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67章 凤妃夕暴毙?

第1867章 凤妃夕暴毙?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20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4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顾湘湘的双手生生顿在了半空中。

  好半晌后,她才眼含泪花,慢慢把手放下。

  她从侧边盯着这个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声音多出了几分尖利:“究竟是为什么?我从前不如沈妙言,我认了!毕竟沈妙言她自幼跟随皇上,我比不过您与她多年的情分!

  “可凤妃夕,她又算什么东西?!皇上才认识她几天就把她收到身边,明为女官,实则是干甚的,皇上比谁都明白!您难道就不怕传出去,被百官们诟病,被青史唾弃吗?!”

  这话着实有些重。

  君天澜翻了几页折子,唇畔的笑容十分冷漠。

  他冷冰冰重复道:“顾湘湘,顾家的面子在你手中折损了多少,是否需要朕提醒你?再不滚,朕唤人了。”

  顾湘湘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她握紧了双手,知晓君天澜若是唤人进来,她这位还没进宫的妃子,颜面会丢到何种程度。

  届时,宫里所有人都会知晓她还没进宫就已经开始被皇上厌弃。

  她想着,慢慢垂下眼帘。

  漆黑的瞳孔中有阴冷暗芒一闪而过,总归凤妃夕是活不过今晚了,她走也可以。

  她想着,不甘不愿地对君天澜行了退礼,退出了书房。

  她走后,君天澜扔掉朱砂笔,起身去寻沈妙言。

  刚走出两步,目光落在顾湘湘留下的精致食盒上,他想了想,提起食盒,继续去寻沈妙言。

  沈妙言的寝殿就在书房不远处。

  君天澜提着食盒推开门,只见殿中黑黢黢的,那小丫头大约是睡了。

  他踏进门槛,顺手合上殿门。

  夏夜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雨声渐止,殿中凉意弥漫,令人分外舒服。

  他走到圆桌旁,把琉璃灯盏点燃,偏头望向床榻,只见沈妙言蜷坐在床角,正睁着一双琥珀色的圆眼睛,静静观望自己。

  这副一动不动的模样,像极了躲在角落的鹌鹑。

  他心中好笑,面上仍是半点儿表情也无,“你躲在那儿,作甚?”

  沈妙言轻微地咳嗽了一声。

  君天澜是何等心思敏锐之人,只听她这声咳嗽,再望一眼她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就立即意识到殿中不妥。

  他的目光缓慢扫视四周,很快看见盘在拔步床床架子上的一条蛇。

  蛇身通体暗红,花纹为一圈一圈的墨黑色,与紫檀木红漆拔步床的架子颜色几乎完全一致。

  它睁着一双漆黑的三角眼,吐着鲜红蛇信,正优哉游哉地盯着沈妙言。

  根据花纹判断,显然这是一条毒蛇。

  君天澜面无表情,缓步走向拔步床。

  毒蛇下半身盘在床架子上,上半身慢慢蓄势弓起,显然是准备对沈妙言发动攻击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毒蛇袭向沈妙言的刹那,君天澜已经到了近前!

  修长的手指直接掐住毒蛇的七寸,他就势转身,毒蛇整个躯体都盘在了他的手腕上!

  沈妙言惊呼出声,急忙跳起来,“君天澜!”

  男人在床沿上坐了,把毒蛇递给她看,声音温温的:“没事了。”

  沈妙言没去看那条毒蛇,倒是忍不住望向他。

  这么多年过去,他仍旧是当年在楚国时的模样,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俊美冷峻,不苟言笑。

  总会训斥她不守规矩,譬如不该在床榻上吃东西,不该淋雨,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不该总是歪着……

  可是,在她遇见危险时,他也总是会第一个站出来。

  他虽沉默寡言,却总是会保护她。

  就像当初她走投无路,站在国师府门前,孤零零抱着包袱瑟瑟发抖时,他面无表情,却转身就给了她一个家。

  小姑娘眼中莫名湿润,在缎被上跪坐下来,双手搭在他宽厚的双肩上,柔声道:“你可有受伤?”

  窗外的雨慢慢停了,只余下淅淅沥沥的一点儿。

  男人捻着毒蛇的七寸把它弄死,又把它丢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他淡淡道:“是被咬了一下。”

  说着,撩开宽袖给她看。

  那肌肉结实的手臂上,果然有个红色的咬痕。

  沈妙言的瞳眸倏然睁大。

  她紧张地抱住男人的手臂,在他尚未回过神时,突然低头吮.住那处咬痕,大力想要把毒血给吸出来。

  君天澜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低头望着女孩儿,只见她竟然哭了。

  温热的眼泪滴落在他的手臂上,竟莫名灼人。

  他缓了半晌,才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好好的,哭什么?你瞧,这咬痕是从前行军时被猛兽咬的,并非是那毒蛇咬的。”

  他从前在楚国时,为了夺得军功,因此不止一次出征西南。

  南蛮之人喜爱豢养巨兽,他在沙场上摸爬滚打,不止一次被巨兽咬伤。

  从前他并不是很在意他的容貌,所以身上那些伤疤都不曾好好处理过。

  可如今,他猜测着他的妙妙大约欢喜长得好看的年轻公子,所以才开始想着把身上的旧伤疤都给处理干净。

  他问白清觉要了秘药,因着是暗红色的陈年旧伤,需要让它们的颜色慢慢变浅,因此才令伤口看起来好似是新咬伤的红痕一般。

  沈妙言听见他的解释,抱着他的手臂,仍旧眼含热泪,呆呆望着那处伤疤。

  过了片刻,她才很不好意思地抬袖擦擦眼泪。

  君天澜把她揽到怀里,让她的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拿了帕子细细给她把小脸上的泪痕擦拭干净。

  窗外的暴雨已经止了。

  只檐下还滴答滴答,淌落着屋顶上的积雨。

  花园里,娇花与夏树们忙着伸展雨后的慵懒,迎着细风,抖落掉花瓣尖儿的露珠。

  夏夜的凉意悄然弥漫,月儿从中天处浮现,朦胧素白,分外温柔。

  雕窗内,君天澜揽着沈妙言,轻声细语地哄她入眠,如同过去无数个温暖的夜晚。

  而御花园的湘水居中,没有耳朵的顾湘湘,还望眼欲穿地苦苦守在屋檐下,巴巴儿地等着乾和宫传来消息,说凤妃夕暴毙。

  只可惜,她终究是要白等一夜。

  不止如此,将来她还会迎来沈妙言疾风骤雨般的疯狂报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