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74章 顾湘湘之死(上)

第1874章 顾湘湘之死(上)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3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5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君天澜把手里剥好的虾仁蘸了蘸酱,塞到女孩儿嘴里,又拿过帕子仔细擦拭干净双手,起身道:“走罢。”

  “去哪儿?”

  沈妙言吃掉虾仁,很是不高兴,“你大老远把我弄到这里,难道就是为了听顾湘湘是如何对付我的吗?君天澜,你真歹毒!”

  君天澜把她揽到怀里,并不解释,只抱着她离开雅座。

  然而两人并未出菩提谒,只是在下楼之后,去了菩提谒的后院。

  后院种着一棵菩提树,约莫有两人合抱。

  树冠遮天蔽日的,连今夜的明月也给挡在了枝桠外。

  菩提枝桠上挂着许多盏明灯,把这小院照得亮如白昼,所以沈妙言一眼就看到了院子中央挖着的一个大坑。

  “那是什么?”

  她问。

  君天澜始终与她十指相扣,笑容温温,“把人带来。”

  不过瞬息之间,夜寒就押着顾湘湘过来了。

  顾湘湘双手被反绑,嘴里塞着破布,眼睛里都是惶恐,大约是被夜寒直接从那雅座里捉出来的。

  沈妙言挑眉。

  顾湘湘挣扎着,在看见君天澜时,更是“呜呜呜”叫唤个不停。

  君天澜对她视而不见,只轻轻抬起沈妙言的下颌。

  灯火朦胧里,他俯身亲了亲她的唇瓣,声音比夏夜的风还要凉:

  “你对重生之事,从来都是讳莫如深。朕不知晓你过去经历的痛苦,但既你恨这个女人,便是朕为你把她杀了,又如何?这天下尚且及不上朕的妙妙,这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沈妙言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

  她凝着男人暗红狭长的凤眸,从那凤眸里,清晰看见了无边无际的深情,如同盛开在尸山血海上的大片彼岸花。

  秾艳,瑰丽,纯粹,透着浓浓的欢喜。

  那是对她的欢喜。

  她抿了抿唇瓣,因为两人距离太近的缘故,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夜寒解开顾湘湘的双手,也拔出了她嘴里塞着的破布。

  顾湘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急忙奔到君天澜跟前,“表哥,您的侍卫怕是疯了,他绑架湘湘,还占便宜碰了湘湘的手!”

  夜寒:“……?!”

  不碰手,他怎么把她绑起来?!

  君天澜面对顾湘湘时,自然是没有刚刚那股子倾尽天下的温柔。

  他睨了眼夜寒。

  夜寒立即领命,拖着顾湘湘,直接把她拖到了那个大坑旁边。

  顾湘湘扭头望了眼坑里,立即花容失色地惨叫出声。

  她挣扎得更加厉害,珠钗凌乱,衣裳撕破也毫不在乎,死死反攥着夜寒的衣袖,偏头泪兮兮望向君天澜:“表哥救我!表哥快救我!”

  沈妙言挑了挑眉,好奇那坑里究竟放了些什么,竟然令这女人这般害怕。

  她走过去,小心翼翼朝那坑洞里瞄了眼。

  只见两人深的坑洞里,竟然纵横爬着数十条手指粗细的花蛇!

  它们看起来艳丽而诡异,一看便知是毒蛇!

  小姑娘倒吸一口凉气,急忙后退几步。

  顾湘湘还在大喊大叫,挣扎之中一口咬到夜寒的手指!

  夜寒吃痛松开手,顾湘湘整个人如癫似狂,竟疾冲到沈妙言身侧,厉声道:“该死的人是你,是你凤妃夕!”

  说着,不顾一切地抓住沈妙言的手臂,大力把她往下推!

  夜寒正要冲过去帮忙,君天澜抬手示意他按兵不动。

  他盯着沈妙言,他相信,大约他的妙妙,也希望由她自己亲手解决掉顾湘湘。

  果然,沈妙言不过瞬息就化被动为主动,一招小擒拿手,把顾湘湘死死抵在坑洞边儿。

  顾湘湘被迫跪爬在地,半张脸贴着泥土,眼瞅着坑洞里的毒蛇慢慢往自己脸边儿爬,早已吓得涕泗横流。

  “凤妃夕,你这个疯婆子,你快放开我!你听见没有!是,我是拿毒蛇害过你,可你又没死,你凭什么报复我?!你这贱人!”

  顾湘湘破口大骂,眼睛直直盯着底下慢慢往上攀爬的毒蛇,因为惊恐,连后背都已被冷汗湿透。

  沈妙言轻笑,一只手把她的双手擒在背后,另一只手紧紧按着她的脑袋,俯身贴到她的耳畔,低声道:“不曾害死我?顾湘湘,你大约还记得灵安寺中,凤琼枝她们曾指认我是沈妙言吧?”

  顾湘湘浑身一颤,脑海中想到什么,一双眼睛顿时睁得更大。

  她浑身不敢置信地剧烈颤抖起来,嘴唇翕动半晌,才颤声道:“难道……难道你,你果真是……”

  “是,承蒙上天眷顾,我沈妙言死而复生,来向你报仇了。”沈妙言轻笑,“顾湘湘,连阎王都不肯收我,你又能奈我何?”

  “你这妖女,你果真是妖女!”顾湘湘怒不可遏,大吼道,“表哥,她是沈妙言,她死而复生,乃是妖女!她是妖物,是妖物啊!你应该请道士做法,把她烧死!”

  沈妙言用余光瞥向君天澜,只见他不以为意地站在灯影处,正轻描淡写地拂拭掉肩上的菩提落叶。

  她眨了眨眼,继而又盯向顾湘湘,一字一顿,低声道:“就算我是妖物,你的好表哥,也仍旧爱我……顾湘湘,我便行行好,让你去地府报道吧!”

  她说完,正好看见一条花蛇蜷着身子,正用鲜红的蛇信轻轻触碰顾湘湘的面颊。

  顾湘湘被吓哭,痛不欲生地尖叫威胁着,大约实在是怕得狠了,身下的衣裙都被尿液打湿。

  此时此刻,大约是除了她耳朵被割掉以外,最狼狈的画面了。

  她开始求饶。

  “沈妙言,凤妃夕,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与你作对,你放了我,咱们做好姐妹好不好?!”

  “我去洛阳,你放了我,我马上就去洛阳!呜呜呜,沈妙言,我把表哥让给你,我再也不敢与你抢他了!”

  她哭着求饶,把她所有的骨气与尊严都抛到了泥巴里。

  沈妙言却只是诧异地挑了挑眉,“啧,我还以为你有多欢喜君天澜,如今看来,竟也不过如此……”

  说罢,她毫不留情地把顾湘湘推下了大坑。

  顾湘湘尖叫着跌落坑底!

  那些毒蛇游动着爬上她的身体,张开嘴毫不留情地撕咬着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