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62章 她是不是嫌弃他老呢?

第1862章 她是不是嫌弃他老呢?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0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3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一时间,场面再度发生转变。

  所有人都认为凤府这位二姑娘恩怨分明,乃是个十分有原则和品行的好姑娘。

  君天澜唇角轻勾,对夜凛使了个眼色。

  夜凛领命,立即示意两个侍卫,把那邋遢男人扭送官府,他怀里抱着的痴呆儿则被送去了专门救济孩童的府邸。

  冯氏气得几乎吐血,勉强扶着身边嬷嬷的手,才没倒下去。

  她嘴唇翕动,好半晌后才肯接受自己今日这盘局输了个彻底的事实。

  她剧烈咳嗽了几声,勉强道:“我们妃夕真是厉害啊,罢了罢了,快进府吧,都到用午膳的时间了……”

  这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沈妙言转身,对着她盈盈一笑,“夫人急什么?我还有件事儿,想当众问个明白呢。”

  “有什么事,等用罢午膳再说不迟!”冯氏一对上她那笑盈盈的模样就莫名心虚,“皇上风尘仆仆返京,纵便你不饿,也不能叫皇上饿肚子不是?!”

  君天澜在大椅上坐了,俊美冷峻的面庞上,半点儿表情也无,“不劳夫人操心,朕并不饿。”

  这是要为沈妙言撑腰了。

  冯氏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到底没敢顶撞他。

  沈妙言很满意君天澜的表现,快步走到台阶下,对着府门前的凤国公拱手:“父亲,女儿有话要说!”

  凤国公盯着她,“嗯?”

  “敢问父亲,有夫之妇在府中与人通女干,扰乱后院秩序,是什么罪名?又该如何惩处?”

  “哼,这种丢失伦理纲常的女人,自然要休弃掉,然后赶出府门!”

  凤国公没好气。

  沈妙言直起身,对着几欲晕厥的冯氏笑眯眯道:“父亲,夫人她与管家有染,证据确凿,还请父亲处罚!”

  话音落地,众人身后的府邸内响起骚动。

  只见添香与麦若,抱着两只木箱出来,往地上一扔。

  那木箱里的东西,“哗啦”一声洒落满地。

  众人伸着脖子看去,只见那里面满是绘着春宫图的小物件儿,偏偏每幅春宫图的主角儿,都像极了冯氏与凤府管家。

  另还有一摞子书信。

  沈妙言弯腰拾起一封,清了清嗓子,当众念道:“陈郎亲启:昨夜花前月下,花园角落之温存,妾身甚是怀念。今日见陈郎与他共同走过游廊,只觉陈郎高大威武,远非他可比拟,亦想起陈郎昨夜之勇猛,亦非他可比拟。今夜三更,妾身聊备暖酒佳肴,于花园旧处,以待陈郎……”

  因着凤府的管家姓陈,因此被冯氏称作陈郎。

  而信中的“他”,则大约是凤国公。

  这封信,算是相当露骨了。

  沈妙言念完,“啧啧”两声,含笑望向冯氏。

  冯氏尖叫一声,整个人立即晕了过去!

  秀缘很快抓着陈管家出来,把他丢在了台阶下。

  陈管家已然被揍得鼻青脸肿,此刻哭着在台阶下方跪好,面对凤国公的滔天怒火,只一个劲儿地哭。

  凤国公浑身颤抖,嘴唇发白道:“很好,很好……”

  原来真正与人通女干的并非是凤妃夕,而是他的好夫人,冯丽丽!

  男人猛然仰天大啸一声,其音古怪若驴,可见其心中的愤怒与恨意。

  下一瞬,他睚眦欲裂地瞪向冯氏和陈管家:“拿纸笔,本国公要休妻!”

  凤琼枝和凤百灵都吓呆了,正要上前劝阻,瞧见自己父亲那骇人的脸色,唯恐怒火烧到自己头上,终究是站在原地没动。

  凤国公写完休书,直接扔到冯氏脸上,吩咐再不许放冯氏与陈管家进府,就转身怒气冲冲地走了。

  百姓们看了半日热闹,只觉心满意足,亦都逐渐散了去。

  凤百灵走到沈妙言跟前,秀美的小脸上满是冷意,“我倒是小瞧了二姐姐……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二姐姐居心叵测,将来可要好生主意,莫要湿了鞋,再被那猛兽咬了……”

  沈妙言歪了歪头,眼神无辜:“瞧四妹妹说的,我以为,四妹妹还是好好担忧下自己,免得被父亲怀疑并非亲生,才来得紧要呢。”

  凤百灵一噎,想起这事儿,又是一阵恼火,转身就疾步踏进府中。

  凤琼枝咬牙,盯了眼沈妙言,不甘地跟上了凤百灵。

  她们皆走开以后,沈妙言才与君天澜一道,往风国公府而去。

  女孩儿抬头望向身侧的男人,他这几日大约是忙于赶路,虽然乍一眼看去仍旧光风霁月、俊美冷峻,然而细看之下,能够清晰地看见他下颌处纵生的淡青胡茬。

  连那眼底,也泛着浅浅的青黑之色。

  显然是没休息好的缘故。

  她想着,拉了拉他的宽袖,“你大约也不愿与那群女人共用午膳吧?不若去我屋子里,我让拂衣单独做一桌好菜,就咱们俩吃。”

  君天澜微微颔首。

  沈妙言同他继续往前走,仍旧张望着男人的侧脸。

  不知怎的,刚刚在府门前时,这男人还一副见了她很欢喜的模样,甚至还主动想要牵她的手,主动把她护在身后。

  可是现在,他好像与她生分了一半,不看她,也不言语,更别提牵她的手。

  沈妙言浑然弄不懂这男人究竟成日里再想什么。

  她惦记着待会儿的午膳,也没再继续深思。

  回到偏僻小院,沈妙言去小厨房给拂衣打下手。

  君天澜坐在她的闺房里,面无表情地揽镜自照。

  刚刚在府门前,他清清楚楚地听见他的妙妙说,那个男人的年纪做她父亲也绰绰有余,她再如何饥不择食,也不会看上他。

  那么他如今三十二岁,妙妙重生后看起来也不过十六岁,他几乎也可以做她父亲了。

  她是不是嫌弃他老呢?

  叱咤风云的男人,在这一刻,对时光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他解开发冠,任由乌发披散的腰际,拿起桃花木梳轻轻梳理,透过铜镜,依稀能够看见发间的一两根白发。

  男人盯着白发,狠狠皱眉。

  须臾,他伸手拽下那几根白发。

  恰在这时,推门声响起。

  沈妙言端着摆放菜肴的红漆金丝花纹大托盘跨进门槛,“过来吃饭罢。咦,你在梳头发?你怎的越发爱打扮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