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03章 别忘了你如今还是北幕的皇后

第1903章 别忘了你如今还是北幕的皇后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4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2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君陆离很是纠结,“五皇兄,我总觉这般不妥。天下好不容易安宁,就不要再兴起战火了吧?更何况四皇兄乃是好皇帝,他所有的政策,都对百姓很好……”

  君舒影抬眸,冷冷盯向他。

  君陆离被他的眼神吓到,缩了缩脖子,没敢再劝,只低声道:“我……我去让宫女送晚膳来……”

  此时,君天澜已被送到寝宫。

  随行的白清觉坐在榻边给他仔细检查伤口,最后无奈道:“这毒罕见至极,调配解药需得好几日。我先给他喂些抑制毒药蔓延的药物,你好生照料,料想应当不会有事。”

  沈妙言担忧得额间都是细汗,闻言稍稍宽心。

  她送走白清觉,回来在榻边坐了,轻轻趴到君天澜胸口,略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

  正如君天澜猜测到暗中动手的人是谁,她,也能隐约猜出一二。

  她抬眸望向寝殿外,因着明日就是中秋,所以今夜的明月已经十分圆润,透过高树枝桠,清晰可见它在苍穹中散发着莹白的皓光。

  她知晓此时此刻,行宫中所有暗卫都去寻查刺客,宫里的戒备也比平常还要严峻许多。

  可君舒影既然来了,必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才过来的,他们果真能找到他吗?

  她正想着,夜风骤起,把殿中的烛火纷纷吹熄。

  她在黑暗中眨了眨眼。

  琉璃灯再度亮起时,她就看见殿中站了个男人。

  乌发用金簪松松垮垮挽起半束,暗紫色大氅轻曳,鸠羽紫的蓬松狐尾从颈间垂落到膝下,男人长身玉立,姿容绝世。

  不是君舒影,又是谁。

  她慢慢坐起来,面对这个男人,竟不知该作何表情。

  良久后,她轻声道:“五哥哥,你不该来。”

  君舒影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不染而红的丹凤眼在黯淡的寝殿中显得分外妖娆。

  漆黑的瞳眸深不见底,他开口,声音凉薄:“为何不该来?难道妙妙想让我看着你们恩爱,看着你们白头吗?”

  他走到沈妙言跟前,一把擭住她的细腕,“妙妙,别忘了你如今还是北幕的皇后,你我,从未和离!”

  沈妙言胸口起伏得厉害,盯着男人的双眼,却无法说出反驳的话来。

  是了,当初嫁给君舒影,是她主动嫁的,他又不曾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

  当初她是喜欢过这个男人的,虽然喜欢得莫名其妙,但他素来宠她,总不会为了让她留在他身边,而给她服食什么乱七八糟的移情丹药吧?

  归根结底,似乎的确是她对不住他。

  此时的沈妙言仍旧不知道,当初在北幕时,君舒影为了让她嫁给他,的确用了些常人难以理解的手段。

  丹药有之,蛊毒有之,后来连巫蛊娃娃都用上了!

  “五哥哥,”她艰难开口,目光躲闪,“我知晓说这话不合适,可咱们那段感情来得莫名其妙,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缘何会欢喜你……没有感情的姻缘,又如何能长久?不如……不如咱们和离吧?”

  她说完,君舒影气极反笑。

  他把她从床榻上拖下来,指着昏迷不醒的君天澜要她看,“就是为了这个男人?你三番两次地想要逃离我,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沈嘉,他心里只有天下,只有百姓,你究竟明不明白?!”

  沈妙言望向床榻上躺着的男人,但见他侧脸宛若雕琢而成,冷峻俊美,是她从小就喜欢的模样。

  她咬了咬唇瓣,忽然道:“五哥哥,就算如此,你也不该暗中放冷箭害他!他是你亲兄长,你——”

  “我害他?我便是杀了他又如何?!”

  男人打断沈妙言的话,周身气场陡然转冷。

  无边的冰霜从他脚底蔓延出去,逐渐覆盖了寝殿里的一切。

  沈妙言被他禁锢在怀里,只觉铺天盖地的冷。

  她打了个哆嗦,“五哥哥……”

  君舒影冷笑着,眼尾越发绯红艳绝。

  他拖着女孩儿把她带到床榻边,从袖筒中滑出一把匕首,指向君天澜的脖颈,“妙妙,你今夜若是不跟我走,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他。你走是不走?”

  沈妙言舔了舔唇瓣,盯向君天澜,心底一百个一千个不情愿。

  走是不可能走的,然而她也不想君天澜受到伤害……

  君舒影察觉到她的心思,在昏惑的光影中冷笑一声,猛然把她摁到床架上!

  他抵着她,微微垂下头,嗓音沙哑:“我的妙妙总是不乖,总归咱们已是夫妻,我对你行使一下夫君的权力,似乎也未尝不可?”

  他说完,就看见怀里圈着的女孩儿小脸惊恐。

  他冷笑,“我记得当年,他也曾当着我的面,对你干那种羞人之事……如今风水轮流转,倒是轮到他看着咱们行夫妻之礼了!”

  说罢,他寒着脸就要去撕沈妙言的大袖宫裙!

  可就在这时,他的动作忽然顿住。

  他低下头,只见一柄长剑,正好贯穿他的腹部。

  粘稠鲜红的血液,顺着剑尖滴落。

  君天澜附在他耳畔,声音清冷犹如冰霜,“放开她。”

  君舒影抬眸盯向怀中的女孩儿。

  只见她紧紧咬着唇瓣,眼睛里除了害怕,再无其他。

  他低低笑出了声。

  很快,他松开桎梏沈妙言的手。

  沈妙言迅速跑到君天澜身后。

  君舒影往前走了两步,捂着腹部的伤口,艰难地转身盯向君天澜。

  男人正搂着妙妙,细声安抚着什么。

  极致艳绝的丹凤眼底呈现出绝望,他靠在墙壁上,并不在乎从指缝间渗出的浓血,语气散漫而慵懒,“沈嘉,君天澜他根本就没有中毒,是不是?你们串通好了,利用你来做诱饵,想诱我前来,再杀了我,是也不是?”

  沈妙言抬眸,“我并不知晓四哥他的毒已经解了。”

  也不知道,君天澜会利用她做诱饵,把君舒影引过来。

  君天澜的一切筹谋,她都不知道!

  然而君舒影却并未这般想。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这一对男女,只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很好。”他唇角轻勾,低笑出声。

  下一瞬,正当君天澜准备动手时,男人腾然化作一捧缥缈紫烟,惊鸿掠影般出现在殿外高树的枝桠间,倏地就在月光下无踪无迹。

  沈妙言见他消失不见,才转向君天澜,“你拿我当诱饵?”

  男人眸光冰冷,不答反问:“你与他,还不曾和离?”

  ,

  舒舒:狗男女。

  四哥:狗男女。

  妙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