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844章 她最好的归途

第1844章 她最好的归途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4更新时间:2018-12-26 09:49:2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可是任他们如何寻找,都无法找到沈妙言。

  那班主满脸无奈:“俺都说没有哩,俺们戏班是南边儿最好的戏班,口碑那是极好的,万万不可能干出藏人的事儿!”

  君天澜盯着他,始终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他眼中杀机暗现,正要叫人把这个戏班子的人全部抓起来拷问,一道淡漠的嗓音陡然响起:

  “这个戏班子是本宫找来的,怎么,周皇难道信不过本宫?”

  说话的人是魏化雨。

  少年身姿纤细,容貌英俊,依稀可见长大后的高大俊美。

  君天澜不耐地转了转指间的墨玉扳指,暗道就因为是你找来的,所以他才更加信不过。

  魏化雨在帐中站定,淡淡道:“怨不得周皇在这里找人,本宫也觉得刚刚晚宴时出现的皇姑姑,太假了。本宫曾问过她,是否愿意与本宫一道回魏北,仍旧做她的女帝,可皇姑姑并不愿意。这样的皇姑姑,大约是爱慕周皇你的吧?所以她不可能主动离开你,唯一的可能,是她被人挟持。”

  君天澜仍旧盯着他。

  少年眉眼深邃,嗓音稚嫩:“这世上有本事从周皇眼皮子底下劫走皇姑姑的,大约只有一人。而他会把她带去哪里,想必不用本宫与周皇细说。”

  君天澜缓慢转动着墨玉扳指,“你的意思是,君舒影把妙妙带去了北幕?”

  “不然还能如何?”魏化雨轻笑,“现在派人拦住通往北幕的官道与小路,兴许还来得及把皇姑姑带回来。”

  君天澜失笑,“朕若是没记错,魏北的太子最是厌恶朕,如何今日会主动帮朕分析?”

  “因为比起北帝,本宫更希望,皇姑姑能够与她所爱的人在一起。”

  魏化雨轻抚过腰间的佩刀,满不在乎地抬步离开了大帐。

  他走后,夜凛恭敬拱手,“皇上,卑职这就率领人马,前往北边儿找人?”

  君天澜起身,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备马,去西边。”

  “西边?”

  夜凛一怔,旋即跟上他。

  君天澜亲自骑了疾风,朝西北官道疾驰而去。

  他沐着夜色,霜白底团龙金纹龙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那隐约闪现在月色下的眉眼,清冷凛贵至极。

  魏化雨那小崽子抱着什么心思,他并非不知道。

  在他看来,魏化雨已经和君舒影联手,想要带走他的妙妙。

  若魏化雨不曾画蛇添足说那番话,兴许他会认为君舒影的确把妙妙带去了北幕,可魏化雨那么一说,反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所以剩下的唯一可能,是妙妙被带去了魏北。

  浑身漆黑无一根杂毛的骏马,疾驰在通往狭海的官道上。

  一身凛贵的男人,发束金冠,眼底皆是志在必得的冷芒。

  ……

  而此时,宫闺内。

  魏化雨身着暗红箭袖圆领锦袍,独自行走在蜿蜒游廊之中。

  游廊里每隔五尺就挂着一盏羊角流苏宫灯,温柔暖白的光晕落在少年的面颊上,越发衬得他光华俊美。

  可他的眉尖却是紧紧蹙起的。

  刚刚对君天澜说那番话,其实是故意泄露皇姑姑的行踪,想叫他及时把皇姑姑追回来。

  他知晓,皇姑姑是欢喜这个男人的。

  因为在那场“惊梦”的折子戏里,被扮成木偶娃娃的皇姑姑,所有的眼神,都只落在君天澜一个人身上。

  那水莹莹的目光,令他心软。

  或许,留在这个男人身边,才是皇姑姑最好的归途。

  少年疾步如风,眼底皆是无奈凉意。

  ……

  此时,君舒影抱着沈妙言,正疾驰在通往魏北狭海的官道上,浑然不觉自己已被魏化雨出卖了个干净。

  今夜乌云压境,天空不见一粒星子,连月光也隐在了黑压压的云层里。

  天际处偶有电光一闪而过,闷雷阵阵,昭示着即将到来的夏夜暴风雨。

  沈妙言穿胭脂红的斗篷,宽大的兜帽把她整个遮掩,随着马蹄颠簸,那兜帽偶尔露出,隐约可见女孩儿精致嫣红的唇瓣。

  君舒影一手揽着她的腰身不叫她摔下马,一手攥紧缰绳,剽悍的北幕宝马疾驰得飞快。

  “快落雨了,咱们得赶在落雨前,赶到下一个驿站……”

  男人的声音弥散在夜风之中。

  沈妙言沉默以对,目视着远处的黑暗与天际重重云层,只恨自己无法动弹,不能给君天澜留下任何标记。

  半个时辰后,两人终于抵达了一处驿馆。

  刚踏进驿馆里,天际处陡然雷声大作。

  惊掠而过的闪电把昏沉沉的驿馆照得明亮,不过瞬间,那倾盆大雨瓢泼落下,大地积蓄了一整日的闷热立时蒸腾而来。

  然而不过几瞬,那闷热感就被夏夜风雨的凉意所取代。

  君舒影抱着沈妙言踏进驿馆内,沿着破旧的游廊大步朝内室而去。

  这座驿馆乃是被废弃的老驿馆,只一个耳聋眼花的老头儿坐在房中睡觉,半点儿也没察觉到外间的动静。

  凄迷的风灯在雨中摇曳,朦胧照亮了幽暗的槅扇与雕窗。

  君舒影踹开槅扇,一股子尘霉味儿立即扑面而来。

  他皱了皱眉,“来人。”

  如影随形隐在暗处的暗卫们,立即掠过来,不过半刻钟,就把这座破败的厢房重新收拾干净。

  又有紧随而来的美貌侍女们,手捧香炉、崭新丝被褥子、毛巾绣帕、地毯等物,重新布置过这间房,君舒影才抱着沈妙言踏进去。

  房中点着两盏琉璃明灯,布置得很是精致华贵,不知道的还以为误入了某间华贵宫室。

  沈妙言被君舒影放在柔软干净的床榻上。

  男人倾身,大掌撑在她的小脸旁边,距离之近仿佛能嗅闻到对方的鼻息。

  他另一只手替沈妙言捋开额前凌乱的碎发,温声道:“今晚有雷雨,妙妙可要我陪你睡?”

  女孩儿自然是抗拒的。

  君舒影仿佛浑然察觉不到她那不愿的眼神,大掌轻轻落在她胸口的束带上。

  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掠过几抹笑意,声音听起来仍旧是柔柔的:“我这几日反复思虑,想着或许咱们若是有个孩子,你大约就不会这样抗拒我,妙妙觉得呢?”

  ,

  在书评区画了两幅搞笑的小画子,是妙妙和四哥、小雨点和鳐鳐,菜菜第一次画画,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瞅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