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89章 她如此主动……

第1889章 她如此主动……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0:0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连澈面无表情地“嗯”了声。

  沈妙言又朝君天澜招招手,“走罢。”

  男人起身,牵起她的手大步离开了正厅。

  连澈静静站在那儿,未曾回头去看。

  那双极致艳丽的桃花眼,逐渐染上绯红。

  剔透的眸子里,甚至隐约可见正蒙着一层薄薄水雾。

  不知过了多久,他不自然地仰头环顾四周,自嘲般冷笑几声。

  可眼圈,却越发红透。

  沈妙言随君天澜离开穆王府,早有低调的轿辇停在王府门口,君天澜他是微服出行的。

  她同他一道上了轿辇,把这几日自己对凤百灵的所作所为全都告知了他,“……你可觉得我狠毒?”

  男人抱着她的腰,低头吻了她一下,“只要妙妙高兴,你便是把风国公府满门都屠戮了,我也由着你。”

  沈妙言放在膝上的双手忍不住握成拳,偏头望向他,正要启唇说话,不知想到什么,又慢慢闭上嘴。

  “妙妙想说什么?”

  君天澜握着她的一只手,在掌心细细磋磨。

  女孩儿的手软软绵绵,很小一只,同他那拿惯刀剑的粗粝双手,浑然不同。

  “我想同你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儿,总觉在轿辇中说出来甚是不妥,等回了乾和宫,咱们去你书房说。”

  “都依你。”

  大半个时辰过后,软轿终于慢吞吞地被抬进宫,最后停在了乾和宫外。

  沈妙言走在前面,轻车熟路地踏进了君天澜的御书房。

  男人跟在后头,踏进书房前,挥手示意书房外守着的侍卫全部退下。

  他进去后不忘顺手掩上门,书房中的光线也随之黯淡下来。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女孩儿就坐在御案后,面无表情地随手翻弄他的奏章。

  几点夕光从镂花窗棂外投进来,温柔落在她的侧颊上,使得原本没有表情的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暖色。

  他上前,“说罢,究竟是何事,需得这般郑重?”

  沈妙言合上他的奏章,抬头盯向他,“你如何就知道,我是沈妙言呢?若我不是,那你爱上的便是凤妃夕。而你这种爱情,乃是对于沈妙言的背叛。”

  君天澜与她隔着御案,一站一坐。

  他知晓,女孩儿这是要与他摊牌了。

  他垂眸凝着她,声音淡淡:“当初棉城那段时光,想必妙妙未曾忘却。我在棉城时,服食过一生一世一双人,此生,我只能碰妙妙一个人。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

  沈妙言微微蹙眉。

  她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也就是说,在她化身凤妃夕后,与君天澜第一次肢体接触时,对方应已猜到她就是沈妙言!

  那么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否认,岂不都是个笑话?!

  少女想着,狠狠皱了下眉。

  君天澜不愿她难堪,于是走到她所坐的大椅后面,双手自背后把她揽在怀里,“妙妙呢,你当初是从什么地方回来的?又究竟是为什么那般恨凤国公府一家?”

  沈妙言沉默。

  她还没有准备好,把她临死前的那段故事告诉君天澜。

  御书房陷入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君天澜低低叹息半声,“罢了,你若不说,我也不逼你。大约总有一日,你会把过去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知于我吧!”

  说着,目光落在女孩儿的后颈上。

  她今日梳着简单的男子发髻,因为漆发全部束起的缘故,而露出一截白腻纤细的粉颈。

  男人瞧着,忍不住俯首吻了吻她的颈子。

  她自打重生归来,身上就自带一股雪莲清香,好闻得紧。

  他埋首于她颈间轻嗅,嗅着嗅着,大掌就不安分起来,缓慢探进女孩儿的衣摆里,覆上那处滑腻的柔软。

  沈妙言嘤咛一声。

  她小脸微红,大约也存着放纵一回的心思,慢慢侧过半个身子,伸手勾住男人的脖颈,仰起小脸,用唇瓣去寻他的眉骨,眼睛,鼻尖,以及带着凉意的薄唇。

  她如此主动,倒是叫君天澜生出一股受宠若惊的心思来。

  男人越发卖力地向她展示自己的技巧,最终于这御书房中,于那些堆积成山的奏章里,于那满屋经史子集的注视下,把他朝思暮想的姑娘吞吃了个干净。

  这一夜,两人仍旧并未向对方完全坦承过去的一切。

  可是比起前段时日那总是争吵怀疑彼此的相处模样,如今这般拉着对方共堕沉沦、共同沉溺于欢愉之中的相处模式,已是好了太多。

  至少,于君天澜,他是非常满足的。

  ……

  另一边,风国公府。

  今夜,栖凤园中点着上千盏灯火,无数侍女侍卫守在这儿,都是为了保护凤琼枝。

  少女这几日已经被吓破了胆儿,此时与冯氏一起躺在床上,四周明明侍立着不少婢女,可她仍旧怕得要命。

  灯火亮如白昼,她眼眶深陷、面色发黄发青,显然这几日都不曾睡过好觉。

  此时,她正紧紧拉着冯氏的手,声音发颤:“娘,你说,他们今晚还会来吗?”

  “今儿你爹爹把他书房里的侍卫也给拨过来保护你,想来,那些该死的贼人应当是不敢来了。”冯氏柔声安慰着,两个眼圈红肿得很。

  毕竟,比起凤琼枝,似乎她那个失踪了的女儿百灵,才是更加可怜的。

  长夜渐渐过半。

  黎明前,乃是人最困倦的时候。

  凤琼枝与冯氏渐渐都睡了去。

  恰在这时,一阵夜风吹熄了栖凤园的灯火。

  侍卫们慌乱起来,互相推搡着朝四周观望,原本正打着盹儿的侍女们也纷纷警觉起来,惊恐又害怕地抱紧彼此。

  连澈身着夜行衣,身影如风,几乎毫无阻拦就掠进了凤琼枝的闺房。

  他把身上扛着的人放在凤琼枝的拔步床上,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

  那人正是凤百灵。

  她被折磨了整整四日,一只手已经没了,还有一只手只剩下几节手指,连舌头也没了,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她大约已经疯了,眼神里都是惊恐,不住地在床榻上乱爬。

  凤琼枝与冯氏被惊醒,瞧见是她,霎时纷纷尖叫起来。

  不过须臾,冯氏回过神,急忙扑上去抱住凤百灵,“我可怜的女儿哦啊,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呜呜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