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66章 好好的世家贵女不知廉耻扮出如此作态

第1866章 好好的世家贵女不知廉耻扮出如此作态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50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4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顾湘湘的侍女细细数着地面的铜钱,最后抬头笑道:“小姐,是正面呢。”

  顾湘湘不以为意地抚了抚衣袖,抬眸瞥向远处的乾和宫。

  乾和宫地势极高,位居皇宫中央,需得其他宫殿仰视。

  那九重明黄琉璃瓦折射出耀目的灿烂光辉,一如她表哥般俊美夺目。

  她暗暗攥紧双手,又瞥向身侧花几上的瓷釉坛子,眼底皆是势在必得的霸道与阴冷。

  “表哥,我从前把沈妙言推进岩浆,这一次,我定然还要把你身边那个妖女也杀掉,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无论你欢喜谁,我都不会高兴。那些女子都是恶人,都是冲着你的权位来的……表哥呀,这世上真正爱你的,只有我顾湘湘啊……

  “表哥,我要你心里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顾湘湘……”

  她痴痴地笑着,把那装着毒蛇的瓷坛小心翼翼抱在怀里。

  纤纤玉指,轻抚过瓷坛的盖子,姿态之轻柔,宛若是在轻抚她的爱人。

  眉梢眼底,如癫似狂。

  入夜。

  近日镐京城进入了炎夏天,暴雨连连,傍晚时分天际处就堆积起了重重乌云,及至暮色四合,天空中不时有滚滚闷雷掠过。

  乾和宫书房内,君天澜还在处理堆积如山的奏章。

  这些奏章明日就要用,因此他片刻也不敢歇息,手中朱砂笔如飞,一行行错金体的字迹犹如龙飞凤舞,灯火明灭中显得甚是好看。

  沈妙言站在一旁给他研磨,困倦得打了个呵欠。

  “现在才什么时辰,你就这般得困?当年你做女帝时,那堆积如山的奏章究竟是如何处置的?难道全部都扔给了张祁云他们批阅?”

  君天澜又开始喋喋不休地唠叨。

  沈妙言很是不耐烦地瞅了他一眼,“你若再敢同我啰嗦,我就马上回寝殿睡觉。好心给你磨个墨,怎的这般话多?”

  “话多”的君天澜默默闭嘴。

  因临近暴雨,殿中分外闷热。

  殿外天色晦暗,风很有些大,把书房的雕窗也给吹了开。

  沈妙言走过去正要合上雕窗,却见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掠过,紧接着便是轰隆雷鸣。

  下一瞬,暴雨倾盆!

  雨点儿迅猛地砸落在乾和宫外,四周那蒸腾了许久的闷热感,终于渐渐随着暴雨的到来而消弭无踪。

  沈妙言站在窗边儿吹着风,雨点儿落在面颊上,扑面而来都是凉爽。

  她正吹得欢,冷不防背后再度传来君天澜的声音:

  “女子身体不比男人强健,你这副身体又比不得前世强壮、壮硕,怎的却开始淋雨了?还不快掩了窗户过来!”

  大周盛世,女孩儿流行的是娇滴滴的骨感美。

  若用“强壮”来评价一个女孩儿,或许是处于好意,但总是容易叫她生气的。

  更何况……

  沈妙言扪心自问,上一世她那副身体浸泡过“百媚生”,分明是纤秾合度、骨肉匀停、窈窕可人,究竟是哪里称得上“壮硕”?!

  胸吗?!

  她心中气郁,忍不住回头骂道:“都说你话多唠叨,你偏还不信!再说了,我可不是你上辈子那个强壮、壮硕的‘沈妙言’,人家是凤妃夕,凤妃夕!”

  吼完这一嗓子,她气翘翘地跑了。

  君天澜的朱砂笔尖顿在奏章上,只觉莫名其妙。

  一个人生得强壮、壮硕,乃是很好的事情,至少不容易生病,平常也会很有力气。

  怎的他说妙妙强壮壮硕,难道还说错了不曾?

  沈妙言气哼哼跑回自己的寝殿,鹌鹑般一头扎进缎被里。

  雕窗被狂风吹得吱呀作响,她分毫顾不上,全身心只生君天澜的气。

  这样的男人,又老,又不浪漫,又不会说情话,她究竟是看上了他哪一点?

  她大约有病。

  正想着,殿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几声闷雷。

  下一瞬,惊雷陡然炸响!

  殿中花桌上的茶壶茶盏等都抖了抖,风声大作,把殿中烛火尽皆吹灭!

  除了偶尔的闪电能照亮整座寝殿,其余时间这殿中竟都是黑黢黢的了。

  沈妙言慢慢坐正。

  她最不喜欢这种雷雨天气,虽然不甚害怕闪电或者惊雷,可是给人的感觉总是闷热潮湿,令人极不舒服的。

  她想着,起身走到雕窗边,正要把窗户合上,却却见窗台花瓶底下,压着一张纸条。

  她挑了挑眉,拿起纸条,虽然上面的墨字被雨水打湿晕染,可勉强也能借着闪电的光,把上面的内容分辨出七七八八。

  ……

  而君天澜在御书房赶时间批折子,见殿外电闪雷鸣实在厉害,担忧他的妙妙害怕,于是搁下朱砂笔,准备去寝殿找她。

  谁知刚有了这个念头,守在外面的福公公匆匆进来禀报,说是顾湘湘求见。

  顾湘湘拎着花梨木红漆镂花食盒踏进来。

  她今夜仔细打扮过,身着藕粉色襦裙,外面罩着件深粉大袖,面庞秀美白皙,额角两侧还插着粉珍珠攒八宝发梳。

  因为她的两只耳朵皆都被魏化雨毁了,再加上善于精雕的魏锦西并不在镐京城,她没有办法复原耳朵,只能把头发梳得低低的,遮盖住两侧耳朵以作遮掩。

  虽然看上去总有点儿不大自然,可到底也是娇娇弱弱的模样,宛若雨中娇花般令人怜惜。

  她上前,娇声道:“表哥,我听说你这么晚了还在批折子,因此特意给你做了些酥点,你看看可要食些?”

  说着,打开那只花梨木红漆镂花食盒。

  里面酥点精致,乃是她花了大工夫做的。

  然而君天澜就只扫了眼,便淡淡道:“放下吧,天黑路滑,你还是马上回御花园为好。”

  顾湘湘哪里肯走。

  她已然把毒蛇带进了乾和宫,就等着凤妃夕被咬死呢。

  她得留在这里看热闹,若能趁机勾搭上表哥,与他产生夫妻之实,那更是最妙不过的事儿了。

  因此,她慢慢步上丹墀,柔声道:“皇上既已封了臣女为妃,臣女就已经是您的女人了。侍奉皇上,乃是臣女分内之事。”

  她在君天澜身侧站定,一双纤纤玉手即将搁到君天澜的双肩上。

  恰在这时,男人再度提笔,“若不想与凤百香一个下场,马上滚出这里。”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

  事实上,若不是看在顾湘湘是顾钦原庶妹的份上,他早就把这个女人扔出去了,哪里容得下她在这里卖弄风情。

  好好的世家贵女不知廉耻扮出如此作态,当真是丢尽了顾家的颜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