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48章 那个小丫头,可是很欢喜你的

第1848章 那个小丫头,可是很欢喜你的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9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2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男人单手撑在沈妙言身侧,一路往上,那密密绵绵的细吻逐渐温柔落在她的脖颈间。

  他呼吸渐重,哑声道:“妙妙可真香……”

  说着,余光瞥向女孩儿,只见她满头青丝铺散在绣枕上,只露出白莹莹一张巴掌脸,明明未施脂粉、未做妆点,可那双玄月眉却是不描而黛,细致小巧的鼻梁微微翘起,唇瓣饱满犹如含珠。

  乍一眼看上去,若非那扑扇的睫毛和潋滟的水润眼眸,真叫人要误以为她果真是个精雕而成的娃娃。

  君天澜大掌箍住她的腰肢,鼻尖抵住她的,眼帘微垂凝着她的红唇,“妙妙生得好看,徒惹来那么多觊觎的男人……我若是君舒影,定也要带你走,把你好好藏起来,不叫人看见……”

  他说着闺帐里的荤话,一边喘息着,惹得沈妙言浑身发毛,只觉昨夜的疼痛再度袭来,令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在她以为君天澜又有一逞兽.yu时,外间忽然传来夜凛的声音:

  “皇上,洛阳三百里急报!”

  君天澜从不会因为耽搁美色而误事,在听见有急报后,几乎瞬间就敛去了周身那股子情动,只低头啄了下沈妙言的唇瓣,便站起身离开了寝殿。

  沈妙言长长松了口气,眼里都是后怕。

  那人昨夜索求无度,若现在再来,她还不知吃得消否……

  过了一刻钟,沈妙言听见君天澜好像又回来了。

  男人在龙床边坐了,伸手替她捋开额前的碎发,“洛阳那边出了点儿事,我要亲自过去处理。这段时日,你乖乖待在宫中,哪儿也不准去。”

  沈妙言心中讶异。

  洛阳乃是君焰与顾太后所住的地方,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竟然还需要君天澜亲自前往?

  男人并未跟她解释,到屏风后换了身常服,就大步离开。

  他走后不久,拂衣带着小宫女们进来,恭敬地扶沈妙言去浴殿沐浴。

  沈妙言越发不解,“拂衣,好端端的,我为何要沐浴?”

  拂衣笑吟吟道:“皇上说,小姐身中化骨之毒,因此特意请白太医送了解药过来。小姐只需在那池子里泡上半个时辰,化骨水的毒也就能解开了。”

  原来如此……沈妙言点了点头。

  不过很快,她突然皱眉。

  君天澜那厮,刚刚还与她说配制解药需要三四日,可她姐夫分明早就把解药送来了,可见他刚刚是在说谎!

  那厮脸皮厚,必然是想叫她再躺上几日,好让他为所欲为!

  如今因为他赶着要去洛阳,所以才又让拂衣替她解毒!

  当真是不要脸至极!

  女孩儿气得不轻,然而此时君天澜早已骑着疾风离开皇宫,她便是有气,也没处撒的。

  泡过药浴之后,沈妙言只觉通体舒畅,已经能稍微动弹了。

  她没要拂衣搀扶,自个儿扶着墙壁慢慢回到寝殿,舒服地在龙床上躺下。

  谁知刚躺下没多久,就有宫女进来禀报,说是北魏的太子殿下求见。

  沈妙言坐起来,示意她把魏化雨请进来。

  少年身姿挺拔,身着暗红色圆领箭袖锦袍,朝她拱手:“皇姑姑,我明日就要返回魏北,今日特来与你辞行。”

  沈妙言望着他坚毅的眉眼,招手道:“你过来。”

  魏化雨抬步走到她面前。

  沈妙言伸手揉了揉他一丝不苟的头发,“回去之后,好生治国。有什么事不懂,多问问魏思城和张晚梨。另外,你终究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别叫自己活得太累。”

  少年微微颔首,眼中隐有泪光。

  沈妙言替他把衣裳理整齐,又道:“若是今夜无事,不如去跟鳐鳐道个别。那个小丫头,可是很欢喜你的。”

  魏化雨应了声好,就恭敬退下。

  他离开乾和宫,负手独自行走在深深长长的朱红宫巷之中,狭长的漆眸中流转着淡淡的冷意。

  魏北与大周相隔千里,还隔着不见边际的狭海。

  此去千里,他与鳐鳐,恐怕不会再有相见的那天了。

  可是……

  若要他去东宫辞行,说不准就会看见鳐鳐与花思慕亲近。

  而他不愿看见那一幕。

  少年皱了皱眉,终究是放弃了去东宫探望鳐鳐的打算,转而朝行宫而去。

  跟在他后面的添香,很快把他回行宫的事儿告知了沈妙言。

  沈妙言坐在窗边软榻上摆弄插花,闻言一笑,“他是个倔强霸道的性子,与鳐鳐的关系弄成这样,真不知如何才能修复如旧……”

  说着,又道:“可打听清楚了洛阳的事儿?”

  添香颔首,“奴婢问过福公公,好似是洛阳皇陵被人盗了,所以皇上才急着过去的!”

  沈妙言垂眸修剪花枝,她知晓大周皇族发家于洛阳,因此大周的皇帝驾崩之后,都会被运到洛阳的皇陵埋葬。

  皇陵与一国龙脉息息相关,若是被盗,于家于国,都是相当严重的事儿,怨不得君天澜会马上抛下国事,马不停蹄地赶去洛阳。

  只是那贼人也太大胆了些,怎的竟然敢偷盗皇陵……

  她想着,放下金蛟剪,偏头望向雕窗外。

  今日晴好,宫院里的牡丹开得极艳。

  女孩儿瞳眸微动,似是想起了什么恶劣的主意,唇角勾起一道嘲讽的阴冷弧度,“拂衣、添香、麦若,明日随我回凤府。”

  闲着也是闲着,她总得给仇人找点儿事情做,才不枉重生这一回呢。

  夜色繁华。

  皇宫中灯火三千。

  来自魏北的小子,独坐在皇宫那高高的琉璃宫顶上,一边吹着只十三孔瓷白骨埙,一边毫无表情地俯瞰东宫。

  埙曲悠扬,苍穹中的圆月在他背后散发出寒白光晕,令他看起来好似谪仙般俊美,已隐约能看出长大后的卓绝风姿。

  串着小金珠的细发辫垂搭在胸前,那张深目高鼻的稚嫩俊脸仿佛上苍精心雕琢而成,眉宇间是尽是坚毅刚强。

  这是魏北皇族特有的男人气概,如同太阳,如同烈风,与中原那偏于阴柔的少年是不一样的。

  埙曲渐至尾声。

  少年慢慢从唇边放下骨埙,漆眸里倒映出东宫的灯火。

  半晌后,他终于一跃而下重重宫檐,疾步朝东宫而去。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