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04章 大魏女帝休弃了那位艳绝天下的北帝

第1904章 大魏女帝休弃了那位艳绝天下的北帝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2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寝殿内,冰霜未融,气氛低迷。

  沈妙言不大敢和君天澜对视,于是顾左右而言他:“殿里可真冷啊……四哥,我,我出去走走……”

  说罢,同手同脚地就往殿外走。

  君天澜伸手把她捉回来,俯首抵着她的耳畔,“朕问你话呢。”

  小姑娘在他怀里打了个哆嗦,背对着他,声音小小:“和离……我,我……是,是未曾和离来着……”

  她说出了口,干脆一鼓作气的,把她从北幕重生的事情和盘托出,“……总归,是他从北幕天山的天池里面把我抱上来的,兴许因为他的救命之恩,我才会对他心动吧!”

  “救命之恩?”

  君天澜咀嚼着这个词,眼底皆是冷讽。

  当初他为了让妙妙死而复生,揣着八颗宝珠在海上飘了一两个月,又在琼华岛上放下帝王自尊,放下帝王深情,一步一叩首,才终于求得琼华岛主救人。

  如何到最后,对妙妙有救命之恩的男人,就成君舒影了?!

  他松开手,面容极冷:“你走罢。”

  沈妙言讪讪转向他,声音弱弱的,“你怎么了?”

  君天澜背转过身,盯向窗外的明月,“去找你的救命恩人啊,既对他心动了,又何必委屈自己留在我身边?”

  沈妙言听他说话,清楚嗅到一大股浓浓的醋酸味儿。

  她心中莫名好笑,扑过去抱住他的腰身,“真酸……原来四哥吃醋,是这般模样……罢了,你别怪我不曾与他和离,我也不怪你今夜拿我当诱饵,咱们扯平了,可好?”

  君天澜鲜少被她从后面抱住。

  他慢慢转过身,捧起小姑娘清丽的脸儿,沉默片刻,才点点头。

  于是小姑娘踮起脚尖,打算给他一个吻。

  她双手勾着男人的脖颈,尚未吻到他的唇,男人就伸手挡住,声音温凉:“和离之后,才可以吻我。”

  “你这是什么怪癖?”沈妙言嫌弃,“昨夜还如狼似虎呢,莫非你都忘了不成?”

  “那是我不知晓你与他还未和离,”君天澜不悦,“你与他和离前,我会不碰你。”

  说罢,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

  这是他,给予他们三个人的尊重。

  沈妙言无奈地目送他走远,忍不住对戳了戳手指头。

  她正难过时,一道清脆稚嫩的声音陡然自窗外响起:

  “要和离书还不简单?你是魏北的女帝,君舒影不休弃你,你可以休弃他啊!啧啧,这样聪明的主意我都能想到,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沈妙言寻声望去,只见司烟趴在外面的窗台上,也不知看戏看了多久。

  她心中忽然豁然开朗。

  是啊,君舒影不肯和离也不肯休弃她,但她可以休弃他啊!

  反正她是魏北的女帝,她有这个权力的!

  女孩儿眼前一亮,毫不犹豫地坐到圆桌旁铺帛研墨。

  司烟一跃而至窗台上坐着,边晃悠着双腿,边好奇问道:“你对君舒影,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感情吗?据我所知,他可是很喜欢你的。”

  沈妙言笔尖顿了顿,仔细回想了一番,认真道:“过去是有欢喜过他,可终究心里还是爱着四哥的。”

  司烟瞅见有小虫儿爬到自己手边,毫不犹豫地伸手捉了塞进嘴里,“其实我觉得君天澜很不错,值得女孩子爱。”

  沈妙言笑了笑,继续写休书。

  司烟又道:“老实跟你说吧,我心里的确已经有了喜欢的男人,所以我其实对君天澜并不感兴趣。人家这一个月以来缠着他,也不过是为了给你添堵。之所以要给你添堵,是因为人家喜欢的男人喜欢你……”

  她把玩着腰带,掀起眼皮去看沈妙言,“是因为你今儿救了人家,所以人家才跟你说这些掏心窝子的话的。”

  沈妙言笔尖未停,声音淡淡:“荣幸之至。”

  司烟撇撇嘴,“你当初说的没错,人家欢喜的男人,的确就是沈连澈……唉,可他就是不喜欢我呀!我做错了什么,叫他那样不待见我……”

  她在窗台上唉声叹气,见沈妙言压根儿不搭理她,只专心致志写休书,于是捡了个乱爬的小虫子砸她。

  可她力道不够,小虫子还没砸到沈妙言就从半空掉到了地上。

  小姑娘鼓了鼓腮帮子,从窗台上滑落到地,独自跑了。

  沈妙言写完休书,已是月上中天。

  她搁下笔伸了个懒腰,走到雕窗边望向明月。

  谁知,余光却看见窗台边搁着一只小瓷瓶,瓷瓶底下还压着一张字条。

  她伸手拾起,只见字条上字迹娟秀:

  “这是皇上的解药。”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藏头藏尾的,好似是害怕被人发现送药者的身份。

  沈妙言捻着字条,想起当初顾湘湘去乾和宫放蛇害她时,也有人这么偷偷摸摸地写字条给她提醒。

  说起来,两张字条上的字迹,分明是一样的。

  她放下字条,拿起那只玉瓶,拔开瓶塞,里面丹药清香扑鼻,应当的确是君天澜所中之毒的解药。

  她眉尖轻蹙,那个人必定是风国公府上的贵客,所以才能知晓凤琼枝与顾湘湘用毒蛇害她的阴谋;而他也必然是君舒影身边的人,所以他才能弄到那羽箭之毒的解药。

  不过,他究竟是谁呢?

  沈妙言想不出来,于是把解药和字条收好了,拿着自己刚刚写好的休书,去找信使送到北幕去。

  中原有约定成俗的规矩,夫妻双方里,若是一方想要休弃另一方,只需把休书送到另一方的手上就算是可以了。

  若是找不到人,那么把休书送到那人经常居住的府宅里也是可以的。

  沈妙言把休书封好送到信差手上时,以为她做的是非常常见的事儿,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寻的信差乃是镐京驿站的驿长。

  而她要送达的地方,则是北幕。

  这相当于两国之间的文书了。

  驿长自然慎之又慎,小心翼翼把那封好的信拆开来,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做了检查,见只是寻常书信并未涉及大周机密,这才敢叫快骑送往下一个驿站。

  于是乎,那些驿站的快骑们一路往北幕雪城疾驰,沿路还不停敲打锣鼓,按照规矩高声念诵出文书内容。

  第二日晌午时,沿途便有无数人知晓魏北的女帝还活着,甚至还主动休弃了那位艳绝天下的北帝。

  理由是,她仍旧深爱周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