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63章 凤百香之死

第1863章 凤百香之死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7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4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君天澜双手藏在背后,把那三根白发悄悄儿地塞进屉子里,起身望了眼菜色,淡淡道:“怎的没有汤?”

  他用膳之前,惯爱喝一碗汤的。

  沈妙言凶凶地睨了他一眼。

  君天澜闭了嘴,乖乖坐到圆桌旁。

  沈妙言把菜肴摆上桌,递给他木箸和一碗米饭,“汤还在煮呢,拂衣说要煮得浓一点才好喝。”

  等用罢午膳,前院有侍卫过来相请,说是老爷请皇上去书房议事。

  君天澜望向沈妙言。

  女孩儿坐在梳妆台前,把发髻解开,淡淡道:“你去罢,我要睡会儿午觉,你可别突然回来打搅了我。”

  君天澜知晓她不需要他陪着,于是抬步与那侍卫一道去了前院。

  沈妙言把乌发梳理整齐,又将束发的簪子放进屉子里。

  谁知抽开屉子,就瞧见里头躺着的三根白发。

  她怔了怔。

  纤纤细指轻轻拾起白发,这头发的长度她熟悉至极。

  少女抬眸,脑海中浮现出刚刚男人背对着她藏什么东西的模样。

  以及从府门前回到偏院时,那个男人一路神游天外的生分样子。

  沈妙言想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就说这厮饿狼也似,怎的突然就改了性子,与她生分了!

  原来并非是生分,而是他开始疑神疑鬼,觉得她嫌弃他年纪大!

  她笑了会儿,偏头望向雕窗外。

  正是六月天,临近酷暑炎夏,庭院中树木葱茏,分外鲜活。

  掐指一算,他们竟已陪伴彼此十二个年头了呢。

  十二年,足够窗外那些幼树生长为参天大树,足够蛮荒之地种遍繁花。

  亦足够叫昔日一无所知的懵懂幼女,历经国破家亡,历经从奴隶到女帝的身份变换。

  亦足够令那权倾朝野的大权臣,登基为帝,一统天下。

  十二年,豆蔻梢头,万物生长。

  十二年,从无到有,亦把青丝磨成了白发。

  只是不知,她与他,还能再执手走过几个十二年?

  ……

  前院。

  君天澜与凤国公商议了会儿政事,下人又来禀报,说是冯氏犹不死心,带了娘家人一道,跪在后门忏悔大哭,求着嚷着要见凤国公。

  “让皇上见笑了!”

  凤国公尴尬地站起身,对君天澜拱了拱手。

  男人巍然不动地端坐在花梨木太师椅上,一手托腮,微阖双目,并不说话。

  凤国公又道:“请皇上在此等候,微臣马上去后门处理了家事再过来。”

  说罢,恭敬地行过退礼,慢慢退了出去。

  他走后不久,垂落的门帘被一只纤纤玉手卷开。

  凤百香捧着香炉,小心翼翼地跨进了门槛。

  她望向闭目养神的君天澜,柔声道:“皇上,这是臣女特别调配的安神香,午后焚上一炉,气味清幽淡雅,可令人静心凝神。”

  说罢,将那青瓷小炉慢慢放到君天澜身侧的花几上。

  她慢慢退后两步看向男人,却见他仍旧一手撑额,半点儿表情也无。

  少女咬了咬唇瓣,丝毫没有退下的意思,反而笑吟吟给君天澜斟茶,“皇上,听闻您今儿中午是在二姐姐院子里用的午膳?不是臣女多嘴,我那位二姐姐,虽然长得不错,然而生性奔放。她原来与江堆雪是未婚夫妻,可她终究嫌贫爱富,进宫之后,就不肯与江堆雪再做未婚夫妻了……”

  凤百香自己是个傻子,却被君天澜想成同她一般傻的人。

  当初江堆雪主动退婚的事儿闹得那么大,君天澜当然知晓,又怎么可能会相信凤百香这番鬼话。

  凤百香见君天澜半点儿反应都没有,着实有些气恼。

  她低头望了眼自己。

  今儿她为了勾引皇上,可是特意打扮过的。

  这身薄纱般半透明的襦裙,乃是她珍藏许久的,原本是打算用来穿给江堆雪看,没料到江堆雪那蠢货瞧不上她,却偏偏对一个丫鬟情有独钟!

  好在她没把这襦裙给丢掉,瞧瞧,今儿不就派上用场了?

  她想着,又故意把襦裙往下拉了拉,刻意露出那两个雪嫩高耸的半圆。

  她咳嗽了几声,温温柔柔地倚进君天澜的怀中,“皇上……人家仰慕您好久了,今儿特意为您焚了安神香,您怎的一点表示都没有……”

  娇滴滴的嗲音,甜得令人发齁作呕。

  君天澜慢慢睁开狭眸。

  暗红色的狭长凤眸,盛着慑人的寒意。

  只一眼,就令人顿生寒意。

  凤百香哆嗦了下。

  仿佛,从那双暗红瞳孔中,看见了尸山血海!

  她突然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来招惹这个令人恐怖的男人!

  而下一瞬,君天澜站起身,抖了抖常服。

  他抬眸,声音冰冷:“勾引朕,你也配?”

  说完,抬起一脚!

  凤百香尖叫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到书架!

  高大厚重的书架整个被她撞倒,她的肋骨被君天澜生生踹断,狰狞地戳穿了她的胸膛,从血肉里露出!

  血洒书房,可怖至极!

  凤百香捂着胸口,哎哟了几声,就睁着眼睛惊悚地离开了世间。

  外间的人听见响动奔进来,就瞧见他们小姐连气儿都没了,死状很是惨烈。

  书房静寂。

  片刻后,凤国公没有来,凤北寻却匆匆挤开侍女与侍卫奔进了书房。

  他今日在宫中当差,直到现在才回来。

  谁知一踏进书房,就看见满地狼藉,他的三妹倒在血泊之中,已经魂归西天。

  男人眼底掠过冷意,朝君天澜拱了拱手,“敢问皇上,舍妹哪里得罪了您,让您下如此狠手?须知,她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姑娘!”

  君天澜拂了拂宽袖,慢条斯理地在太师椅上照旧坐了。

  他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这香炉可是爱卿的好妹妹捧来的,里面装了什么东西,莫不是还要朕提醒你?”

  凤北寻闻言,上前端起香炉,揭开盖子闻了闻。

  扑鼻而来的并非是什么安神香,而是青楼中随处可见的媚香。

  男人皱眉,俊脸上神色难看。

  他把香炉放下,“即便如此,皇上罚几板子就是了,何必出手致命……”

  君天澜冷笑,“朕最厌恶不守本分的女子。你的好妹妹前几日在静安寺中勾搭市井流氓,意图谋害亲妹妹,这笔账,朕还不曾与你们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