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08章 上天入地,我魏天诀要你的命!(为梦里寻觅打赏加更)

第1908章 上天入地,我魏天诀要你的命!(为梦里寻觅打赏加更)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9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2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你知道我是魏天诀,你也知道当今圣上心里眼里全是我……

  所以,将来你若敢对凤樱樱不好,仕途这条路,你就甭想走了……不止如此,你若敢负她,上天入地,我魏天诀要你的命!”

  到底是当过女帝的人,便是当得不好,可发狠时的气势却是十足吓人的。

  凤樱樱从外面急匆匆跑回来,本想问沈妙言要吃什么口味的鸡蛋糕,却瞧见她正勾着秀缘的脖子,脑袋凑着脑袋说话。

  她眨了眨眼,觉得此时此刻,姐姐脸上的表情好吓人……

  沈妙言察觉到凤樱樱折回来,于是抬头微笑,“你的小和尚正请教我墨义呢,樱樱回来,可是有什么事儿?”

  她生了一张甜糯清丽的脸儿,笑起来时眉眼弯弯,半点儿杀伤力都没有。

  凤樱樱暗道自己刚刚大约是看错了,于是笑道:“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姐姐爱吃什么口味儿的鸡蛋糕,所以特意来问问。”

  “哦,你做的我都爱吃,乖,快去做鸡蛋糕。”

  于是凤樱樱又屁颠屁颠儿地跑了。

  沈妙言松开手,拿帕子仔细擦拭过手指,斜睨向这个令她看不惯的小和尚,“我刚刚说的话,你可记牢了?”

  秀缘绷着一张清秀却冷漠的脸,面无表情地颔首。

  入夜后。

  秀缘回到寝屋,就看见凤樱樱正坐在灯下做衣裳。

  小姑娘见他回来,忙站起身道:“我给你煮了鸡蛋玉米羹,去给你热一热?”

  少年点头,在床榻边坐了,翻开书卷,却半个字儿也看不进去。

  脑海之中,全是沈妙言对他的威胁。

  少年于灯火中抬眸,漆黑的剪瞳里满是冷意。

  凤樱樱很快端着鸡蛋玉米羹回来,“喏,你当心烫,慢点儿吃。”

  秀缘放下书卷,接过鸡蛋玉米羹,一勺一勺地舀着送进嘴里。

  凤樱樱坐在他旁边,又继续做衣裳,“晚膳前,姐姐给了我二十两银子,说是借给咱们急用。小和尚,这样一来,我就不用每天晚上给人做衣裳做到那么晚了呢!”

  秀缘捏着汤匙的手顿住,“不要。”

  “什么?”

  “她的东西,我不要!”

  秀缘冷声,把鸡蛋羹重重放到床头。

  凤樱樱不解,“为什么?姐姐她也是处于一片好意,我寻思着等你高中,咱们到时候再还她就是了。不过是借急,又不是施舍。再说了,就算是施舍又怎样,咱们小时候还不是一起化过缘?”

  “我说,不要她的银钱!”

  少年厉声说完,见凤樱樱傻子似的一动不动,于是直接去搜她的身。

  很快,他从凤樱樱身上搜出那只荷包,不等她有所反应,直接就扔到了窗外。

  窗外正对着池塘,凤樱樱只听得一声“噗通”,她的二十两白银,大约就这么没了。

  她气得眼圈通红,一把攥住少年的衣襟,“你这是做什么?!你知道二十两白银有多难挣吗?!我要给人做整整两百件衣裳,才能赚二十两白银!”

  “那你就去做衣裳啊,为什么要收那个女人的钱?!她害灵安寺师兄弟流离四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凤樱樱我告诉你,你若再敢要她的东西,我就离开风国公府!”

  凤樱樱从没见过秀缘发这样大的脾气。

  她呆呆坐在床榻边,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半晌后,秀缘翻身上床,卷了薄被闭眼睡了。

  圆桌上的蜡烛渐渐燃尽。

  小姑娘独自坐在黑暗中,抬袖抹去眼泪,转身推了推他的后背,“秀缘,你就不能跟姐姐和解吗?我把她当亲姐姐看待,你这样叫我怎么做人?”

  秀缘闭着眼睛,只当没听见她的话。

  今夜无月。

  凤樱樱跪坐在床榻边,面对少年冷硬的脊背,忍不住呜呜咽咽地啼哭起来。

  ……

  子夜时分,凤北寻终于归府。

  他已经一个多月不曾回府了。

  他刚踏进府中,就有侍女禀报给了凤琼枝。

  凤琼枝起身稍作梳洗,换了身得体的衣裙,抱着漆木盒带着丫鬟,径直去前院找他。

  她闯进凤北寻的寝屋里,正好看见这位兄长正褪下带着秋夜寒露的大氅。

  她冷笑,“兄长,你可真是我的好兄长!我问你,你送我的那些所谓美容养颜的丹药,其实都是控制人的毒药,是不是?!”

  凤北寻慢条斯理地把大氅挂到木施上,慢慢转过身,俊美的面庞噙着浅笑,“妹妹这又是听谁说的?怎么,妹妹宁肯相信那些来路不明的人,也不肯相信兄长吗?”

  他走到凤琼枝跟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我的好妹妹是要做皇后的人,为兄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害你呢?”

  凤琼枝似信非信地盯着他。

  凤北寻又笑道:“难道妹妹自己没有察觉吗?这阵子,你的皮肤可是白净了很多。”

  “当真?”

  凤琼枝犹豫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自己其实也觉得,自己的肌肤近日白腻嫩滑了不少。

  “自然。”凤北寻在大椅上坐了,端起一盏茶轻呷,“妹妹若是信我,我那儿还有两个月的分量,你拿去就是。若是不信,为兄赠给其他人。”

  凤琼枝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想要争取美貌的心思占了上风,也不管那丹药究竟有毒无毒,便吩咐侍女跟着凤北寻的小厮去取丹药。

  凤北寻吃着茶,淡淡道:“婚期既已定下,妹妹需得早日准备起来才好。如今父亲病倒,妹妹又不能出面操持出嫁之事,所以婚宴、嫁妆什么的,不如由哥哥替你准备。”

  凤琼枝知晓没有女儿家抛头露面自己为自己准备婚礼的道理,于是点头道:“多谢哥哥。”

  “至于凤妃夕……妹妹打算如何处置她?你应当已经知道,凤妃夕就是沈妙言了吧?”

  凤琼枝如今听不得沈妙言的名字。

  她咬牙切齿,眼中满是愤恨,“她把我们耍得团团转,如今还登堂入室,以凤妃夕的身份在府里住着,着实可恶至极!”

  凤北寻轻笑,“我听说,西城有个朱小侯爷身染尸注恶疾,如今奄奄一息怕是捱不过三个月,朱侯爷正寻人冲喜……”

  “兄长的意思是?”

  凤琼枝喜不自禁。

  “正是你所想那般。”

  凤北寻搁下茶盏,语气里却染着难以察觉的敷衍。

  他自然不会把沈妙言送去给那朱小侯爷糟蹋,之所以如此说,乃是因为这是北帝的计划。

  帝后大婚当日,宫中会派花轿前来府上接亲。

  如今风国公府又搭上朱侯爷这门姻缘,等于那一天府中会有两个姑娘同时出嫁。

  而君天澜多疑,必定会怀疑北帝暗中做了手脚,所以接亲时必定会对调琼枝与沈妙言。

  那么,只要一开始就把她们两人对调,君天澜迎娶的就是琼枝。

  而北帝,也能借着朱侯爷的花轿,在半途中把沈妙言劫走。

  ,

  终于要写到四哥和妙妙正式大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