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94章 在妙妙面前,朕一向很威风

第1894章 在妙妙面前,朕一向很威风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0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如果这一章跟上一章连不起来,那可能是上一章开车被屏蔽,如果连得起来,就是没屏蔽)

  带着薄茧的大掌轻轻搂着女孩儿纤细的腰身,君天澜把她在水中缓慢放倒,俯身凑近她的唇瓣,似笑非笑:“在妙妙面前,朕一向很威风。”

  话未说完,就已贴上女孩儿的唇。

  溪流淙淙。

  花影斑驳,月色清润,隐约映照出那溪水中朦胧纠缠的两个身影。

  十几年相濡以沫在今夜彻底化作干柴.烈火,将两个人热烈点燃,沦入永世的宿命纠缠之中,谁也不愿放手。

  翌日。

  沈妙言睡到晌午才醒。

  君天澜去前朝处理政务了,她盯着绣花帐幔的顶部,慢慢伸出一只手,但见掌纹纵横,玉白的肌肤在明黄色帐中光线里,宛若通透白玉。

  她出神地望了会儿,拂衣进来,把帐幔挂到雕花金钩上,笑吟吟道:“小姐可算是醒了,凤琼枝跪在殿外,说是要给小姐请罪,已经跪了一个时辰呢。”

  添香捧着一套淡粉襦裙过来,鄙夷道:“嘁,她不过是装模作样,谁知道她这这趟进宫,究竟抱得是什么心思?”

  说着,把襦裙挂到木施上,“小姐,起床梳洗更衣吧?”

  沈妙言坐起来,忍了会儿身下传来的不适感,才道了声“好”。

  等梳洗罢,她坐到圆桌旁用膳,外间便传来凤琼枝气若游丝的嗓音:

  “二妹妹,你便见我一面吧,好歹我跪了这么久,好歹我也是你姐姐不是?我是特意为了四妹妹,进宫向你请罪的呢。”

  凤百灵被下了天牢的事儿,镐京城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也知晓她是因为在沈妙言的衣裙上做了手脚,引得鹿苑里百兽齐出,最后伤了皇上,所以才被下的天牢。

  所以凤琼枝这趟进宫请罪,倒也算是有理有据,非常的光明正大。

  沈妙言慢吞吞吃着虾仁水晶御品粥,并不说话。

  凤琼枝惯会装腔作势,以大姐的身份给她跪了一个时辰,若是传出去,旁人定要指责凤妃夕不知好歹,以小欺大。

  她沈妙言重生一回不怎么在乎名声,可凤妃夕却是可怜人,她占用了她的身份,也得顾忌着替她保留名声才是。

  思及此,她放下粥碗,对殿外高声道:“大姐姐真是,既进了宫,缘何不叫宫女进来唤我?我睡到现在才醒,刚刚才知道大姐姐来了,真是白白让大姐姐在外面跪了一个时辰呢。来人啊,还不快把我大姐姐请进来。”

  娇弱柔美的嗓音,加之昨晚被君天澜蹂.躏了半宿,很有些沙哑性感,令听见她声音的人,皆都忍不住酥了骨头,浮想联翩。

  凤琼枝暗暗嫉恨,却牢牢记着司烟的话,并不敢发作,只乖乖巧巧柔柔弱弱地扶着司烟的手起身,踏进了殿中。

  她这趟进宫,司烟也跟着的。

  来自海外琼华岛的姑娘,肌肤如蜜般,眼睛仿佛黑曜石,大咧咧穿一袭海老茶色的短打劲装,趿拉着一双海草编织成的草鞋,一举一动皆是灵巧风流。

  她随着凤琼枝踏进殿中,好奇地环顾四周,只见这皇上睡的寝宫并不如想象中那般金碧辉煌,反而满是书香气浓,端雅大方得不得了。

  站立在雕花月门两侧的宫女,恭敬地为她们挑开珠帘。

  她站在凤琼枝身后,好奇地伸着脑袋望向珠帘内,就瞧见一位身着淡粉襦裙的少女,正坐在圆桌旁吃粥。

  她梳着松松垮垮的随云髻,髻里插着一把并蒂宝石花垂珍珠小流苏发梳,小脸白净甜糯,低垂着眼睫,喝粥的模样分外专心致志。

  她一手捏着金汤匙,手指纤细如玉,尖细的指甲盖上精心绘着胭脂红花蔻,便是随意这么一只手,竟也是极美的。

  司烟鼓了鼓腮帮子,眼底流光暗转。

  这个女人美则美矣,但也无非是中原的世家贵女模样,哪里就值得那个天神一般的男人,肯为她在琼华岛上磕九九八十一个头,只为了求那点儿虚无缥缈的复生希望?

  她想不明白。

  凤琼枝此时上前,细声道:“二妹妹,关于四妹妹的事,你心中可还嫉恨?不过,她亦得到她应有的报应,你也该满足了。”

  沈妙言吃完最后一口粥,端正地放下金汤匙,在拂衣捧来的银盆中净手,“瞧姐姐说的,虽然四妹妹在我衣裙上涂抹香料,引得百兽癫狂,可我并没有恨她呢。听说她死在府上,我亦十分伤心。”

  “伤心?”凤琼枝唇角多了几分冷意,“若二妹妹果真伤心,便不会把她折磨成那个样子了……”

  她说着,忽然愠怒地朝沈妙言走去,“若你果真伤心,就不会把我们都戏弄在鼓掌里……沈妙言,你重生归来,就是为了报复我们吗?!觉海死了,顾湘湘死了,连百香与百灵都死了,你下一个目标是谁?是我吗?!”

  她的情绪很是激动。

  沈妙言在棉帕上擦干净双手,声音听起来仍旧温温的:“姐姐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沈妙言,沈妙言不是死了吗?她可是被顾湘湘亲手推下岩浆的,难道姐姐忘了不成?”

  “你——”

  凤琼枝气急,胸口起伏得厉害,却根本想不出任何辩驳之词。

  沈妙言把棉帕搭到银盆边缘,笑吟吟道:“对了,听说姐姐这几日病着,怎的今儿好了?莫非是遇见了什么高明的大夫吗?毕竟,姐姐可是亲手弄死了你的亲妹妹,这种缺德事儿梗在心里,一般人可是消受不了的,说不准就得忧愁而死……”

  凤琼枝瞳眸骤然睁圆,不可置信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亲手杀死百灵的事儿,明明只有她一个人知晓,这个女人,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盯着沈妙言,宛若是在盯着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浑身都在止不住地轻颤,仿佛下一瞬就会晕厥在地。

  而相较于她的不淡定,司烟却是淡定得不得了。

  她歪了歪头,把玩着垂落在胸口的细发辫,觉得眼前这个穿淡粉襦裙的姑娘,似乎比她想象的要有趣些。

  也难怪,那个天神一样的男人会欢喜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