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05章 他要宠女人,谁又敢说半个不字

第1905章 他要宠女人,谁又敢说半个不字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3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2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沈妙言尚还不知道自己犯了怎样的大错,她这个时辰还在寝殿里呼呼大睡呢。

  重华行宫,君陆离所居的寝殿内,却结了一层又一层的厚冰。

  君陆离畏畏缩缩躲在宫苑外不敢进去,因为他的五皇兄正在宫室中发酒疯。

  宫室内,博古架尽皆倾倒,无数珍贵的瓷器玉器等砸落满地,前朝字画被撕成无数碎片,地面歪歪斜斜扔着十几只酒坛。

  容貌绝艳的男人,瘫坐在角落,手里拎着只酒坛,晶莹剔透的酒液从坛口流淌满地,染湿了他暗紫色的裤摆。

  他并未穿外袍,小腹处缠着一道道白色纱布,隐约有血迹从纱布中晕染透出,那是昨晚受的伤。

  他的眼圈湿润红透,修长漆黑的睫毛低低垂落,遮住了瞳眸里的氤氲水光。

  薄唇的弧度,如极地之北的霜雪般冰冷彻骨。

  艳绝的面庞上染着纵横水渍,也不知是酒汁还是泪水。

  须臾,他慢慢抬起湿润眼睫。

  斜挑的狭长凤眸里,盛着浓浓的迷离与凄楚,“你便这样厌恶我吗?便是连休弃我,也要闹得天下皆知……你便这样厌恶我吗?!”

  他边哭边笑,痛苦地仰头灌下大口大口酒液。

  晶莹的酒水顺着他修长的脖颈滑落到胸口,继而没入那重重纱布之中。

  凤北寻终于寻了来。

  他推开殿门,扑面而来都是摄人的寒冷。

  满殿狼藉之中,他望向角落,就看见了那个美得叫人失神的男人。

  从前那冠绝天下嚣张肆意的容颜,此时此刻遍布着令人心悸的绝望。

  凤北寻不知该作何表情,沉默片刻,才上前道:“皇上,那只巫蛊娃娃呢?”

  君舒影抬眸盯向他。

  凤北寻走到他身边单膝蹲下,正色道:“皇上,把沈妙言的巫蛊娃娃交给微臣,微臣替你烧了。把它烧了,她就不在了。如此,您夺取天下时,也不会再有后顾之忧。”

  君舒影听着,凄迷的眼神逐渐冰冷。

  他冷笑,慢慢吐出三个字:“你做梦。”

  凤北寻无言。

  半晌后,他的目光落在君舒影腰间。

  那里挂着的精致木偶娃娃,可不就是沈妙言的那一只。

  他伸手去拿。

  然而下一瞬,原本烂醉如泥的君舒影,陡然发作,朝着他胸口就是重重一掌!

  凤北寻猝不及防,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到墙壁上,吃痛地捂着胸口慢慢滑落在地,不可置信地望向对面的男人,“皇上,微臣是你的下属,你究竟在做什么?!”

  君舒影垂眸,轻轻搂着那只木偶娃娃,并不搭理他。

  凤北寻抬袖擦去嘴边的血迹,不可理喻地望了他一眼,气得抬步离开。

  他重重摔门而去,狼藉昏暗的大殿之中,便又只剩君舒影一人。

  他于冰天雪地里抱着他的木偶娃娃,宛如抱着一团足以温暖余生的火焰。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终于渐渐缓过神。

  他转向黑暗处,声音凉薄沙哑:“给凤国公弄些药。”

  黑暗处有破风声响起,乃是暗卫们听取命令开始行事。

  君舒影捧起木偶娃娃,小心翼翼吻了吻它的脸蛋,眸光情深,“小妙妙,过不了多久,我就能带你走了。”

  ……

  沈妙言醒来时已是晌午过半。

  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拂衣……”

  拂衣早急得什么似的,见她终于醒了,连忙走过来侍奉她更衣梳洗,“小姐,您昨儿晚上,把写给北帝的休书交给了驿长?”

  “这你都知道?”沈妙言迷迷糊糊看她一眼,“我以为,我做得还挺机密的……毕竟,我也是要给五哥哥留脸面的。”

  拂衣失笑,“什么脸面,北帝如今面子里子全没了!”

  说着,把驿站的文书规矩细细讲给沈妙言听,“……总之,从镐京到雪城,大约天下所有人都会知晓北帝被您给休了!”

  沈妙言震惊地呆住。

  拂衣给她换了身襦裙,“事情已经发生,奴婢就是告知您一声,下回若是传递什么文书,定要和皇上好生商量再做。”

  “哦……”

  沈妙言仍旧呆呆的,木鸡似的应了声。

  午膳时君天澜不在,她独自一个人吃着膳食,却觉入口酸楚。

  五哥哥那么一个骄傲的男人,若是知晓他被敲锣打鼓地休了,也不知会怎么样……

  大约会哭吧?

  小姑娘想着,彻底吃不进膳食,双手抱住脑袋陷入了苦恼之中。

  今夜君天澜要率领百官中秋祭月,祭典上他没见沈妙言过来,祭典过后的宴席上,也没见她出现。

  于是酒席过半,他就匆匆离席去寻她。

  他回到寝宫,却见寝宫空空。

  添香见他表情不对,怕他误会她们小姐跑了,于是忙上前行礼:“给主子请安!主子,小姐她在小厨房呢。”

  君天澜冷峻沉黑的表情这才稍稍好看些,折身朝小厨房而去。

  小厨房里只有沈妙言一人,她把厨子宫女全都赶走了。

  她站在八仙桌边,正垂着脑袋揉面,手边还摆着一小碗糖桂花。

  君天澜上前,从背后把她抱住,“可是在因为君舒影的事情苦恼?”

  沈妙言蹙起眉尖,眼圈微红,“四哥,我大约是个傻子。”

  君天澜低头吻了吻她的脸蛋,“这事不能怪你……在做糖桂花汤圆?”

  “嗯。”

  她应着,从揉好的面团上揪下一点捏扁,舀了点儿糖桂花放在上面,再揉成圆滚滚的小团子。

  “我帮你。”

  君天澜说着,去净过手,果真过来帮她捏汤圆了。

  汤圆捏好下锅,沈妙言却因为心不在焉而烫伤了手指。

  君天澜立即捧了她的手,吮.含.住那被烫伤的地方。

  沈妙言怔了怔,仰头望向他,却见男人眸光幽深,满是怜惜与关切。

  半晌后,他松开嘴,把她的手指放进一碗凉水里浸泡,“以后下厨这种事全都交给我,妙妙只管吃就好。”

  “若是给你的大臣们知晓,怕是要弹劾我妖媚惑主,迷得你不务正业。”沈妙言失笑。

  正是中秋夜,雕窗外月满成圆,夜色静谧安和。

  小厨房里,灶火在烧,锅内沸水翻滚,糖桂花汤圆的甜香渐渐弥漫出来。

  灶台旁,君天澜抱着他的小姑娘,把下颌轻轻搁在她的肩膀上,“宠妻罢了,谁敢多说一句,朕摘了他的官帽。”

  如今他彻底掌控镐京,他要宠女人,谁又敢说半个不字?

  ,

  舒舒:我被人休了……

  妙妙:感觉自己始乱终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