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46章 金蚕印与莲心蛊

第1846章 金蚕印与莲心蛊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55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2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沈妙言软趴趴被他拎着,只用一双含水带雾的琥珀色眸子静静看着他,“我手脚皆不能动,我能做什么?五哥哥遁入邪道,如今也越发是非不分了!”

  君舒影似乎觉得有理,但又道:“当初北幕探子回报,妙妙初回镐京时,也曾引得这有凤来仪……果真不是你暗中做的手脚?”

  “凤凰是神鸟,我不过一介凡人,又如何使唤得动它们?”沈妙言反问,“五哥哥如今这般疑神疑鬼,真叫我害怕。”

  她说着,眼里流露出恰到好处的畏惧与悲伤。

  君舒影到底是爱她的。

  见她如此,并不敢再逼问,只起身穿戴好,又从木施上拿来胭脂红的斗篷给她穿上。

  他把她打横抱起,大步朝厢房外而去。

  沈妙言的脸儿拢在斗篷宽大的兜帽里,一双眼在黑暗中暗光涌动,只默默盼着君天澜能够寻来。

  君舒影前脚踏出驿馆,沈妙言就听见有无数马蹄声从雷雨中传来。

  她抬眼望去,只见当先一骑在雨中迅捷如雷,似乎眨眼就能至眼前。

  眼眸中禁不住染上欢喜,君天澜,他竟然来得这么快!

  有暗卫在君舒影身边恭敬道:“皇上,正门怕是走不了了,咱们得从后门走!”

  话音落地,看顾后门的侍卫匆匆而来,“皇上!周皇的骑兵包围了这间驿馆!这可如何是好?!”

  沈妙言听着这接二连三的说话声,一颗乱跳的心,已然悄悄放回了肚子里。

  她是信任君天澜的,只要他来了,君舒影必然带不走她。

  此时,君舒影的脸色很是难看。

  他抱着沈妙言的手慢慢收紧,沉默半晌,才淡淡吩咐:“弓箭手都到墙头上准备,咱们从后门杀出去。”

  侍卫领命,立即去办。

  君舒影抱着沈妙言折了方向,穿过破旧的抄手游廊,朝后门而去。

  沈妙言在他怀中,轻声道:“就算你突围而出,可这是大周的地盘,你又能带着我躲到哪里去呢?”

  君舒影脚步只顿了一下,又疾步如风,“无论如何,哪怕要付出性命做代价,我也只想带你走。”

  他争天下,在镐京布下一颗颗棋子,不过都是为了一个她。

  若他得不到她,他费尽心思有何用?

  他要那江山有何用?!

  可显然,他的妙妙还不能明白他的苦心。

  他想着,心中恼怒,脚下步伐越发快。

  大雨倾盆。

  无数北幕的弓箭手身着黑衣轻盈跃上墙头,在雨幕里对着君天澜的人拈弓搭箭。

  不过须臾,那离弦之箭猛然射出!

  大周的上百名骑兵虽有提防,可箭雨来势汹汹,仍旧有不少人倒于马下。

  早有侍卫牵来一匹宝马,君舒影抱着沈妙言翻身而上,攥住缰绳,面无表情地冲了出去!

  前方有提刀的侍卫开道。

  他们为他杀出一条血路,拼死也要让他们的主子离开这里。

  可就在君舒影即将突破重围之时,四周陡然有无边灯火亮起!

  沈妙言抬眸看去,只见疾风宛若黑色闪电,正四蹄踏破雨幕而来!

  那个高大的男人,手提苍龙刀,背负穿云箭,一身墨金色窄袖劲装,一双云纹长靴踩在马镫上,双腿劲瘦修长,正踏雨而来!

  他那双暗红色狭长凤眸被灯火照亮,依稀可见里面酝酿的血色风暴。

  可此时此刻,沈妙言一点儿都不害怕他这副能吃人的表情,眼睛里反而多出许多笑意。

  冰凉的雨水溅在她脸上,她不但不觉得难受粘腻,反而只觉通凉快体舒畅。

  若是此时此刻她没受人控制,定然要放声大笑!

  然而很快,她就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周身似乎涌出了浓浓的煞冰之气。

  她瞳眸转动,清晰地看见君舒影手中握着的长剑逐渐凝结成冰。

  雨水迎面而来,却在与他的长发与睫毛想碰触的刹那,化作了雪白的冰霜!

  沈妙言知晓这人的功夫怕是又精进不少,心中一阵惊骇,忍不住望向对面。

  对面,

  君天澜的目标只有一个。

  君舒影。

  夺妻之恨,夺子之辱,早在男人心中生根发芽。

  他看在他是他亲弟弟的份上,不曾吞并他的北幕;

  也看在亲兄弟的份上,不曾把他的小昔年夺回来;

  更是看在他救过妙妙的份上,屡次放过他。

  可这个男人从不知感恩,只晓得不停地来抢夺他的东西!

  这口恶气,他如何咽得下?!

  天际处,陡然划过一道深蓝紫的闪电。

  瓢泼大雨打湿了两人的衣衫,君天澜策马而来,同君舒影交错而过!

  不过短短的一瞬间,却已然分出了胜负。

  沈妙言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从男人怀中晕染开。

  应是血液。

  君舒影受了伤……

  君舒影提剑的手已然脱力,那柄被冰封的长剑铿锵落地,身子也同时往前倾倒。

  可那抱着沈妙言的手,却仍旧抱得紧紧,不肯松开分毫。

  就在这时,君天澜折马疾驰而来。

  君舒影听着那渐渐逼近的马蹄声,咬住沈妙言的耳朵,含混道:“他不肯放手,我同样也是不肯的。先委屈小妙妙在他那儿暂住些时日,我定然还会再来带你走。”

  语毕,不等沈妙言说话,他竟直接把她扔了出去。

  君天澜皱眉,从马背一跃而上,在半空中接住了女孩儿。

  而与此同时,君舒影夹着马肚,飞快朝远处那泼墨般的夜雨疾驰而去。

  他身后,其他北幕的侍卫也跟着撤退。

  沈妙言被君天澜紧紧抱着,她嗅着男人身上特有的冷甜龙涎香,悄悄松了口气。

  总觉得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她才能安心。

  因为夜雨越下越大,所以君天澜命令众人暂时歇在了驿馆之中。

  仍是那间奢华的厢房,沈妙言被褪去衣物浸泡在温水中,却因为屏风外守护的人不一样,而产生了别样的感觉。

  她靠在浴桶壁上,暗道君天澜之于她,大约就像是暖姜茶之于雪夜。

  虽然暖姜茶辛辣得很,但对风雪夜里长途跋涉的游人而言,若是能捧上一杯,却是暖心暖身至极。

  她想着,在蒸腾的雾气之中舒服地闭上眼。

  恰在这时,替她沐身的添香有些惊诧,“小姐,你快看!”

  说着,把左手心递给她看。

  沈妙言望向自己的手心,只见那道金蚕印记,正在掌心蠕动,似是张开嘴吞吃了什么蛊虫一类的东西。

  继而,那金蚕与蛊虫,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同时湮灭。

  ,

  嗷,菜菜希望大家准备三百到四百个书币(三四块钱的样子),同时把准备打赏的书币留到七月四号再打赏,因为七月四号会爆更(三十到四十章),那天的销量特别重要,算是这本书写到现在最后的一个交代了,可好?

  最后一战,只为《锦绣萌妃》的忠粉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