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65章 做了皇上身边的女官,还能日夜承宠

第1865章 做了皇上身边的女官,还能日夜承宠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4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4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虽嫉恨凤琼枝被立为皇后,然而表面上的客套,还是要做足的。

  总归,比沈妙言做皇后来得好不是?

  凤琼枝起身把她迎到软榻上坐了,笑容满面道:“数日不见,湘湘你倒是越发容光焕发。瞧瞧这皮肤白腻光滑,等进了宫,还不知会被皇上怎样喜欢呢!”

  她惯是嘴上抹了蜜的人。

  顾湘湘笑了几声,“好了,你快说,找我来究竟所为何事?”

  “昨儿皇上从洛阳返回镐京,未曾回宫,反倒先来了我风国公府呢……”

  顾湘湘脸上的笑容冷淡了几分,从凤琼枝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淡淡道:“怎么,琼枝你今日请我过来,莫不是与我炫耀恩宠的?”

  “自然不是!”凤琼枝连忙起身,亲自挽袖给她斟了盏茶,“昨儿皇上亲自过来,都不曾与我说上一句话呢。他来府里,乃是为了接妃夕回宫。说起来,凤妃夕真是幸运,不过仗着与那沈妙言长得像,就能被皇上如此优待,就连临走时,也是被皇上亲自扶上马车的……”

  她说着,余光在顾湘湘脸上流连。

  果不其然,她看见顾湘湘那张还算秀美的面庞上,已然出现了愤怒与嫉恨的裂缝。

  她唇角轻勾,继续道:“虽说我被立为皇后,可我这心里总觉不踏实。湘湘,就算我做了皇后,然而皇上若不宠幸我,我坐在那张位置上,又有什么意思呢?终究比不得我那位好妹妹,做了皇上身边的女官,还能日夜承宠……”

  “啪!”

  突兀一声响,

  瓷盏破碎的声音,在寂静的绣楼中格外清晰。

  竟是顾湘湘生生摔碎了手里的茶盏。

  凤琼枝眼底笑意更盛,却佯装惊讶道:“咦,湘湘你怎么了?来人啊,还不快把地上的茶水碎渣收拾下!”

  “哼,凤妃夕那贱人,我看她就是沈妙言本尊无疑!”

  顾湘湘厉声怒骂。

  凤琼枝在她对面慢悠悠坐下,温声道:“我看应当不是。她若果真是沈妙言,还能容忍咱们活到现在?不过无论她是与不是,咱们当务之急,还是得先把她除掉。有她在一日,咱们就一日无法得到皇上的宠爱。”

  凤琼枝这种想法,大约是后宫许多女子的写照了。

  急于谋害皇帝身侧得宠的妃子,却不知道即便谋害成功,皇帝的宠爱也未必能落到她头上。

  两人正说着,薄纱绣帘被挑起。

  凤百灵蹙着眉尖踏进来,手里还抱着个盖口紧闭的坛子。

  凤琼枝请她落座,又让侍女上茶,“四妹这是怎么了?怎的这般蹙着眉头?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凤百灵微微颔首,把坛子放到花几上,纤细的指尖轻抚过它上面的釉纹,“姐姐知道,我从前曾学过一段时间驯兽。这条蛇是我从鬼市花高价买来的,虽然如今我把它训练得很好,可是我今儿才发现,它竟然是条罕见的毒蛇。若是被它咬上一口,会即刻毙命的!这样的毒物,父亲定然不许我养在府里……”

  她慢条斯理地说着话,对面顾湘湘的眼神却一阵阵亮了。

  凤琼枝瞟了眼顾湘湘的表情,又故意问道:“百灵竟然还能训蛇,真是厉害得紧。不过我有些好奇,若你叫它却咬人,它可会遵命?”

  “自然。”凤百灵也暗暗瞥了眼顾湘湘,笑容格外纯净,“打个比方吧,譬如我要让这蛇儿去咬二姐姐,那么就只需把带有二姐姐气味儿的东西拿给它闻一闻,它自然就会循着味道去找二姐姐。于不知不觉之中,就能把二姐姐给咬死的。”

  她说完,顾湘湘立即道:“再厉害又有什么用,凤国公不许你养它,它还不是得被扔掉?不如这样,我暂时替你保管一段时间,你看如何?”

  她的眼睛里满是蠢蠢欲动。

  凤家姐妹自然知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凤百灵起身,郑重地把那只坛子交给她,笑吟吟道:“顾姐姐真是好心得紧,既如此,我的蛇儿就拜托顾姐姐你照看了!”

  顾湘湘捧紧了坛子,笑着应好。

  顾湘湘是在凤国公府用罢晚膳才离开的。

  她走之后,已是暮色四合。

  凤琼枝站在屋檐下,一边看着侍女们把点燃的灯盏拿竹竿挂到廊间,一边淡淡问道:“凤妃夕住的院子里,可有少了什么东西?”

  凤百灵带着侍女缓步而来,笑容温婉,“少了她用过的毛巾等物。我若是没猜测,大约被顾湘湘拿去了。大姐姐这招借刀杀人,用得真是巧妙。”

  “也是四妹妹驯兽有方,把那毒蛇教得好,咱们这计谋才能成功。”

  两姐妹互相夸赞着,并肩站在灯火下,得意地轻笑出声。

  恰在此时,一道纤细的身影躲在廊角处,把她们两人的话全部听到了耳朵里。

  ……

  两日后,顾湘湘拿了顾灵均的腰牌,以进宫小住的名义,暂时搬进了御花园。

  君天澜因着顾钦原和顾太后的缘故,对顾家还是颇为照顾的,也因此顾灵均才有随意进出宫廷的腰牌。

  顾湘湘住下的消息,很快传至沈妙言耳中。

  她正忙着与添香等宫女玩簸钱。

  “进宫就进宫呗,难道因为她住在宫里,皇上就会多看她几眼吗?”

  沈妙言并不在意,只专注地盯着添香在掌心里簸钱。

  坐在绣墩上做绣工的拂衣咬断丝线,笑道:“奴婢伺候皇上这么多年,也觉得皇上并非是会对顾小姐心动的人。”

  “哼,连耳朵都没了,弄一对假耳朵戴着,还真以为她自己魅力有多大,总缠着君天澜不放……”

  沈妙言对顾湘湘,其实是相当恨的,因此连说话都多了几分刻薄。

  这一次对方主动送上门,虽不知她打的是什么样的算盘,或许是为着勾引君天澜,或许是为着对付她……

  但不管哪一种,她都毫不畏惧。

  因为就算她不主动上门,她也会主动去找她的,总得叫那个女人也尝一尝,生死不能的滋味儿!

  正想着,添香猛然洒落掌心的十三枚铜钱。

  “正面!”

  沈妙言抢着道。

  恰此时,御花园的湘水居内,顾湘湘也在看侍女玩簸钱。

  她坐在屋檐下玉手托腮,盯着地面散落的铜钱,吐字清冷:“反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