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91章 冯氏与凤百灵之死(下)

第1891章 冯氏与凤百灵之死(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0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倒在地上,疲惫地望着仍旧大吃大喝的凤百灵,缓慢地张了张嘴,“百灵”两个字噎在咽喉里,最终再也没能唤出来。

  月光清透。

  它们从窗棂中洒落,清晰地照亮了整间房。

  凤百灵站在桌边,仍旧用手抓着菜肴不停往嘴里塞。

  她脚边,冯氏静静倒在血泊里,

  死不瞑目。

  ……

  翌日。

  凤琼枝醒来,梳洗罢,坐在窗边软榻上用一碗清粥。

  她淡淡道:“我娘还在凤百灵那里?”

  房中伺候的侍女,恭敬答道:“回小姐话,夫人还在四姑娘院子里。”

  “罢了,你去那里告诉我娘,今儿到我这里来一趟,我要同她商议大事。”

  她要进宫,须得冯氏拿主意。

  她一个人,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侍女应了声“是”,立即去办了。

  凤琼枝在房中左等右等,直到过了大半个时辰,才见那侍女惨白着一张脸回来。

  “怎的去了这么久?我娘呢?”

  “小,小姐……”侍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夫人她,夫人她……呜呜呜……”

  她受到了惊吓,话未说完就忍不住大哭出声。

  凤琼枝皱眉,“到底怎么了?!”

  “夫人她……她没了!”

  凤琼枝拿着团扇的手,骤然一紧。

  下一瞬,那柄团扇从她手中滑落,她站起身,踉踉跄跄地朝凤百灵的院子奔去。

  她孤身闯进院子,踏进门槛,只见冯氏死不瞑目地躺在血泊里,桌上碗碟狼藉,而凤百灵正躺在床榻上睡觉。

  她指尖发颤,小心翼翼走到冯氏身边跪坐下来,伸手去触她的鼻息。

  却,

  半点儿呼吸也无。

  凤琼枝慢慢收回手,秀美端庄的面庞上神色复杂,惶恐有之,惊吓有之,仇恨亦有之。

  她跪坐良久,忽然站起身,慢慢走到拔步床前。

  床榻上,凤百灵睡得很香,嘴角还挂着一串涎水。

  她望着这个自小一块儿长大的亲妹妹,眼底掠过一抹嘲讽,继而缓步上前。

  她拿起一只绣枕,慢慢覆到凤百灵的脸上。

  慢慢的,

  加重力道……

  凤百灵睡梦中呼吸不畅被惊醒,呜呜大叫,立即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

  凤琼枝跪坐在床榻上,死死捂着枕头,不容她挣脱开去。

  她泪流满面,手上力道却很重,仿佛这个被她闷死的人不是她的亲妹妹,而是她的仇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凤百灵的挣扎终于弱了下来。

  又过了会儿,凤琼枝见她彻底不动了,才慢慢松开手。

  揭开枕头,凤百灵死状凄惨。

  她抬袖摸了一把泪,却有更多泪水顺着面颊滑落。

  半晌后,她手脚不稳地爬下床,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这里。

  视线中,全是不远处那道院门。

  她张着嘴剧烈呼吸,只要踏出那道门,她就仍然是高高在上的风国公府大小姐……

  没有被休弃的娘,没有疯疯癫癫的妹妹。

  她是凤琼枝,继薛宝璋和谢昭过后,镐京城最耀眼的那颗明珠!

  她流着眼泪,终于踏出了凤百灵的院子。

  她手扶门框,仰头望向夏日里蔚蓝的天空,眼前的景象一阵阵发黑。

  她终于没能支撑得住,最终晕厥昏倒在地。

  ……

  凤家的消息,很快被暗卫回禀给了君天澜。

  男人正在御书房中批折子。

  他听罢,扔掉朱砂笔,起身朝书房外而去。

  总觉得,他的妙妙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大约会很高兴。

  君天澜找到沈妙言时,小姑娘正坐在游廊的美人靠上喂鱼。

  “妙妙。”

  他走过去,熟稔地把她抱到怀里。

  “大热天的,你离我远些。”沈妙言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君天澜轻笑,仍旧把她抱得紧紧,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三言两语就把风国公府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妙言很有些讶异,“凤琼枝那么个世家贵女,真是看不出来,她原来还敢杀人的……怎么,她怕有那么个疯疯癫癫的妹妹,耽搁了她的前程?”

  “大约如此。”君天澜如同发.情的大兽,只用唇瓣贴着她的面颊,爱的什么似的,“我对女子的心思素来没有什么研究,能叫我认真揣摩心思的,世间也只有妙妙一个。”

  这两日以来,他总爱抱着沈妙言说那些酸掉牙的情话。

  沈妙言都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又推了他一把,“离我远些,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我看看。”

  君天澜竟直接掀开她的宽袖。

  玉藕似的手臂上,肌肤白腻光滑,哪儿有什么鸡皮疙瘩。

  不过,却有些莫名其妙的青紫伤疤。

  他怔了怔,并不记得自己昨儿夜里对她手臂做了什么。

  男人周身的气息瞬间就变得冰冷摄人,又撩开女孩儿的裙摆,只见她身上,腿上,竟全是青紫淤痕!

  暗红狭长的丹凤眼冷酷眯起,他冷声:“谁弄的?!”

  沈妙言略有些心虚地放下宽袖和衣裙,连小脸都忍不住扭向旁边,“我自己弄的……”

  “我问,谁弄的。”

  男人扳正她的下颌,迫着她与他对视。

  沈妙言撇撇嘴,“你别总这样逼着我回答各种问题好不好,我说了我自己弄上去的,你就不要管了!”

  她态度强硬得很。

  君天澜见她果真是不需要他为她出头的模样,只得不再多言,只心疼得亲了亲她的脸蛋,咬着她的耳朵,声音温温的:

  “晚上,我替你擦些药膏。”

  明明该是正经的关切话语,然而因着他在前面加了“晚上”两个字,就莫名变得暧.昧起来。

  沈妙言浑身抖了抖,没敢接话。

  外头日光很辣。

  游廊临水,假山与树遮挡着所有的阳光,还不时有凉风从水面吹来,很是凉爽适宜。

  暗卫及宫女们早就回避开,因此这里只剩君天澜与沈妙言两人。

  他抱着少女,大掌不老实地欺负着她。

  沈妙言早羞得不行,小脸埋在他的衣襟里,不时随着他手间的轻重,发出嘤咛细喘。

  着实撩人。

  ……

  而自打凤琼枝亲手杀了她亲妹妹之后,就大病了一场。

  凤国公府如今风雨飘零,凤国公可谓是心急如焚,请了镐京城中不少名医前来看诊,可惜俱都徒劳无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