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79章 沈妙言与凤妃夕,你究竟爱哪一个

第1879章 沈妙言与凤妃夕,你究竟爱哪一个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0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5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按着记忆中的路,终于来到了陈嬷嬷所居住的楼阁里。

  但见楼阁朱门紧闭,有两名美貌侍女正守在门外。

  “我要见陈嬷嬷。”

  沈妙言笑吟吟直言。

  两名宫女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嬷嬷不见外客。”

  “啧……”沈妙言收拢折扇,“她好大的排场,不过是教坊司的管事嬷嬷罢了,我还是乾和宫的女官呢,地位平等,为何就不见我?”

  “嬷嬷不见外客。”

  两名宫女面无表情地重复。

  沈妙言一手负在身后,退后两步,淡淡道:“添香,麦若,给我把门砸开。”

  添香忍不住瞟了眼她。

  她越发觉得,小姐她快要被皇上给宠坏了,这么发话的口吻,当真是像极了画本子里那些趾高气扬的反派。

  然而她自己亦是个闹腾性子,几乎只犹豫了一瞬,就立即与麦若出手,同那两名美貌宫女打了起来。

  对方的两人也是懂功夫的,可惜终究不敌添香与麦若,很快就被打跑了。

  沈妙言推开门,只见朱殿锦绣、纤尘不染,殿中熏着浅而好闻的花香,格外沁人心脾。

  只殿中空落落的,并不见半个人影。

  “陈嬷嬷?”

  她温温唤了声,踏进殿中。

  在殿中转了一圈,却仍旧没能找到陈嬷嬷。

  她白跑一趟,百无聊赖地倚靠在一座紫檀木博古架上,正寻思着要不要回去时,却注意到手侧的格子里,置着一只青花细颈瓷瓶。

  她自幼生在锦绣堆里,见识过不少好东西,这只瓷瓶,她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刚伸手准备去摸,一道暗门忽然被推开。

  苍老的陈嬷嬷面无表情地出现在殿中。

  大约是刚沐浴过,她的发梢还带着水珠,面庞也比从前红润许多。

  她瞪着沈妙言,冷声道:“摸坏了,便是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沈妙言收回手,没好气,“一只瓷瓶罢了,你说的好似天价似的!”

  “哼!”陈嬷嬷在贵妃榻上坐了,“凤姑娘今儿来寻我,可是为了百媚生?百媚生没有,但你若是不走,一顿老拳却是有的。”

  沈妙言歪头,打量她片刻,实在是瞧不出这个看起来格外苍老的女人,究竟是否如同拂衣所言那般,乃是大内之中的顶尖高手。

  她眼珠微转,摇开折扇笑道:“嬷嬷的老拳有多厉害,妃夕倒是想要讨教一番。”

  说罢,对麦若使了个眼色。

  麦若领命,立即飞身而上,袭向陈嬷嬷。

  她也觉得这嬷嬷都老得快要走不动了,怎么可能如同拂衣说的,还是什么大内高手……

  然而她走神的瞬间,陈嬷嬷已然出手!

  在场的三个人,谁也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只能捕捉到一道极快的残影,不过刹那,麦若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添香忙接住麦若,撞邪似的瞟向陈嬷嬷,旋即也飞身而上,抽出腰间软剑袭向那陈嬷嬷!

  沈妙言连忙擦亮眼睛想要捕捉陈嬷嬷的功夫,可她压根儿就没瞧见那个女人取出什么武器,不过一个照面,添香就被打飞出去,连手里的软剑都丢了。

  面容苍老的陈嬷嬷负手站在殿中,似笑非笑地望向沈妙言。

  沈妙言咽了口口水,慢慢往后退,“那什么,有话咱好好说,我也不是觊觎那百媚生,我就是过来,过来探望嬷嬷身子可好……”

  添香和麦若同时捂脸。

  她们家小姐,真是怎么看怎么像是那趾高气昂地夺宝不成后,瞬间变成阿谀奉承脸的大反派啊!

  ……

  沈妙言入夜之后才回到自己的寝殿。

  君天澜亲自提着食盒过来看她,却见她坐在床榻上,拿绣帕捂着脸儿,只露出一双琥珀色圆眼睛瞅他。

  “这是在作甚?”

  男人不解,把食盒里的饭菜一盘盘端到圆桌上。

  沈妙言咳嗽了几声,慢慢起身走到圆桌旁坐了,再慢慢地取下绣帕,抱碗吃饭。

  君天澜瞥向她,立即就见到女孩儿红肿的小脸。

  赫然是挨了两拳的结果。

  男人眯了眯眼,语气森冷:“谁打的?”

  “没谁……”

  沈妙言抬手隔开他的视线,闷闷地夹菜:“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解决,你勿要插手。”

  她惯是倔强的性子。

  君天澜便也不再多问。

  两人用罢晚膳,君天澜拾掇了热汤沐浴,亲自把沈妙言抱进去,又拿了冰袋替她细细敷脸,“再过两日,就是鳐鳐的七岁生辰,你可有想好送什么礼物?”

  “唔……”沈妙言闭着眼睛泡在热汤里,“想是想好了,只是东西还未做好。”

  “你打算做什么?”

  “不告诉你。”

  君天澜轻笑,把冰袋取下,又替她仔细揉捏双肩。

  “你呢,你要送鳐鳐什么?鳐鳐可是很讨厌你的,我觉着无论你送什么,她都会不高兴。”

  沈妙言的语调,莫名染上幸灾乐祸。

  “我请了动物戏团进宫表演,算是我送她的生辰礼,她应当会喜欢。”

  男人声音淡淡,语调十分沉稳妥帖。

  沈妙言睁开眼,慢慢在浴桶中坐正,转身望向他。

  他俯着身子,双手撑在浴桶边缘,也正望着自己。

  沈妙言抬手掐住他的下颌打量,这人真真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他给他女儿精心请了动物马戏哄她高兴,却从不知在她沈妙言生辰时,也这般花心思哄她高兴。

  “哼。”

  她极轻地哼了一声,松开手,整个儿地泡进了浴桶里。

  君天澜很快把她捞出来,替她仔细擦拭干净水珠,不顾她的抗议,拿了中衣给她穿上,又亲自把她抱到床榻上。

  “刚刚给妃夕捏了双肩,妃夕可觉得通体舒服?”

  他坐在床沿上,边替她铺被子,边问道。

  沈妙言颔首,“是很舒服,哪天你不当皇帝了,可以去青楼里专门给女子捏肩。”

  男人听着这话却也不恼,唇角轻轻勾起弧度,在铺好被褥后,捧了她的双脚细细揉捏,“我只愿侍奉你一人,其余女子,皆入不得我的眼。”

  “那……”

  沈妙言忽然靠近他,藕臂攀住他的肩膀,鼻尖抵着他的面颊,眼睫低垂,声音低得只有帐中人能听见,

  “沈妙言与凤妃夕,你究竟爱哪一个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