的队伍到门口了!”

  话音落地,穆王府前院的鞭炮声接二连三地炸响,鼎沸人声热热闹闹地传了过来,大约有无数人正挤在外头观礼。

  安似雪起身,笑着问道:“可准备好了?”

  沈妙言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继而慢慢睁开眼,轻轻点了点头。

  安似雪笑了笑,拿过托盘里的喜帕,小心翼翼为她盖上。

  喜帕落下的刹那,沈妙言看见一双乌黑崭新的朝靴跨进门槛。

  莲澈脚踩崭新挖云纹朝靴,身着胭脂红绣合欢花纹箭袖束腰锦袍,金冠束发,俊美白皙的面庞上噙着浅笑。

  他越过一众女眷走到沈妙言跟前,“姐姐今儿出嫁,我来给姐姐送亲。”

  他嗓音如水,桃花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中原的嫁人习俗里,一般是新娘子的兄弟送嫁,但沈妙言没有血亲的同胞兄弟,因此是由莲澈送嫁。

  他垂眸凝着正襟端坐的少女,她凤冠霞帔、重纱裙摆委地,喜帕遮住了她的面容,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纤纤玉手露在裹金边宽袖外,正捧着个苹果。

  那双小手白得宛若羊脂玉,通透莹润,指尖酥红,精致而柔软,叫人想要捉了放在掌心细细把玩。

  他只看了两眼就收回视线,淡淡朝她伸出一只手:“姐姐。”

  沈妙言从喜帕下看见他修长的手,于是抬起一只手落在他的掌心。

  连澈慢慢收拢五指。

  女孩儿的手,握起来莹润嫩滑,比他想象的还要柔软。

  他眼底幽深,牵住她的手,带着她朝闺房外而去。

  一道鲜红的地毯,从闺房门口铺到后院门前。

  后院院门紧闭,君天澜得通过考验,才能进来把新娘接走。

  花容战带着韩棠之等人,在前院闹得可起劲儿了,诗词歌赋对联,琴棋书画武功,轮番上阵,势要狠狠为难一番君天澜。

  毕竟,平日里可没有这种好机会,能拿皇帝开涮的。

  君天澜一身正红龙袍,身姿高大,宽肩窄腰,俊美的面庞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丹凤眼噙着温和笑意,一点儿都不生气花容战他们胡闹。

  诗词也好,武功也罢,他见招拆招,不过两刻钟的功夫,就令花容战他们无计可施,只得让路。

  他负着手站在院门外,正欲推门,君怀瑾顽劣的声音自门内响起:

  “皇兄,你若要娶沈姐姐,需得拿出足够多的红包,咱们才能让你进来呢!”

  “怀瑾!”

  沈妙言生怕君怀瑾乱来让君天澜下不了台,忍不住轻声唤了声。

  “沈姐姐你不懂,这种事情上最能看出男人娶你的决心究竟有多大!更何况我那皇兄平日里总板着张冷脸实在讨厌,咱们得好好捉弄他一下才好!”

  院外,君天澜面容淡然,“要多少红封,才能叫你们开门?”

  簇拥在沈妙言四周的贵女们,纷纷捂嘴轻笑。

  君怀瑾高声道:“咱们这里一共有六十二人,皇兄自己掂量掂量,多少银子才够?”

  沈妙言心跳得极快。

  她也想知道,君天澜究竟打算出多少银子叫她们开门。

  这种事情,自然银子越多,新娘面上才越有光。

  而君天澜那厮,一向抠门得紧。

  很快,君天澜平稳淡然的声音再度传来:

  “六十二枚免死金牌,可够?”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