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84章 无数条线索,在沈妙言脑海中纵横交错

第1884章 无数条线索,在沈妙言脑海中纵横交错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6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5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鳐鳐打开锦盒,只见缎布上静静躺着一枚象牙莲花发簪。

  大约是她母亲亲手雕刻的,看上去虽比不得那些雕刻大师的作品精致如生,却胜在满含温润之情。

  一花一叶,都是温柔的弧线。

  她喜欢的得不了,连忙把象牙簪子递给沈妙言,“娘亲,你替鳐鳐戴上!”

  沈妙言接过簪子,轻轻巧巧地别到她的发髻上。

  小姑娘乖乖巧巧,粉团子似的招人喜欢。

  她看着,忍不住弯腰亲了一口小家伙,又刮了下她的鼻尖,“乖,去跟你的好朋友一块儿玩耍。”

  鳐鳐乖乖点头,抬手摸了摸象牙发簪,欢喜地离开了。

  她走后,沈妙言独自坐在拔步床上,蹙着眉尖盯向窗外。

  她记得当初凤妃夕当初之所以会死在后山,也是因为衣服上涂抹过吸引野兽的特殊气味儿,引得后山野兽发狂。

  琥珀色瞳眸中流光暗转,她抬手捻了捻宽袖,脑海中莫名浮现出凤百灵的脸。

  昨夜凤琼枝与凤百灵进宫,凤琼枝却不要脸地在游廊上勾引君天澜,她一度以为是凤琼枝按捺不住冲动行事,可……

  若是凤琼枝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调虎离山呢?

  把她从寝殿调出去,然后凤百灵再趁机偷偷进入她的寝殿,把那吸引野兽的特殊香料涂洒在她的衣橱里……

  少女闭了闭眼。

  她还记得顾湘湘曾经拿毒蛇害她,那毒蛇显然是被人仔细训练过,知晓凭着气味儿钻进她的寝殿咬她。

  那么,那条毒蛇有没有可能,是凤百灵交给顾湘湘的?

  无数条微不可察的线索在少女脑海中纵横交错,逐渐编织成一张密网。

  密网之中,是凤百灵那张人畜无害的清秀面庞。

  沈妙言睁开眼。

  琥珀色瞳孔犹如一剪而成,冰冷摄骨,骇人至极。

  她轻笑,对殿中伺候的宫女道:“去,把我那位好四妹请过来。”

  半个时辰后,正在御花园与朋友说话的凤百灵,踏进了沈妙言的寝殿。

  沈妙言正倚坐在圈椅上喝茶,抬眸瞥见她进来,笑容雅致,“妹妹快坐,我刚刚收拾寝殿时,发现一套还未穿过的宫裙,觉得极其适合妹妹。”

  说着,示意宫女把她准备好的宫裙拿过来。

  那是一套藕荷色的襦裙,可爱大方,很适合未及笄的女孩儿。

  凤百灵脸上笑容不改,上前接过襦裙,温声道:“多谢二姐姐赐衣。”

  “去屏风后换上吧,我想看看妹妹穿着是否大小正好。”

  “好!”

  凤百灵答应得很是利落,笑吟吟就去屏风后更衣了。

  沈妙言一手托腮,盯着屏风后倒映出的模糊身影,忍不住蹙眉。

  怎么会?

  若那吸引野兽的特殊香料是凤百灵涂洒在她衣裙上的,她该有所反应才是,至少,她不会愿意穿这套危险的衣裙。

  难道,并非是她下的手?

  她百思不得其解时,凤百灵很快换好衣裙出来,仍旧是浅笑倩兮的模样,“二姐姐,这套襦裙真是好看,不愧是宫里的绣娘缝制出来的呢。”

  “你喜欢就好。”

  沈妙言仍是托腮的姿势,看起来懒懒的。

  凤百灵又道过谢,才欢喜地退出去。

  沈妙言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殿外,颇有些失望。

  她向来擅长于蛛丝马迹中寻根问踪,可为何今日这番推论,却无法印证呢?

  她心中疑惑,于是从衣橱里取了几件衣裳,独自朝鹿苑而去。

  此时因为雄狮伤人事件,鹿苑内的臣子及家眷们皆已去了其他宫室,苑中全是堆放在一处的百兽笼子,驯兽师们正在接受韩棠之和刑部其他官员的审讯。

  沈妙言趁着众人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抱着那几身衣裳踏进鹿苑,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虎笼。

  两头吊睛猛虎正卧在笼子里闭目打盹儿。

  随着沈妙言的靠近,它们慢慢睁开了眼睛。

  沈妙言面对凶兽很有些紧张,轻轻吐出一口气,用力把那些衣裙揉成一团,猛然掷向兽笼!

  只见两只老虎骤然长吼,继而扑向那堆衣裳,宛如发狂般把衣裳撕咬得稀烂!

  瞳孔微红的癫狂模样,同刚刚狮群对付玉珠时,几乎如出一辙!

  而它们撕咬完那些衣裳,又怒吼着瞪向她,尖利的爪子不停挠着笼门,企图扑向她。

  沈妙言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知晓它们并非是因为她而动怒,而是因为她身上的衣裙!

  果然,她寝殿里所有的衣裙,皆被做了手脚!

  而这边的动静,很快引来韩棠之那边的注意。

  韩棠之走过来,朝她抱了抱拳,“凤姑娘。”

  “关于猛兽伤人事件,韩大人应当还没有什么破案的线索吧?”沈妙言挑眉,“我怀疑此事乃是凤百灵所为,你若信我,就仔细调查她这两日的举动。我想,大约能有所收获。”

  她笑起来时,两排白牙在阳光下看起来莫名森寒。

  韩棠之知晓她不会凭空乱说,心中有了计较,于是应了下来。

  ……

  因着君天澜要为鳐鳐庆祝,所以鹿苑发生的猛兽伤人事件直接被忽略掉,一大群与鳐鳐年龄相仿的公子小姐仍旧聚在承庆殿里,欢欢喜喜地给鳐鳐庆生。

  其余大人,倒是都去了偏殿,与交好的友人坐在一桌饮酒说话。

  沈妙言来到承庆殿外,看见鳐鳐被一大群小孩儿围着,大刀金马地坐在案几上,正抱着双手看念念、花思慕、程承等男孩子们玩射覆。

  她一手扶着殿门,暗道鳐鳐这孩子,只有在她、小雨点和小佑姬面前,才会呈现出格外乖巧的一面。

  可是在其他人面前,似乎永远是这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她知晓这是鳐鳐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她在用这种骄傲跋扈的方式保护她自己。

  她抿了抿唇瓣,没进去打搅这群小孩儿玩耍,转而沿着抄手游廊,一路朝御花园而去。

  来到御花园已是黄昏。

  白日的燥热彻底散去,只余下夕阳的柔光洒落在瑟瑟溪水之中。

  宫女们把一盏盏宫灯挂上枝头,暖白灯影朦胧倒映在溪水里,越发衬得这夏夜如梦似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