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50章 她到底是不是沈妙言呢……

第1850章 她到底是不是沈妙言呢……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2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3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沈妙言闻言,轻笑不语,抬眸瞥向凤百灵。

  凤百灵过去爱慕澈弟,如今听说自己兴许能当皇后,也开始犹豫起来。

  可见,爱慕澈弟是假,觊觎穆王妃之位,才是真。

  她自在地掸了掸衣袖,起身笑道:“罢了,夫人与各位姐妹自个儿看着办吧,我乏了,先回自己院子了。”

  说罢,带着拂衣等人一同走了。

  她走后,凤百香满脸蠢蠢欲动:“娘,你总在给大姐姐准备成婚事宜,可万一到时候嫁给皇上入主后宫的人是我,那该如何是好?!我觉得,娘也该给我们准备嫁衣!”

  凤百灵也满含期待地望向冯氏。

  这些时日以来,冯氏整日里都在准备凤琼枝的嫁妆。

  府里几乎一半儿积蓄,都被她写进嫁妆单子里作为凤琼枝的陪嫁,可把凤百香和凤百灵羡慕坏了。

  凤琼枝脸色很是难看,冷冷道:“你们在觊觎什么?!凤妃夕刚刚那话,分明是要让咱们自个儿内讧的!”

  “反正我不管!娘,若将来进宫的人不是大姐姐,那份嫁妆,你就给那个进宫的人,好不好?!”

  凤百香闹着。

  冯氏自然没有异议,于是道:“此话有理。这样吧,百香、百灵,你俩今后就跟着你们大姐姐,一同学习规矩礼仪。”

  为了让凤琼枝将来能够在后宫大放异彩,冯氏是特意请了教导嬷嬷在府中教导她的,这一点也让另外两姐妹艳羡不已。

  凤百香与凤百灵此时听见自己也能一块儿跟着嬷嬷学规矩,皆都喜不自禁,连忙称好。

  唯有凤琼枝冷着一张小脸,皱着眉尖快步离开了花厅。

  沈妙言沿着精细雕花的抄手游廊,慢条斯理地往自己所住的那偏僻小院而去。

  她走得很慢,行至一半,看见廊外有盛开的牡丹花丛,于是探出去半个身子,轻轻巧巧地折了一朵碗口大的淡粉牡丹。

  凤琼枝拣着小路,正快步赶过来。

  隔着庭院,她看见对面抄手游廊里,那穿胭脂红大袖的姑娘信手拈花,姿容慵懒优雅,挑眉勾唇之间,随意把那朵碗口大的牡丹簪于鬓角。

  牡丹虽然艳绝,然而簪在她的鬓角上,却完全沦为了陪衬,倒是越发显得这个女孩儿清丽绝伦。

  凤琼枝暗暗攥紧双手,美眸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来。

  她从前怎么不知道,这凤妃夕竟然这么好看?!

  她皱眉时,不知怎的,又觉得这凤妃夕有些眼熟。

  那带着媚态的一举一动,当真是像极了……

  沈妙言!

  可她的面容瞧起来,却分明比沈妙言还要小些。

  更何况,当时灵安寺中,她也的确当众自证了清白。

  她到底是不是沈妙言呢……

  凤琼枝心跳如擂鼓,根本无法分辨沈妙言的真假。

  而就在这时,对面的沈妙言也已注意到她。

  女孩儿勾唇,未施口脂的唇瓣,比鬓角的牡丹还要嫣粉,“大姐姐这么看着我作甚?眼神那般凌厉,真叫妹妹害怕。”

  她无法忘掉凤琼枝是如何怂恿顾湘湘把她推下岩浆的。

  无数个午夜梦回处,岩浆的烈焰包围着她,令她痛不欲生。

  若不能叫凤琼枝她们饱尝尽她所受的苦楚,那么这场重生,又有什么意义?

  女孩儿想着,月牙般弯起的双眸越发笑得灿烂纯净,琥珀色光泽里倒映着星点阳光,甜得好似蜜糖。

  然而这笑容看在凤琼枝眼里,却不知怎的令她毛骨悚然。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冷声道:“妹妹好手段,竟然用皇后之位来挑拨离间,叫我姐妹三人反目成仇!不知皇上若是知晓妹妹拿他的皇后之位胡乱说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沈妙言仍旧笑意绵绵,“这就不劳姐姐担忧了,姐姐还是想办法稳固后位,方是正经。”

  她含笑说完,抬步带着几名侍女怡然离去。

  凤琼枝恨得咬牙,眼睁睁看她走远,眼底俱是不忿。

  沈妙言回到小院,只见凤樱樱正坐在院里的石桌旁,拿着针线认真地缝一件衣裳。

  似是听见了脚步声,凤樱樱抬起头,看见是沈妙言,连忙放下针线等物,飞快扑上来抱住她的腰身,“姐姐!我可想你了!”

  “多大的人了,还这般撒娇。”

  沈妙言刮了下小姑娘的鼻尖,牵了她的手往屋里走。

  行走之间,却见院落洒扫干净,屋子里更是收拾得一尘不染。

  凤樱樱解释道:“我原本住的院子里突然冒出好多蛇,幸好被小和尚抓住,还炖了蛇肉羹给我吃!后来我很害怕那座院子,小和尚就带着我搬到这里来了。夫人不怎么管我,我说我想姐姐所以才住到这里来,她也就没再说什么。”

  她说话时,沈妙言眼底却是暗光流转。

  好端端的大户人家,屋子里怎么可能平白出现蛇?

  出现一两条家蛇也就罢了,但若是出现很多蛇,不是人为又是什么?

  看来,大约是冯氏不想留着樱樱,所以暗中放蛇咬她,却没料到所有的蛇都被秀缘抓住了。

  只不过……

  炖蛇羹?!

  沈妙言狠狠一皱眉,那小和尚瞧着倒是个吃斋念佛的人,怎的还会炖蛇羹?!

  她正想着,踏进小院厅堂,往左边一瞄,就正好看见秀缘端坐在书房中看书。

  小院结构简单,书房就在厅堂左边,只隔了一道垂珠帘的木制雕花月门。

  秀缘一身白衣,原本光溜溜的脑袋上长出了半寸长的漆黑头发,侧面看去,鼻梁分外高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模样,格外俊俏。

  他是个俊俏的小和尚呢。

  沈妙言想着,又望向他手中捧着的书卷。

  书籍很破旧,乃是一本《四书章句集注》。

  她挑了挑眉,这小和尚难道是打算要考功名,否则怎的竟然看这样的书?

  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秀缘偏头望了过来。

  在看见是她时,秀缘眼底极快掠过一抹恨意,又很快消失无踪。

  沈妙言清晰地把他这细微表情尽收眼底,冷笑了下,知晓这和尚是因为灵安寺的事儿怨自己。

  然而她并不后悔铲除灵安寺。

  于是她收回视线,带着凤樱樱朝自己闺房而去。

  用晚膳时,虽然凤樱樱极力活跃气氛,可桌上气氛仍旧诡异,无论是沈妙言还是秀缘,俱都不和对方说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