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72章 衣冠都没有,哪儿来的衣冠.禽兽?

第1872章 衣冠都没有,哪儿来的衣冠.禽兽?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8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4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翌日。

  今儿君天澜休沐,因此不曾去上朝,只抱着沈妙言在缎被中酣眠。

  沈妙言腰酸背痛,在他怀中睁开眼抬起头,就看见男人睡颜静谧,紧闭的双眼透出一股浓浓的餍足感。

  这个男人昨夜把她折腾得那么狠,她一夜不曾睡好,可他却睡得这般香……

  沈妙言磨了磨牙,实在挺气的,于是伸手捏住君天澜的面颊捏圆搓扁。

  君天澜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大约是醒了,大掌轻轻握住沈妙言的腕子,“乖,别闹……”

  略带沙哑的嗓音,染着浓浓的性感,好听得能叫人耳朵怀孕。

  “偏要闹。”

  沈妙言不依,同样哑着一口嗓子,捏着君天澜面颊的手死死不肯松开,“昨儿晚上都是你的错,你得同我致歉!”

  她记得这厮明明是进屋给她送酥点和洗脚的,怎的洗着洗着就把她给吞了?

  君天澜约莫是被她捏疼了脸,握着她腕子的手亦不觉收紧。

  沈妙言腕骨吃痛,委委屈屈地松开手,只用那双雾蒙蒙的圆眼睛狠狠瞪他。

  正瞪得起劲儿时,她瞧见男人终于睁开了眼。

  暗红狭长的凤眸,在睁眼的刹那寒光四溢,宛若出鞘的利剑般令人不敢逼视。

  他到底是一国的君王。

  沈妙言对上这样的眼睛,想起自己刚刚是如何搓他脸的,不觉有些心虚,因此下意识地往床榻里侧缩了缩。

  这是她的寝殿,拔步床本就不算大,再加上君天澜人高马大,同她睡在一处,越发衬得床榻窄小。

  男人的瞳眸逐渐恢复清明。

  视线焦点落在沈妙言那张白嫩甜糯的小脸上,他略舔了舔唇瓣,似是在回味昨夜那销魂之感。

  回味片刻后,他大约是觉得与其这么干巴巴地回味,不如真刀真枪地再来一回。

  因此他直接把沈妙言抱了回来。

  软绵绵的身子,被子底下摸起来干干净净,因为多年的熟悉,所以他轻而易举就能找到她身上的秘密。

  男人覆身而上,手里揩豆腐的动作不停,深情埋首于她的颈间,“乖妙妙……”

  沈妙言瞳眸倏然睁大,白嫩的脸儿瞬间染上酡红色,连忙伸手去推拒他:“君天澜你疯了是不是?!大清早的,你你你,你衣冠禽兽!”

  “衣冠都没有,哪儿来的衣冠.禽兽?”

  君天澜笑得妖冶,轻轻细吻过她的眉眼。

  沈妙言眼圈通红,怒吼道:“禽兽,你是禽兽!”

  “乖妙妙,这是夫妻之间最合理的事儿,我如何就成禽兽了?若非如此,夫妻又该如何诞下孩子呢?国祚绵延,子孙孕育,皆是如此来的,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更何况,圣人有言,食色性也,咱们又怎能否定圣人的话?”

  男人语气温温地说着,可身下的动作,却半点儿都不含糊,该用力就用力,该加速就加速,全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沈妙言哭得厉害。

  这人满嘴歪理,只为了哄她陪他干那档子事……

  可她那处疼得厉害,根本无法支撑他无休止的索求……

  她的双手紧紧攥住两侧的褥子,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这男人在外面看着一派冷峻威严,怎的到了她的榻上,就这么不要脸……

  为了哄她,连圣人都搬出来了……

  他的脸皮,大约被他丢在了焚城吧!

  等君天澜索要完,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他神清气爽地起身梳洗过,对着镜子正了正发冠,便又是外人眼中那个不苟言笑、霸道神武的年轻帝王。

  镜子里,却倒映出沈妙言幽怨的小眼神。

  此时女孩儿躺在缎被里,一只玉手搭在床沿上,隐约可见里头不着衣衫,肌肤宛若剔透鹅脂也似。

  满头青丝铺散在绣枕间,像是一把展开的折扇,柔软艳美,衬得那张白腻小脸绯红润泽,连唇瓣也多了几分暧.昧后的红肿光泽。

  漆黑睫毛低垂着,隐约可见里头琥珀色圆瞳里的幽怨水光。

  君天澜转身走到床榻边,“午膳想吃什么?我让拂衣给你送来?”

  沈妙言看见他就生气。

  她转过头,倔强道:“不吃……你不与我致歉,我就不吃饭。”

  君天澜摸了摸她的头,还要说什么,外间福公公低声道:“皇上,玉蓉在暴室里吵着要见您,您看……”

  男人原本温温柔柔的目光,几乎瞬间就变得冷酷。

  他侧眸,淡淡道:“还留着她作甚?等着过年吗?”

  福公公哑然,旋即道:“奴才这就命人把她处理掉。”

  说罢,匆匆溜了。

  沈妙言转过头,用薄薄的缎被遮住小脸,只露出一双圆润妩媚的眼睛,阴阳怪气道:“杀个宫婢算什么?那始作俑者顾湘湘还好好活着呢,你可是要留着她过年?”

  君天澜在床榻边坐了,把她从缎被里捉出来,拿了挂在木施上的衣裳,细细替她一件件穿上,“她既想害妙妙,我替妙妙杀了就是。”

  沈妙言盯着他,只见他眼睫低垂,说杀了顾湘湘时,并不似开玩笑。

  她歪了歪头,却不知他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总归他负了她太多次,事到如今,她又怎敢再继续信他?

  眼见着已是七月。

  天气一天天燥热起来,沈妙言贪着寝殿冰釜里的那点儿子凉意,整日缩在殿内不愿出去。

  成日里吃了睡睡了吃,不知不觉倒是圆润了几分。

  她还暗搓搓打着去教坊司拿百媚生的主意,可拂衣把她盯得紧,她脱身不得。

  这日黄昏,拂衣给她做了一大桌丰盛菜肴,全都是她爱吃的。

  她刚拿起筷箸,槅扇被人推开,君天澜身着外出的常服跨进了门槛。

  他拿过少女手中的筷箸搁到旁边,捻了捻她编在左侧的小细辫子,温声道:“今儿宫外有七夕盛典,镐京城里格外热闹,朕领你去瞧瞧?”

  沈妙言看见他就来气。

  这个男人嘴里说着要替她杀了顾湘湘,可据她所知,顾湘湘现在还好好蹦跶在顾府,连洛阳都没去!

  他杀得哪门子顾湘湘?!

  沈妙言越想越气,忍不住推了他一把,“我不去!”

  “夜市上有许多好吃的,乳酪樱桃,冰镇饮子,还有你爱吃的蒜泥龙虾……我可是备好了银钱,你果真不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