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75章 顾湘湘之死(下)

第1875章 顾湘湘之死(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3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5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顾湘湘拼命打滚挣扎,可惜终究敌不过那成群结队的毒蛇。

  她嘶哑的啼哭声逐渐细弱。

  沈妙言蹲坐在坑边,把她临死前的挣扎与哭泣,皆都收入眼底。

  她看见这个恶毒的女人,终于渐渐失去了意识,直至死亡。

  因为被太多毒蛇咬过的缘故,她整个人都肿起来了,皮肤呈现出丑陋可怖的青紫颜色,看上去与原本的容貌相差太多。

  她仰面躺在坑底,衣衫碎裂,一双眼睛睁得大大,七窍流血的死状极为悲惨。

  沈妙言闭了闭眼。

  并不同情。

  但也并没有什么大仇得报的快感。

  敌人死得越是容易,就越是在提醒她,她过去曾死在这种人手里,是多么窝囊的一件事儿。

  深夜的风,染上了沁骨的凉意。

  一件温暖的大氅,带着浅浅的龙涎香披上她的肩头。

  她握住大氅的边缘,扶着那人伸出来的手,慢慢站起来。

  君天澜低头,替她把大氅穿好,“走罢。”

  带着薄茧的手同她的十指相扣,他低头亲了亲女孩儿的面颊,带着她转身离去。

  沈妙言随着他走了几步,忍不住驻足道:“君天澜。”

  “嗯?”

  男人回头看她。

  沈妙言披着君天澜的大氅,因为大氅太过宽大的缘故,越发衬得她娇小玲珑。

  她撇了撇嘴,偏头望向别处:“你就不好奇,我究竟是不是沈妙言吗?”

  君天澜转过身,大掌柔柔地轻抚过她的鬓发。

  他早就知道,她是他的妙妙了。

  他只要倾尽这后半生,给她所有的宠爱就好,至于她自己承不承认,又有何妨呢?

  几片菩提叶被风吹落,在灯火的明光里划出墨笔描摹不出的弧线。

  君天澜突然把女孩儿抱起,让她坐在他的宽厚的肩头。

  他一言不发,只是沉稳地驮着她,朝菩提谒外而去。

  离开菩提谒后,君天澜并未急着牵马,只仍旧驮着沈妙言,带她去夜市间买好吃的。

  沈妙言刚刚处理了顾湘湘,心情还算不错,看君天澜也顺眼了几分。

  再加上他今夜又格外殷勤,并未因为她胡乱吃夜市里的东西就数落她,于是难得对这男人展露了几分笑颜。

  “去看喷火!”

  她一手举着烤玉米,一手摇摇指向街头卖艺的杂耍。

  街头簇拥着一大群人看杂耍,见那人嘴里喷出火龙,顿时鼓掌喝彩声不断。

  君天澜驮着沈妙言看了会儿杂耍,忽有卖花姑娘抱着花篮过来,抖着一股子机灵劲儿道:“公子,给您妹妹买一束花儿吧?”

  沈妙言容貌偏小,这卖花的小姑娘竟把她看成了君天澜的妹妹。

  沈妙言“噗嗤”笑出了声儿,低头去看君天澜,长街的灯火里,果然瞧见这男人面色一点点黑沉下去。

  卖花姑娘察觉到不对劲儿,努力睁着眼睛又打量了会儿沈妙言与君天澜,料想自己刚刚那话不妥,于是又堆着满脸甜兮兮的笑,对君天澜道:“您生得年轻俊俏,倒是我看走了眼。给您女儿买一束花儿吧?新摘的栀子,香着呢!”

  沈妙言正啃着烤玉米呢,听见这卖花姑娘的话,笑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她眼泪都笑出来了,抬袖擦了擦嘴,一本正经对君天澜道:“爹爹,我想要栀子花儿!”

  脸色原就黑得犹如锅底的男人,一张俊脸霎时更黑了。

  最终,君天澜还是掏了腰包,给沈妙言买了一束栀子。

  他带着沈妙言返回菩提谒,仍旧把她稳稳放在马背上,牵着缰绳朝皇宫里走。

  离开夜市之后,四周逐渐安静下来。

  沿街两侧的百姓大约都已入眠,只余下檐下的灯笼,还在朦胧夜色里散发出柔光。

  沈妙言骑在马背上,心情格外好,扬着栀子花,得意地对牵马的君天澜道:“你今夜怎的对我这么好?可是边疆打了胜仗?”

  栀子的甜香弥散在风里。

  君天澜抬起头望向她,女孩儿的眼睛笑得弯弯,颊侧的酒窝宛若盛了蜜糖,格外的甜。

  他看着,薄唇不觉噙起弧度,“今后,我会一直对你这样好。”

  过去,他就像是严师般束着她,不许她这般,不许她那般。

  她爱吃夜市上的小玩意儿,他却嫌弃那些食物不干净,总拘着不许她吃,至今也仍旧记得从前有一次,他强硬把她从摊贩前捉走时,她的眼睛死死盯着摊贩上的烤面筋,甚至在坐进马车之后,告诉他,香辣味儿的烤面筋比甜面酱的烤面筋要好吃得多。

  后来她死在了岩浆里,他于无数个日夜里悔恨,自己把她管束得那么紧。

  如今重来这一回,烤面筋也好,小龙虾也罢,只要她愿意,他便宠着让她吃好了……

  他沉浸在思绪中,眼眸不觉有些湿润。

  沈妙言并不知晓他正在由衷忏悔,只把那束栀子花挂到马鞍旁,又捧了君天澜给她买的螺蛳,悠闲地晃荡着双脚,于这无人的街巷里,自由自在地吮吸起来。

  又大又圆的螺蛳,肉质劲道,洒着厚厚的辣油,一口吮吸下去,满嘴香辣,好吃得不得了。

  她吮得起劲儿,瞟见君天澜皱眉,于是把盛着螺蛳的盒子递到他跟前,“你也要来一颗吗?”

  君天澜瞥了眼那满是香辣酱汁的螺蛳,微微蹙了蹙眉尖,“不必。”

  他是修身养性之人,最不喜食这等辣物。

  沈妙言见他不要,傲娇地轻哼一声,把盒子收回去,顺带舔了舔指尖。

  这一路君天澜都未骑马。

  他牵着马儿,信步朝皇宫而去。

  眼底那淡淡的满足光芒,就好似他牵着整个世界。

  而马背上的沈妙言不曾有一刻闲下来,吃吃这个尝尝那个,偶尔欺负一下君天澜,几乎都要把绣花鞋踩到人家脸上去了。

  躲在暗处的夜凛等人纷纷捂脸。

  他们主子这回是连颜面都不要了,竟然把女人宠到这个份上!

  一国之君啊,

  他们主子是一国之君啊!

  堂堂帝王、天下之主,怎么能叫女人用绣花鞋踩脸?!

  偏偏被踩之后他还不生气,噙着满脸迷之微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捡了多大便宜似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