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01章 沈姐姐整宿整宿地喘,也不知羞!

第1901章 沈姐姐整宿整宿地喘,也不知羞!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1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而沈妙言又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

  若司烟当真喜欢君天澜,她早把这姑娘丢出宫了,哪里能叫她成日里在君天澜眼前晃悠。

  她想着,淡淡道:“时辰不早,你还是回自己寝宫吧。后日就是中秋节,所以咱们明儿要早起去郊外行宫,准备中秋祭月的一应事宜。你明儿可不能起晚了。”

  “呸,人家起得再晚,能有沈姐姐晚吗?沈姐姐整宿整宿猫儿发.情似的喘叫,也不知羞!”

  司烟大咧咧说罢,扮了个鬼脸,不等沈妙言揍她,飞快就窜了出去。

  她走后,君天澜才踏进寝殿。

  男人在沈妙言身侧坐了,伸手撩起她垂在胸口的一根细发辫把玩,“那司烟,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她撵走?”

  语气之中,已然是对司烟的不耐烦。

  沈妙言转向他,玉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学了司烟的语气,仰着小脸取笑他,“皇帝哥哥,干嘛这么急着赶人家走?人家可是要做你妃嫔的!”

  “顽皮。”君天澜捏了下她的鼻尖,旋即把她压在榻上,大白日的就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妙妙实在太甜,甜得他无论如何也忍不住。

  这样甜的姑娘,怨不得君舒影会喜欢,怨不得他会为了她,挥师南下征伐大周。

  只是……

  他千不该万不该,却不该在镐京城里,杀害他手底下的官吏!

  甚至,还把那群官吏的尸首挂在皇宫外!

  沈妙言本是闭着眼,察觉到男人周身涌出的浓浓杀意,不觉睁开眼皮,就对上君天澜那双深邃幽暗,而又冰冷无边的凤眸。

  她捧住他的俊脸,“你怎么了?”

  男人回过神,扶着她坐起来,“无事,明儿去行宫,你记得让宫女把东西收拾好,可不能丢三落四。”

  “我都多大人了,这话你得去叮嘱鳐鳐才对。”沈妙言想起什么,又道,“对了,鳐鳐和念念呢?他们明儿,可与我乘一辆马车?”

  君天澜把她抱在怀里,“他俩明儿不去行宫,夫子布置的功课都做不完,去行宫作甚?”

  沈妙言忍不住轻笑出声。

  她笑完,却又忽然抬起眼帘。

  不对。

  君天澜并不是在功课上苛求孩子的人,他不会因着那点子小事,就不许念念和鳐鳐跟去行宫。

  难道……

  是因为行宫有危险,所以他才不让那两个小家伙去的?

  因为君天澜把她与外界的消息封锁了,所以她至今还不知道君舒影曾经出手,杀了镐京的官吏,还把他们的尸首吊在皇宫外。

  可即便如此,她也嗅到了这次祭月大典的一丝不同寻常。

  ……

  翌日一早,镐京城诸多官员及家眷皆都等候在了皇宫外。

  就连凤国公、凤琼枝等人也赫然在列。

  随着君天澜龙辇出来,禁卫军们有条不紊地在韩棠之指挥下簇拥而来,带着官员及家眷们的马车等,旌旗飘扬,浩浩荡荡地往郊外重华宫而去。

  男人们忙着中秋祭月事宜,女眷们则闲得多,没事儿就三五成群的,在行宫的花园里闲逛起来。

  沈妙言与谢陶、江梅枝、温倾慕等人坐在凉亭里说话,因着几人身份贵重,所以没过多久,就吸引了其他贵女前来。

  不知是谁提议玩“竖蛋”,沈妙言来了兴致,当真吩咐拂衣取来几枚鸡子,在桌上玩起了竖蛋。

  竖蛋乃是闺中女眷们常常玩的游戏,就是把鸡蛋竖立放在桌上,可令其不倒的人,便算是获胜了。

  不比谢陶安静乖巧,沈妙言惯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兴致勃勃地想要赢下一局,谁知偏偏老天爷不帮她,她每每都竖不起蛋,反而被凤琼枝赢了好几回。

  旁边司烟看不下去,一把推开沈妙言,吆喝道:“我来我来!这样简单的游戏,沈姐姐你也能输,真是没出息!”

  说着,就拿起鸡蛋,试着竖放在桌上。

  谁知她也不行,松开手时,那鸡蛋眼见着就要倒下!

  司烟咬牙,又伸手去扶了一把。

  很快,她再松开手时,那鸡蛋竖得好好的,竟然没有倒下!

  “怎么样,我技术还是可以的吧?!”司烟得意地睨向众人。

  许是她骄傲的模样太过跋扈,有贵女不服,出声儿道:“你们瞧,这司姑娘的蛋下面,还垫着三只虫呢!”

  众人仔细望去,果然瞧见鸡蛋底下拥着三只虫儿,这才能维持住鸡蛋的平稳。

  众女们望向司烟的目光纷纷变了。

  已嫁做人妇的盛雨,婚姻生活很是不幸福,因此倒是越发刻薄毒舌起来,甩着白眼道:“不过是玩个游戏,又不曾赌什么金银,竟然还使这些小手段!果然边远地方来的女子,就是上不得台面!”

  司烟气得不行,对着盛雨重重“哼”了声,一掌拍到石桌上,“我可不比盛小姐上得了台面!听说王世子欠了巨额赌债,债主找上门讨钱,盛小姐连嫁妆都送了出去作抵押!如你这般上得了台面的贤妇,我自然是比不得的!”

  盛雨没料到她竟然知晓自己这些私密丢人之事,立即白了脸,不可置信地盯着她。

  沈妙言则盯着石桌,不着痕迹地伸手扣住某处,淡淡道:“罢了,明儿就是中秋,乃是团圆的日子呢,有什么好吵的?都散了吧。”

  众女走后,唯独司烟气鼓鼓站在原地,狠狠对着沈妙言翻白眼,“你把我的虫儿扣在这里作甚?!我原本能杀了那个贱女人的!”

  她刚刚借着跟盛雨吵架的机会,偷偷放了蛊虫出去,就等着暗地里把盛雨弄死。

  沈妙言挪开手,石桌上果然躺着一只赤红蛊虫,不过已经被她摁死了。

  她拿手帕细细擦拭过手指,“这世上,是不是凡是与你有过争执的人,你都要杀了?”

  “那是自然!”司烟昂起小脑袋,“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

  沈妙言失笑,“真是浑话。女孩儿之间,免不了的就是争吵。就算是最亲热的手帕交,却也有吵架的时候。难道,你连你的手帕交也要下杀手吗?”

  “略略略,人家可比不得沈姐姐朋友多!在琼华岛上,旁的姑娘都不愿意与人家玩呢!人家哪里来的手帕交?”

  司烟双手并用,翻着眼皮对她做鬼脸。

  ,

  九月之前应该能更完正文,别慌。

  新书暂定十月开,也可能会提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