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11章 帝后大婚(1)

第1911章 帝后大婚(1)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2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侍女面色惨白,失魂落魄地回到花轿旁,把夜凉的原话转告给了凤琼枝。

  少女掀开喜帕,不可置信地撩开轿帘,“你说什么?!”

  侍女哭着,又重述了一遍夜凉的话。

  凤琼枝整个人如坠冰窖,等回过神时几乎快要疯了。

  她一手扶住花轿门,冷声道:“给我停下!夜凉,你这狗东西,你给我停下来,我不去朱府,死也不去!”

  夜凉慢悠悠勒转马头,望向花轿里坐着的姑娘,唇角轻勾,“凤姑娘,我这狗东西,正要把你送去嫁人呢,你缘何就不去了?”

  说罢,示意两个侍卫进去把凤琼枝给绑了塞住嘴,不顾她呜咽哭泣,继续慢悠悠朝朱府而去。

  这就是他和夜凛与夜寒的不同之处。

  他够狠,对女人几乎没甚同情心,所以君天澜今儿才派了他出来办事。

  于凤琼枝而言,她碰上夜凉是倒霉,可在君天澜那里,夜凉的差事却办得很是妥帖。

  凤琼枝挣扎啼哭着,被夜凉亲自送去了朱府。

  凤国公被君舒影的人下了药,如今还在榻上病着,根本就没法儿管事。

  而凤北寻则跟着君舒影跑了。

  因此,凤府的婚事在镐京城压根儿就没激起半个浪花,仿佛水滴融于大海般无人关注。

  ……

  君舒影抱着司烟,迅速离开了镐京城。

  早有侍卫在城郊备好快马,他一跃而上马背,催马朝北方疾驰而去。

  司烟被他抱在怀里,因为被他点了穴道而动弹不得,只轻声道:“那个……”

  君舒影垂眸看她,笑容温柔,“妙妙放心,咱们很快就回家了。”

  说罢,隔着薄纱喜帕,俯首吻了吻她的唇瓣。

  司烟默了良久,强忍住大笑的冲动,打算继续扮演沈妙言拖延时间。

  ……

  就在君舒影的人马一路向北时,镐京城皇宫一夜之间张灯结彩。

  无数红绸与红绉纱宫灯被挂了出来,正红色的地毯从承庆大殿一路铺到皇宫正门,就连宫里摆设的花树都被细致地重新修剪过。

  俨然是迎接宫中未来女主人的派头。

  沈妙言对于这一切毫不知情,她还安安生生待在穆王府绣她的鸳鸯。

  这日夜里,闺房中点着几盏琉璃灯,她坐在拔步床上,就着暖白灯火看自己绣的鸳鸯。

  她蹙了蹙眉尖,说实话她绣的这对交颈鸳鸯,着实不咋地,乍一眼看上去像是两只没吃饱的野鸭子。

  她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外间响起了叩门声。

  她放下绣布走到门后,正欲开门,君天澜的声音温柔响起:

  “别开。”

  “嗯?”

  小姑娘不解。

  “咱们明儿大婚。”

  男人又道。

  沈妙言瞳眸倏然睁大:“明天?!”

  “怎么了?”

  小姑娘望了眼自己扔在床榻上的那两只野鸭子,难为情道:“我的鸳鸯绣得不好,想要重新绣来着……”

  “无妨,只要是妙妙绣的,我都欢喜。”

  男人靠在门上,声音听起来温温的,如同秋夜里的暖姜茶。

  沈妙言双手覆在雕门背后,颇有些羞赧,“明儿就成婚,会不会有些急?我总觉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虽然她与君天澜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甚至还有了三个孩子,可没成婚跟成婚终究是不一样的。

  成亲之后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意味着她多出了很多责任。

  君天澜的声音从外间传来:“还有一夜时间,妙妙可以好好准备。”

  沈妙言抬眸,“你真不进来?”

  “我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

  沈妙言问完,才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这厮也忒不要脸了,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话的……

  两人彼此陷入沉默,直到廊外挂着的红绉纱垂流苏灯笼燃尽,君天澜才开口道:“时辰不早,我回宫了?”

  “嗯……”

  “你今晚早点儿睡,明儿一早……怕是有的忙。”

  君天澜说完,等了一会儿,没听见里面回答,于是又补了一句:“明儿,我亲自接你入宫。”

  他又等了许久,里面才低低传出一声“嗯”。

  男人唇角忍不住翘起,身影微动,宛若水中一团散开的墨,倏地就消失在了穆王府的回廊下。

  闺房中,沈妙言纠结地双手捂脸。

  明明是活过两辈子的人了,自问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不知怎的,今儿晚上同君天澜说话时,却觉心跳得厉害,像是未出阁的小姑娘般紧张。

  她捂着滚烫滚烫的脸蛋跑到床榻前,鹌鹑似的一头扎进被褥里,哼哼唧唧地发泄着自己的紧张情绪。

  琉璃灯盏里的蜡烛燃了大半,她翻过身望着帐顶喃喃自语,“你叫我早些睡,可我怎么睡得着呢……”

  这一夜,于君天澜和沈妙言而言,必然是难以入眠的一夜。

  ……

  翌日,东方还沉黑沉黑时,穆王府就已灯火通明。

  后院里,无数宫女们捧着托盘侍立在院中,托盘上盛着各式贵重物品,俱是今儿帝后大婚要用到的。

  沈妙言好容易才在后半夜睡着,正浅眠着,拂衣俯身笑道:“小姐,该起了,今儿您大婚呢。”

  沈妙言一唤就醒,连忙坐起身,正对上满屋子宫女们揶揄的笑脸。

  她望了眼窗外,见天色沉沉,知晓自己没睡过头,忙道:“那快替我梳妆打扮,拂衣啊,你定要给我画一个美美的妆容。”

  “哪儿有新娘子这般急着梳妆打扮嫁人的,妙妙真是不知羞!”

  一道清脆的女音响起,沈妙言抬眸望去,就瞧见谢陶笑吟吟地踏了进来。

  她被张祁云养得很好,肌肤白腻细软,穿一品夫人服制的宫裙,看起来气韵出众,十分惹眼。

  沈妙言忍不住笑了,“好你个谢陶,等我封了皇后,定要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妙妙这还没嫁人呢,就开始寻思着治理娘家人,胳膊肘便是往外拐,也不能拐得这样狠吧?”谢陶揶揄,含笑接过拂衣递来的湿帕,“来吧,我伺候妙妙一回,算是向未来的皇后娘娘讨个饶!”

  沈妙言臊得慌,红着一张脸,伸手捏了下她的脸蛋,“坏陶陶,跟着张祁云才一年多光景,一张嘴怎的就如此伶俐了?!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帮你克服结巴的毛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